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小满

回到警局后,女孩被带到了一间审讯室,我并没有跟进去,只是在外面的监视器处看着她。她表现的太镇定了,镇定的有些异常,根本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嘉哥给她带了点吃的进去,女孩说了声谢谢,自然地开始吃了起来,嘉哥向她问道:“你说你叫小满是吗?”

“是的。”女孩回答道。

“那姓呢,是姓吕吗?”嘉哥问道。

“我没有姓,就叫小满。”女孩边吃边淡定地回答道。

“哦,是吗?你的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从一开始就只有我一个人。”女孩只是低着头吃着东西,并没有看嘉哥,淡淡地回答着问题。

“人怎么可能没有父母家人,他们是在出生的时候去世了吗?”嘉哥问道。

“我说了,我没有家人,只有我一个人。”女孩似乎有些生气,语气强硬地回答道。

“好,咱们先不说这个,你今年多大了?籍贯是哪儿?你怎么会出现在吕家村?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我忘了我多大了,也忘了我是哪里人,我是被他们强行带过去的,但他们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他们是被鬼杀死的,很多鬼。”女孩抬起头,看着嘉哥,仍然平淡地说道,但眼神很渗人。

嘉哥被她看得很不舒服,咳嗽了一声,撇过头继续问道:“那些绑架你的人是什么人,你清楚吗?”

“没有人绑架我,我只是不喜欢他们,但我没地方去,只能跟着他们,他们是和你一样的人,只不过他们现在都死了。”女孩用平淡的语气回答着,但听的人,包括我都感觉有点渗人。这次的尸体中,确实有几具和村民不太一样的尸体,都是被烧焦的焦尸,可能就是她说的那几个人。

“你的这种特殊能力,是天生就有的吗?”嘉哥问道。

“你是指看穿人心的能力吗?是的,我从一开始就会,但我并不想要它,它只会带来痛苦。”女孩似乎想起了什么,低下头,忧伤地说道。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不知道,可能会到处走走吧!”

“你要是没地方去,可以先待在这里,等这件事情弄清楚之后,我再给你另行安排。”

“那我想跟他待在一起,跟他一起,我感觉很舒服。”女孩突然扭过头,看向我的位置,笑道。

嘉哥疑惑地问道:“谁?他是谁?”

“就是他,刘磊。”女孩一直看着我,微笑着说道,即使隔着一块玻璃,我仍然感觉像是被她看透了一般,后背发凉,惊得说不出话来。

嘉哥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定了定神,走到话筒跟前,向屋内的人说道:“好的,我同意。”

女孩闻言,十分地高兴,开心地笑了起来,是那种发自内心地开心的笑容。

中午在警局吃完饭,我带着叫小满的女孩回了事务所。一路上她向好奇宝宝一样,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但并没有问我什么,只是突然没来由地对我说了句:“刘磊,你很不错,我很喜欢你!”司机师傅还以为我拐卖未成年少女,不停地从后视镜看我,搞得我尴尬不已,我只好对师傅说道:“别误会,这是我妹妹,我们闹着玩呢!”

下了车,小满拉着我的衣袖,紧紧地跟着我,似乎很没有安全感,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她像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我将她安排在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平时我偶尔住的地方,我准备搬回家住,这个房间虽然不大,但东西还算齐全,我让吴静出去,又给她买了些日用品和女孩常用的东西,她仿佛对什么都很好奇,每个东西都拿起来看半天。事务所的每个角落都被她瞧了个遍,不停地问我这个东西叫什么,那个东西怎么用,我不知为何,特别耐心地都给她一一讲解了,这让平时并没有什么耐心的我惊讶不已,好像只要看到她,我的内心就会平静下来,很是奇怪。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不管是谁,看到她,都会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不管她说什么,别人都很愿意听,而且都会想办法去满足她的要求,和她接触时间越长,这种感觉就会越强烈。

店里的张远和吴静现在简直就是她的小迷妹,把她当成公主一般伺候,我这个老板的话,都比不上她了。

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别人的那种强烈感觉,只是看着她会内心平静下来,不会对她有别的感觉。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问了她,她神秘地笑着说:“因为你很特别。”

小满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但我观察了很久,依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索性也就不再想这些了,反正目前和小满相处的还是十分愉快的。

她像是一个没进过城,没见过世面的世外之人一样,对什么都是那么地感觉到新鲜、刺激。闲下来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带她在市里边逛了一,给她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饰品,吃了很多美食,最让我无奈的是带她去了电影院,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缠着我在电影院待了两天,把最近所有上映的电影都看了一遍,虽然一个瞎子配一个少女的组合去看电影有点怪,但管他呢,开心就好,没有谁规定瞎子就不能看电影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我给她买了一个大内存的ipad,下载好所有的视频app,还有当下流行的游戏,简单教了她一下怎么使用,她很快便掌握了,她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强,什么东西都是看一遍就会,而且还是那种融会贯通的会,让人真是啧啧称奇。心里承受能力不强,心眼小的人,容易被她刺激的嫉妒心膨胀到爆。

虽然我知道她的身份肯定不是那么简单,放在身边可能会有危险,但在我身边,我最起码可以看着她,总比让她自己出去,放任不管,产生的麻烦,后果要好的多。

那个吕家村的案子,经过一个月的查探,仍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唯一的知情人小满,却一直装傻充楞,最后实在查不到什么,没办法下,只好暂时搁浅,不了了之了。

这天,我正在陪小满开黑打着游戏,眼看就要推到高地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原来是吴静,又有新活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