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败退

我提剑站在了小满的身旁,虽然我的修为不高,但我很坚定地站在了小满这一边,不为别的,只为心中的那份正义与承诺。

师傅看了看我,摇摇头,也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了我的身旁,表情严峻地看着前面的众人与后方的地狱大军。

就在三方对峙,气氛万分紧张的时候,赵子阳突然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他拄着剑,亦步亦趋地走了过来,有些虚弱地说道:“各位前辈道友,不要被这个鬼物所欺骗,要是真相如它所说的那样,它还会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并将好处拱手让出吗?它无非是想挑起我们之间的内乱,趁机将我们一网打尽,大家不要上他的当!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将这些鬼物打退,再来考虑别的事情。”

赵子阳的话,说的极为在理,在场的众人都不傻,仔细一想,确实如此,然后纷纷将矛头指向地狱一方。鬼王阴笑着看了赵子阳一眼,让两个鬼帅将其扶着,缓缓向井下退去。

紧接着,一名鬼帅一声大喝,在马上抬枪向我方一指,双方大战顿时再起,直杀的天昏地暗,人仰马翻。由于地狱一方被小满杀了两名鬼帅,又重伤了鬼王和两名鬼帅,我方高手实力占优,四名真君期的前辈在地狱大军中,如入无人之境,来回冲杀,似犁地一般,将鬼物杀得溃不成军。这样,抵挡了半个小时之后,不得不退回井下。

我则被师傅安排在后方照顾受伤的赵子阳,小满呆在我的身边,没有参与其中。

在我身旁一直闭着眼睛,调息疗伤的赵子阳,突然低声在我耳边说道:“趁着现在没人注意,你们赶紧逃吧!”说完,他仍然和开始一样,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地上,像没说过话一样。

我有点惊讶地看向他,这次煤矿之行,赵子阳的表现给了我很大的惊讶,让我对他不好的印象彻底改观。

我没有说话,拉起旁边小满的手,急速地运用身法,朝远处遁去。

到了离矿区最近的大巴车站,幸运的是,我俩买到了还有五分钟就要发车,去J市的最后两张票。

车很快就出了站,驶上高速,在高速上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还没发现有人追来,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我打算先坐车到J市,然后从J市直接坐飞机飞往京城。京城作为首都,我想即使有人想要乱来,也得好好考虑一下在天子脚下动粗的后果。

一路顺利地到达了J市。到了J市机场,三个小时后,我和小满已经站在京城的街道上。我俩出了机场,打车进了市区,找了一家不需要登记身份的宾馆住了进去。

“你就没有什么问题想问我的吗?”小满躺在宾馆的床上,支着脑袋,轻笑着向我问道。

“你要是想说,自然会跟我说,不想说,我问了也白问。”我背对着她,边脱鞋边回答道。

“呵呵,真能装。”小满对我鄙视地说道。

我本想装个深沉,没想到被她一下就识破了,拿着刚脱下来的鞋,尴尬地说道:“我这不是不好意思问嘛,那个,小满,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呀?”

“看在你还算诚心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吧!”我赶紧盘腿坐在了床上,面向她,仔细地听她继续说道:“我确实是来自天界,人们称我们为天人。天人既是实力强大之人,却也是一种良药,不管是凡人或者下界修士,只要可以吞噬一个天人,就可将体内灵力转化为神力,实现白日飞升的梦想。”说到这儿,她停了下来,爬到了我跟前,脸对脸近距离对着我说道:“白日飞升哦!你要是想,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我被她吐出来的热气,吹到脸上,酥酥麻麻的,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看到了我成就天人的情景,但我还是摇摇头对她说道:“成为天人有什么好的,你不是说天人还是一种能让人飞升的药吗?我可不想被人整天惦记着吃掉,再说了,要是当天人那么好,你还下来干什么,在天上待着不好吗?这说明就算成了天人也好不到哪儿去,还不如就在我这人世间,替人捉鬼挣钱,吃喝不愁,潇洒度日呢!”

小满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轻笑着,又躺了回去,说道:“没想到你看得还挺通透的,没错,即使成为了天人,也跟在下界差不了多少,仍然是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真不如我在人间这段时间过得日子舒服,要不是因为......”小满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情绪一下变得低落了下来。

我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是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小满摇摇头,回道:“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因为如果我说了,反而对你没有好处,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反正我这次是废了很大劲儿才从天界下来,想要做的事,不会危害到你和你的世界,你只需要知道这些就可以了,其它的,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告诉你。”

“好,我相信你!”我坚定地回道。

小满看了看我,接着说道:“这次我的身份在很多人面前暴露了,我现在的修为只有地仙境后期,神力确实像那个鬼王所说,用一分则少一分,现在只要来个灵仙境以上的人,就能把我捉了,即使是来个稍微厉害点的地仙境后期的人,我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因为要想穿过天人两界的屏障,是什么都不能带的,而且只能魂穿,肉身也留在了天界,所以我下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过来,接下来我肯定会被有些人追杀,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你说呢,在矿区的时候我就表过态了,就算死,我也会护你周全。”我有点生气地对她说道。

小满笑了,说道:“好好好,是我错了,不该怀疑你的决心。那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我肯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我想了想,问道:“那地狱那边的人,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按道理说不应该啊。”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刚穿过天人两界的屏障,正好遇到有人在举行献祭仪式,召唤地狱的鬼物,而且还是一个地仙级别的女性鬼王,我就趁她刚刚出来,还不稳定的时候,对她进行了夺舍。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将她的魂魄吞噬干净,接着就遇到了你们。”

我有点犹豫地向她问道:“那,那个村子的人的死,和你有关吗?”

“我就知道你要问我这个,他们的死和我没有关系,我从屏障中穿过来的时候,那个村子的人就已经被人献祭而死了,我是在那几个举行献祭仪式的人将自己献祭之后,才去对女鬼王进行的夺舍。”小满轻笑一声,回答道。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一下真相,不是你就好,嘿嘿!”

“既然这些都说完了,我们说说今晚该怎么睡吧,我可是不介意跟你同床共枕的!”小满有点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

因为这是个小宾馆,又不需要身份证明,所以房间爆满,只剩一间了,今晚我俩只能共处一室了。

我有点脸红地回道:“还能怎么睡,当然是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了。同床可以,共枕就算了,这不是有两个枕头嘛,你一个,我一个,正好。今晚你睡那边,我睡这边,我可是正人君子!”

说完我赶紧穿上了鞋,走到门口,打开门说道:“我出去买点吃的,待会儿就回来。”然后关上门逃也似地离去了,隐约听到背后传来小满的大笑之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