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又见二哈

在找了三处地方没有找到之后,终于在第四处地方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准确地说应该是发现了那只黑驴。

我发现它的时候,这位正在一家富商的家里使劲儿折腾着,似乎在找啥东西,把人家家里翻了个遍。

最后应该是在一个密室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块黑黑的石头,我不知道干嘛用的,它的目标很明确,只拿了这块石头,别的东西都没动。

但他拿了东西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径直走向在院子里瑟瑟发抖的一家人,然后背对他们,忽然抬起后腿,一蹄子就把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踢死了。

踢死一个后,并没有停下来,很干脆地又将挨着的另一个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小孩,一蹄子踢死,又毫不犹豫地踢向旁边另一个小女孩。

这货还真是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拿了人家的东西,还要杀了人家,杀人越货就算了,看样子是要赶尽杀绝制造灭门惨案,连小孩都不放过,要不是知道它是和傻狗二哈一起的,我早上去一剑将它给劈死了!

就在它即将要把那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踢死的时候,我直接发出一把飞剑,砍向它的那只蹄子。

黑驴感觉到了我的杀意,迅速地往旁边一闪,躲开了这一剑,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一跃而起,翻墙跑了。

这特么,还真是够果断的。我立刻朝那只黑驴逃跑的方向追去。这只驴跑得还挺快,一转眼的工夫就没影了,我只好放开神识搜寻它的踪迹。

那驴跑得确实够快,一会儿工夫就跑出了两条街。现在已经停了下来,可能它以为已经甩开我了,躲在一条巷子后边喘着粗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微微一笑,直接朝它所在的地方飞了过去,然后落在了它的身后,笑着对它说道:“嗨,这位驴兄你好啊!”

黑驴被我的话吓了一跳,一抬后腿直接朝我踢来,踢完之后就又要跑。

上次我是没有准备,这次怎么还能让它再跑掉。我躲开它这一踢,冲着它的大黑屁股就是一脚,将它直接踢飞了出去,撞到对面的墙上,把墙撞了个窟窿出来。

我迅速地闪身到它的跟前,准备将它制服,问出那条狗的下落。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这只驴的防御能力竟跟傻狗一样高的变态,被我重重地踢了一脚撞塌墙后,跟没事儿一样,快速地爬起来就跑。这次跑得比上次还要更快,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风驰电掣的速度。

这只黑驴给我的感觉,实力并不高,最多天师后期的实力,但肉体力量和防御力很强,应该是和傻狗一样,以前也是什么九级大妖,后来经历了什么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恐怕它巅峰时期的速度会快的超出我的想象吧!

没办法,我又大意了一次,只能再去追,这次我坚决不会留手了。我是发现了,这只驴十分地奸猾,和那条狗的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求胜欲和逃命的本事却是出奇地一致,怪不得能混在一起,还真是趣味相投。

这次我很快就又追上了它。它跑进了城外山上的一片树林中,突然停下来,转过身看向追在身后的我,大笑一声,说道:“哈哈,小子,敢追到这儿来,你完了!”

我被它自信的说法弄的愣了一下,停在了半空中,开始警惕地看向四周。

然后它朝身后大声喊道:“快出来跟我一起弄死这个多管闲事的小子!”

随着它的声音落下,只见从它身后的树林里,钻出两个身影,正是那条傻狗二哈和戴着狐狸面具的神秘女子。

黑驴见自己的同伴到齐,对我厉声喝道:“小子,现在我们这边人多,三打一,你死定了。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地下来,跪在你驴爷面前,磕几个响头道歉,再随便赔偿个万几两银子,你驴爷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你,否则的话,就等着待会儿被剁成肉酱喂狗吧!”

旁边的二哈一听,有点不乐意地说道:“本大仙可不爱吃人肉,尤其是男人的肉,看着都恶心,待会儿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杀了,他的肉,还是留给你自己吧,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他身上值钱的东西就行!”

“嘿!你这条死狗,可真会挑啊,他身上的东西,都是老子的,你敢跟老子抢,小心老子给你一蹄子!”黑驴十分不爽地对傻狗说道。

“有本事来呀!本大仙可不怕你,看本大仙将你撕碎了,吃驴肉火烧!”傻狗不服气地跟黑驴怼道。

另一边的面具女子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调解道:“你们俩别吵了,还是先将这个小子解决了再说。看他的样子,身上的好东西肯定不少,够你俩分的!”

一狗一驴互相嫌弃地瞪了对方一眼,抬起头都朝我看来,目光中充满了贪婪和杀意!

我在空中冷笑着看着它俩的表演,除了那个戴狐狸面具的女子,我还不知道实力如何之外,这俩货我现在一只手就能把它们放倒,真不知道它们哪来的自信。不过,既然它们三个能在一起,那位戴面具女子的实力应该和它们两个也差不了多少,凭我现在的实力,除非它们有什么了不得的大招,不然根本不可能打过我。

我在追黑驴的路上,悄悄地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容貌,我有心试探一下它们三个的实力,顺便教训一下那条傻狗二哈,当初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溜了,必须好好揍它一顿才行。

我等它们说完,率先从空中俯冲而下,发起了攻击。

我手握一把上品灵器的剑,放开真君境的威压气息,一剑刺向那条傻狗。不用斩仙剑,而是用一把上品灵器的剑,是怕那条傻狗认出来,毕竟斩仙剑是捡漏子前辈留下的,二哈在里边不知道待了多久,肯定很熟悉那把剑,而它们几个的防御力又很强,用级别低的武器,怕是不仅伤不了它们,还会一下就能被折断了!

二哈见我朝它一剑刺来,大叫一声,一个闪身就躲到了那只驴的背后,喊道:“你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啊,骂你的是这只驴,你一上来就刺我干啥?太不地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