第39章 小满之死

“放开那个男孩,让本大仙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熟悉的贱贱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随即一道身影闪电般而至,萧子轩猝不及防,一下被撞出了很远。

我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那只消失很久的二哈,它怎么会在这里?我疑惑地看着它,不过还是很感谢它刚刚救了我。

萧子轩被二哈这一撞,撞得不轻,直接倒地晕了过去。这二哈小满说过,灵力不高,但一身铜皮铁骨,肉身力量和防御度极高,当初我只是轻轻踢了它一脚,差点把脚骨折。

“小子,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本仙,本仙感到浑身不自在,要不是你是上仙大人的朋友,本仙才懒得救你!”二哈一脸傲娇地看着我说道。

“谢谢你!”我真心地对它谢道。

“哼!”二哈又一脸傲娇地转身走了。

我看着怀中的师傅,心中悲痛不已,抱起她,朝小满那边走去。小满的血祭马上就要完成了,作为天界大佬,她应该有办法复活师傅,现在我只能先保持师傅的魂魄不散,等着小满施法完毕。

又过了不一会儿,血祭终于完成了。阵法开始剧烈地运转起来,在大阵的上方出现了一个红点,渐渐地开始变大,直到变成了一个可以容一人通过的圆洞之后,停了下来。

这时候阵法已经消失了,小满拔出地上的斩仙剑,有点虚脱地对我和二哈说道:“好,两界通道已经打开了,我们可以动身了。”

“太好了,本仙终于可以去见我那些可爱的小母狗们了。”二哈蹦跳着朝着通道跑去。

我走到小满跟前,对她说道:“你没事吧?”

小满抬头看向我,虚弱地说道:“没事,你抱得是......,怎么会?”

“师傅为了救我,被萧子轩杀死了,你有没有办法救她?”我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小满说道。

“有是有,就是条件太苛刻,很难实现。”小满思索之后说道。

“我不怕,不管有多难,我都会想办法将师傅复活。”我坚定地说道。

“好!先别说那么多了,通道支持不了多久,我们还是先到了另一界再说吧!”小满收起斩仙剑,转身向通道走去。

我也将师傅的尸身收进纳戒,她的魂魄被我收进了一个可以保持魂魄不散的玉瓶之中,我将地上装满纳戒的麻袋扛起,向小满他们追去。

到了通道口,小满让我和二哈先过,她还要做一下收尾工作。然而就在我刚要进入通道时,一道身影朝着小满急速冲来,她毫无防备地被冲过来的身影一掌打在了背上。我听到动静,转过身,小满直接飞扑到了我的身上,我赶紧一把抱住了她,抬头看去,是萧子轩,他站在通道外,正阴险地冲着我笑着。

“萧子轩!”我咬着牙说道。

“快走!”小满在我怀中虚弱地说道。

我扶着她快速地消失在了通道中。在我们进入通道的那一刻,罗布泊也恢复了平静,只剩下萧子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在传送通道中,我抱着小满问道:“小满,你怎么样?”

“我在打开两界通道之后就已经神力耗尽了,现在中了一掌,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但已经没有时间了,我现在跟你说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小满十分虚弱地说道。

“好,你说!”

“我这次下界来,是因为天界遭难,需要收集八大界的本源之物,才能解天界之危,至于八大界的本源之物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能你自己去探索了,至于你师傅,想要复活她,需要集齐其它七界之中她二重身的魂魄,与她自己的魂魄结合,再配合其它天地奇珍,方能将她复活,具体的方法都在这本书中,还有关于世界本源之物的介绍,也都在这本书中,你一定要好好收好它,帮我完成我的任务!”小满说完,咬紧牙关,表情极其痛苦地从脑中拉出一本虚幻的影子,看着像是一本书的样子,直接塞进了我的脑海中,我脑海中瞬间多了一本十分古朴的书。

这时候,小满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最后说了一句:“记住......”,然后手一松,就不省人事了。

一道金色的灵魂从她的身体中飘了出来,我赶紧将其托住,从众多纳戒中找到了盛放灵魂的瓶子,将小满的魂魄装了进去,然后我又从麻袋里的纳戒中找到了两副可以保证尸身不腐的寿器,分别将师傅和小满的尸身放了进去,收进了纳戒之中,并将装有他们魂魄和尸身的纳戒用绳子穿好,戴在了脖子上,贴于胸前。

短短的时间内,我接连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女子,心中的悲痛不知可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蜷缩在通道护罩的一角,静静地回忆着与她们的点点滴滴……师傅、小满,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们复活,完成小满的任务!

“小子,现在就剩你和本仙了,不用怕,以后本仙罩着你,去了那边,谁要是敢欺负你,直接报本仙的大名,吓死他们!”二哈突然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说道。

我现在根本没心情搭理它,低着头没跟它搭话,它看我不说话,急了。

“喂!小子,这传送通道还得两天才能走完,这么长时间没人陪本仙说话,本仙快无聊死了,不就是复活个人和找世界本源之物吗?这些都包在本仙身上了,只要你陪好本仙,本仙就带你去找,这八大界就是本仙的后花园,熟得很。”二哈得意地说道。

我抬头看向它,不知道它说得是真是假,不过,看它的样子,肯定是对这几个平行世界有一定的了解,到时候由它指引,总比我这个初来乍到的人强得多。想到这儿,我对它说道:“我还一直没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呢?大仙。”

这一声大仙叫得二哈极为舒服,只见它昂着头,傲娇地说道:“本大仙叫......,哎?我叫啥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哎呀,头好疼,啊.....,头好疼啊......”二哈突然倒在地上,不停地打着滚,叫着头疼。

我看着在地上不停打滚的二哈,若有所思,看来,这条狗的来历肯定不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