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恶鬼附身

这位来咨询的女士名叫张悦,是开美容整形医院的,在H市小有名气。据她描述,她的女儿杜心怡,从上个星期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经常半夜偷吃冰箱里的生肉,有时候还发出一些不似人声的声音,看他们的眼神很诡异,而且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昨天,家里的保姆稍微有一点不顺她的意,就被她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刺伤了胳膊,要不是制止及时,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并且他们在阻止杜心怡的时候,发现她变得力大无穷,三四个人才将她按住。怕她再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已经用绳子把她绑在了床上。张悦经朋友介绍,找到了这儿来。

听了她的描述,我心里大概有了一些数,杜心怡应该是被鬼物附身了。

一般人被鬼物附身,通常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刚开始,鬼物刚刚附身,宿主还可以自由行动,只是会有疲惫、精神不佳、记忆力减退等症状;第二个阶段则是被附身一周之后,鬼物与宿主初步融合,人会出现一些幻觉,行为异常,说一些胡话等。前两种情况下,驱除鬼物相对容易,即使强行驱除,也不会对人体产生多大的影响,只是会有有一段时间的后遗症,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但到了第三个阶段,宿主与鬼物基本结合,鬼物将人的灵魂大量吞噬,占据了身体的主导,被附身的人完全被控制,这种情况下基本驱除无望,即使最后成功将鬼物除掉,人也会轻则身体受损,寿命减少,重则成为植物人甚至当场死亡。

在被鬼物附身中,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人自己甘愿被附身,这种情况下,一旦被附身,就直接进入第三阶段的晚期,人与鬼物完美结合,只要鬼物离身,宿主当即死亡。上次的人体器官案出现的那几个人就是这种情况。他们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了鬼物,身体成了一个容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行尸走肉的状态。

被附身的人,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眼睛变为双瞳或三瞳,被鬼将以上的附身就会成为三瞳。

我跟着张悦到了她家,见到她女儿杜心怡后,确实如我所料,是被鬼物附身了。看样子,已经到了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的情况,如果用法术符篆强行驱除,会对杜小姐造成不小的伤害,但用常规的驱除方法,会费点时间,杜小姐得吃点苦头,怎么做,全看杜家人的意思了。

我将两种方法的利弊,跟杜家人详细地说明了一下,最后,他们决定用第二种比较保守的方法,毕竟她女儿今年才十九岁,还有着大好的前途,不想让她以后受到影响。

为了保险起见,我将所有人请出了房间,只留下了我和被绑在床上的杜心怡。

杜心怡从我进来之后,就一直冷笑着看着我,等人都走了之后,她突然对我说道:“她是我的,你不可能从我手中将她夺走!”

她的声音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笑了笑,对她说道:“行不行,试过才知道。”然后我瞬间闪到她的跟前,将右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贴近她的耳朵,大声地对她说道:“现在我以天师的名义命令你回答我,你要对这个女孩干什么?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在我说话的同时,杜心怡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抖动起来,房间里的东西也开始震动了起来。啪的一声,一幅玻璃画框从墙上掉到了地上,摔碎了,房间里刮起了阵阵阴风。

我并没有理会这些,继续在她耳边大声说道:“你害怕了,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你从她的身体里滚出去,我以天师的名义命令你,滚出去!”最后一句我怒吼道。

杜心怡嘴里开始不停地吼叫起来,发出的声音不似人声,然后瞪大眼睛盯着我,嘿嘿地笑着,嘴里流出黄色的液体,对我说道:“她是我的,你阻止不了我,哈哈哈......”

杜心怡开始激烈地挣扎起来,我仍然用手压着她的头,加大了灵力的输出,只要让鬼物愤怒,精神一松懈,我就可以施法将其打出杜心怡的身体,消灭掉。

“你这个懦夫,只敢躲在女孩体内的懦夫,你在畏惧我,你怕我将你杀死,你害怕了,你连出来和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懦夫!”我依然对着他吼道。

杜心怡的面部开始变得扭曲起来,脸上的血管完全暴露了出来,布满全脸,狰狞可怕,怒吼着,嘴里时不时吐着黄水,眼睛一下都不眨地死死盯着我。

她的身体飘了起来,移动房间内的物品砸向我,都被我轻易躲开了。我不停地说一些激怒她的话,手上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出着。

像这种恶鬼级别的鬼物,灵智不高,很容易被激怒,附身杜心怡的恶鬼已经被我成功地激怒了,现在就等他松懈的那一刻,我必定能将其打出,一击必杀。

我嘴里开始念起了驱鬼的咒语,右手死死地按住她的天灵盖,恶鬼剧烈地挣扎着。几分钟后,挣扎开始弱了下来,鬼物的精神开始崩溃了。我找准时机,大喝一声,用力在杜心怡的脑袋上一拍,她一下张大了嘴巴,恶鬼从中飞了出来,我立刻拔出法器宝剑,将其一剑刺穿,恶鬼大声惨叫着,但在消散时,却突然冷静下来对我冷笑着说道:“他就要来了!”然后消散在了空中。

我听后一怔,上次那只厉鬼就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说是“不会很久了”,这次这只恶鬼说“他就要来了”,他是谁?谁要来了?来干啥?听的我一头雾水,这些鬼物就爱故弄玄虚,整一些没用的。

恶鬼被消灭之后,杜心怡立刻恢复了平静,脸色也开始恢复常态。我打开房门,把门外正焦急等待的杜家人叫了进来,告诉他们恶鬼已经除掉了,她们的女儿,只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因为刚刚的动静确实够大,整个屋子里的东西搞得乱七八糟,那只恶鬼的叫声又很大,很恐怖,听得门外的一群人胆战心惊,现在听到我说已经将恶鬼消灭了,一个个喜出望外,对我千恩万谢。杜心怡的父亲杜建明和母亲张悦,在看到自己的女儿恢复正常之后,张悦的眼泪一下绷不住了,唰唰地往外流,杜建明也擦了擦眼泪,握着我的手,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我笑着对他说道:“感谢的话呢,就不用说了,我也是收钱办事,接下来要给杜小姐好好调养身体,一个月左右肯定就活蹦乱跳了,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直接去我的事务所找我就行。”

“刘大师,这次真是多亏了您,以后有什么用的着我杜建明的,说话就行。这次的钱,我待会儿就转给您,您真是救了我们一家啊!”眼看杜建明说着说着,就激动地要给我跪下,吓得我赶紧将他扶住,又安慰客套了几句后,我借口有事,便告辞了杜家人,返回了事务所。

在回去的路上,杜建明就将钱打了过来,我看着手机短信上,提醒的银行卡六位数的余额,内心激动不已。这是第一次自己独自驱鬼,挣到了这么多钱,真是感慨良多啊,从此哥也是有钱人了,哈哈哈!

然而就在我坐在事务所的沙发上,看着手机傻笑的时候,老爸的一个电话,瞬间让我的脸色骤变,在这个时代,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