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愿灵

我给了王晓芸一张护身符,要她随身携带,如果被鬼物缠上,可保她一命,并约好今天晚上八点,在4S店见面。

送走了王晓芸,我回到了二楼,开始准备今晚行动需要的东西。小满走过来,说道:“今晚记得,一定要带上我呀!”说完就又回房间打游戏去了。

吃过晚饭,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招呼小满,一起赶往王晓芸所在的4S店。今晚的月色很一般,天上也看不到几颗星星,感觉有点闷,似乎要下雨的样子,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听王晓芸的描述,我初步判断,找上她的鬼物,应该是一种召唤类的鬼物,它和一般的鬼还有所不同,从本质上说并不能算作是鬼,准确地说,应该算是一种愿灵,是带有灵力的人,通过某种仪式,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召唤出来的一种东西。愿灵也有强弱之分,这个得根据召唤者的灵力强弱和愿望的具体内容来看。

找上王晓芸的愿灵,根据她的描述,只是普通的愿灵,很容易除掉,但想要彻底消灭,必须找到施术者才行,不然,消灭一次,他再召唤出来一次,那就有的忙了。

到了4S店,王晓芸早就等得坐立难安了,一看到来了,立刻站起身迎了上来。

“大师,你终于来了,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它今晚肯定还会再来。”王晓芸急切地说道。

“不要怕,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的。待会儿,你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时间下班回家,我会一直跟在你左右,只要它一出来,我就立马除了它。”我安慰她道。

“好的,就全靠你了大师。”王晓芸紧张地说道。

我笑了笑,招呼小满过来,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等时间的到来。王晓芸可能是紧张过度,并没有在意小满是谁。坐在沙发上,不停地看表,来回动着,时不时还换个坐得姿势,与我和小满淡定的模样,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大厅墙上挂着的钟表,指针到了二十一点整的时候,王晓芸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说时间到了,叫我快走吧。

我带着小满跟在她的身后,上了车,小满从来的路上就一直玩着游戏,直到现在,我表示很无奈,谁家还没个熊孩子呢。

王晓芸紧张地坐在驾驶位上,看到她这样,我对她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系好安全带,我们可以走了。你只需要集中精神好好开车就行,上了你的车,我和我妹妹的小命,可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了。”

我调侃了她一句,王晓芸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发动车子,开始上路。车一路平稳地行驶,都快到她家了,愿灵还没有出现。王晓芸向我问道:“大师,你说它今晚是不是不来了?”

“也有这个可能,这就要看害你的人,对你的恨有多深了。”我回答道。

“可是我也没记得我得罪过谁啊!”我晓芸有点委屈地说道。

“有时候你不想惹麻烦,麻烦却会自己找上门来。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也许你通过自己的努力,过得比别人好,别人就会看你不顺眼,你过得越好,他就越不高兴,有时候就会生出歹念来。”我解释道。

“您的意思是,有人看不惯我过得比他好,所以要害我?”王晓芸惊讶地问道。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回答道。

“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真搞不懂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王晓芸说完,车已经到了她家楼下,停下后,就在她准备熄火下车的时候,周围的路灯,忽然开始像昨天晚上一样,一盏一盏挨着都灭了,车也自己熄了火。

我低声说道:“来了!”

只见一个朦胧的人影朝着车这边走来,我示意王晓芸不要轻举妄动,在人影走近了之后,我一下推开车门,冲了出去,上去几剑便将其打残了,但我没有杀它,只是逼它逃跑,这样跟着它,就能找到施术的人。

果然,愿灵看敌不过我,就想要逃跑,我故意卖了个破绽,它趁机向来的方向逃去。我朝着车子喊了一句:“小满,照顾好客户,我去去就来。”然后便追了上去,不远不近地跟在愿灵的身后。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愿灵跑进一个看上去比较老的小区里,钻进了其中一栋楼,就消失不见了。我抬头看了一下,3号楼一单元。这栋楼一共有四层,刚刚愿灵钻进了三楼东边的这户人家。

于是我拉开楼门,走了进去,像这种老小区,楼门基本都是坏的。上了三楼,我很礼貌地敲了敲301的门,可等了半天都没有人来开门,我并没有着急,耐心地在门外等着。

又过了五分钟后,301的门开了。一个看上去年纪比较大的女人开了门,平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我,然后用十分沧桑的声音对我说道:“我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的,请进来吧!”

“需要换鞋吗?”我问道。

她被我问得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用了,你很不一样。”

我笑了笑,边走向客厅的沙发边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想害人,从你对待王晓芸的方法就能看出来。”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继续说道:“说说吧,到底为什么要对王晓芸下手?”

女人给我倒了杯水,坐在了我的对面,回答道:“是有人花钱请我做的,她给的钱很多,我没办法拒绝。”

“是因为你瘫痪了的儿子吗?”我问道。

女人震惊地看着我,声音有点颤抖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是什么人,何况你的儿子正在里屋躺着呢,我这个不用眼睛探路的瞎子,想不知道都不行。”

“也是。那天她找到了我,说让我整治一个人,并付了五万的定金,事成之后再给我五万,我也是没办法就答应了她。但我并不想伤害那个人,就吓唬了她一下,但雇主对此并不满意,本来今晚她让我毁了那人的容,没想到被你阻止了。”

“那你的雇主是谁?”

“这个我不能说,你杀了我吧!”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有职业操守的,如果我说我能治好你儿子呢?”我微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女人一下站了起来,激动地看着我问道。

“只要你告诉我,你的雇主是谁,我就能治好你的儿子。”

女人犹豫了,她想了一会儿,最后一咬牙,对我说道:“好,我告诉你,不过你得先治好我的儿子。”

“好,没问题,现在就可以。”

我从沙发上起身,走进了她儿子躺着的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