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嫉妒心作祟

刚刚在门外的时候,我就探查过了里边的情况,她儿子确实瘫痪了,看起来像是车祸导致的,四肢都断了,还有脑出血导致偏瘫,昏迷不醒。

这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只是不知道从哪儿,学过一些召唤愿灵的法术,实力算是一级天师的样子,属于我们常见的那种神婆、萨满、巫师一类,并不算正统的天师,不然她的儿子也不会瘫痪这么多年。

我走到床上躺着的年轻男子的跟前,将手放在了他的头上,运用灵力把他脑内剩余的淤血清掉后,又修复了他多年来受损的神经系统。

做完这些我收功,长出了一口气,我现在实力还较低,做完这些,耗费的灵力不少,对我来说算不上轻松。

女人看我收功后,急切地问道:“怎么样了?”

“我将他脑内的淤血清理干净了,修复了他的神经,再过个十几分钟,你儿子应该就会醒了。”

“真的吗?真是,真是太好了!”她激动地说着,爬到床前,摸着儿子的脸,老泪纵横。

过了十几分钟后,她儿子悠悠醒来。我走出了房间,给他们母子留下空间好好聊聊。半小时后,女人走了出来,她儿子已经睡着了。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放心,你儿子的四肢,等你告我实情之后,我会为他治好的。”

女人站起身,转过来看着我,说道:“好,我都告诉你,是一个叫丁艳秋的女人找的我,王晓芸是她的同事,她因为王晓芸抢了她经理的位子,气不过,就找我想教训教训她。”

“恐怕不止教训那么简单吧!”

“确实,她说如果我弄得精神失常,她就再给我五万,毁了容加十万,要是死于意外,就给我五十万,但我没答应她,真的,我不想这么做的。”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不会做。”其实,说这句话我自己都不信,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怕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今晚不就想要将王晓芸毁容吗?但我不想拆穿她,给她留点尊严,毕竟她也是迫不得已,我能理解。

我跟她说你儿子刚醒来需要休整,我明天会来继续为他治疗的。问了她的名字叫赵春霞之后,我便离开了。

打了个电话,知道了她俩现在在王晓芸家后,便打车回到了王晓芸家。

进门之后,我看到小满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咯咯地笑着。对于这位大小姐,我也是服了。给我开门的王晓芸急切地问道:“怎么样,那个鬼被消灭了吗?”

“你觉得呢?我不仅灭了那个鬼,还找到了害你的罪魁祸首。”

“那到底是谁要害我?”

“是你的一个同事,叫丁艳秋。”

“居然是她!”

“她因为不满你抢了她经理的位子,就找巫师召唤愿灵害你。”

“我抢了她的位子?真是可笑!我在这一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她才入行多久,除了靠色诱客户和领导,没有一点能力,她还有脸说我抢了她的位子,真不要脸!”

“怪不得今天下午张姐找我买车,她看我的眼神那么诡异,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等着吧!”

“我不想管你们的这些破事,事情我已经给你办完了,我现在只关心我的钱什么时候到账。”

“哦,不好意思啊,大师,我这就给您取钱去。”说完,王晓芸小跑着到了沙发跟前,从沙发上的包里,取出了下午的那张银行卡,拿过来递给了我。我满意地笑着收下了,然后拒绝了她的盛情挽留,带着小满回到了事务所。

在回去的路上,小满似笑非笑地对我说道:“刚刚你怎么不留下,你看那个女人多漂亮,身材又好,看你的眼神都那么暧昧,那事业线深的,啧啧啧,你要是刚刚留下了,说不定今晚和她,嘿嘿......”

“小孩子家家的,每天不知道都想的些什么东西,我刘磊能是那种人?现在像我这样正直善良传统的好男人真得是不多了。”

小满鄙视地看了我一眼,抱着平板上了楼,边上楼梯边对我说道:“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快回家吧!”

我心里吐槽了她几句后,也回家睡觉去了。

嫉妒心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心理本能,就算圣人也不能避免。

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每时每刻都上演着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戏码,这是人世间的一种强弱法则,想要不被这个法则左右,只有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优秀,变成强的那一方,而不是让嫉妒心爬满了内心,控制了自己的思想,做出一些让自己后悔不及的不好的事情来。

现在我们常说的一个词叫“羡慕嫉妒恨”,其实就是一个递进的过程,先是羡慕,看到别人有某种特长或好处,也希望自己拥有;再是嫉妒,对那些有才能、名誉、地位或境遇比自己好的人,心怀怨气;最后是恨,对比自己强的人、过得比自己好的人仇视、敌对,甚至想要伤害他人。最后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把自己都搭了进去。

就像这次想要害王晓芸的丁艳秋,虽然我没有去问她最后的结局,但凭王晓芸的手段,肯定也好不到哪去,活不活着都两说,所以我们应该放下对比,放下嫉妒,反躬自省,克己修善,成为一个品德高尚,有才学的人,这应该才是我们终其一生所追求的目标。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赵春霞的儿子治好之后,我又像往常一样,除了陪小满逛街,玩,就是抓紧时间修炼,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太低,必须尽快地提高自己的实力,迎接后续即将到来的危险。出云谷似乎有着什么大阴谋,鬼物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再不提升实力,我怕是没有能力对抗接下来的挑战。

这天,我正在事务所像往常一样修炼,隐隐有种突破三级天师后期的感觉,嘉哥却突然到来,表情看上去十分焦急。一见我就急匆匆地拉起我,要我快跟他走。小满听到动静出来,也要跟着去,嘉哥没办法,就拉着我和小满一起去了H市的异人管理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