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赵娜受伤濒死

我立马提剑迎了上去,赵娜擦了擦嘴角的血,也加入了战团。我毕竟只是二级天师,而赵娜刚刚又受了伤,和二人之力才堪堪与高老头战了个平手。高老头见一时拿不下我们,忽然发出一声呼啸,我只感觉从侧面袭来一股力量,将我打飞了出去。赵娜见状,想冲过去救我,但被高老头缠住了,脱不开身。

我被这股力量打得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在楼道里一直被打得飞起后又重重地落下。我只感觉我的五脏六腑就快要被震碎了,鲜血不住地从我嘴里喷出,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

赵娜被高老头缠住,焦急地看着我这边,却爱莫能助,分心之下被老头抓住机会,朝胸口砸了一杵。一口鲜血喷出,向后急速倒退,撞在了身后的墙上,她立刻趁机服了几颗丹药,向我这边冲来。

高老头见状,又是一声呼啸,那股正在攻击我的力量,立刻转向赵娜,向她袭去。

趁此机会,我赶忙服了即可疗伤的丹药,从怀中取出剩余的两张雷暴符,在地上爬着,忍着痛指着两张雷暴符口中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去!”两张符快速地朝着那股力量的位置飞去,然后我朝赵娜大喊道:“爬下!”

随着两声巨响,从空中的那股力量处传出一声惨叫,接着便现出形来,是一个变异的厉鬼,然后在惨叫声中,化为飞灰消散在空中。

后边的高老头突然喷出一大口血,萎靡倒地,脸色狰狞地看着我,恶狠狠地说道:“你竟敢杀了我的厉鬼,我今天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然后不知吃了一颗什么丹药,身上的伤瞬间好了起来,举起降魔杵向我袭来,赵娜大喝一声,站起身,举剑迎了上去。

但赵娜已是强弩之末,没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被打倒在地。高老头狞笑着向我走来,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自怀中取出师傅留下的剩余的两张符,一张是封印用的,一张是可以随机传送到附近一公里外的地方。

我没想到那个鬼物居然是高老头养的,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该拿出传送符,带着赵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就在我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倒在地上的赵娜一把抱住了高老头的右腿,虚弱地对我说道:“快跑!”

高老头被抱住腿后,嘴里骂道:“贱人,放手!”,同时举起手中的降魔杵朝着赵娜的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血从赵娜的头上流了下来,流过了她惨白的面容,也流过了我的心脏。我大吼着,不顾一切地冲向高老头,高老头见我冲了过来,赵娜还是死死地抓着他,没有放手,他举起降魔杵不住地朝着赵娜的手和胳膊砸去,赵娜躺在地上,看着我朝着她这边冲来,口中发出嘶哑的声音,“跑啊!跑.....”

这时候我终于到了她的跟前,发动九天神雷诀,接引到剑上,我高叫着,一剑向高老头斩去,劈断了他的降魔杵,却也挡住了我这一剑,但我仍然疯狂地向高老头劈砍着,赵娜早已倒在一旁,双手血肉模糊,头上和嘴里的血不住地流着,我感觉我的心快要炸了一般,身体里的灵气剧烈地翻滚着,“噗”得一声,感觉像是被捅破了什么一般,灵气源源不断地向丹田汇去,我突破到了三级天师,但我根本没心思去管这些,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高老头,带赵娜赶紧离开这里找人救她。

高老头的武器被我毁了之后,加上我又突破到了三级天师,被我打得狼狈不堪,但想要杀他还是很困难,我只好找准机会,虚晃一招,将封印符贴在了他的身上。这张封印符只能封住高老头十秒钟,时间一到就失效了,所以我快速地从地上抱起赵娜,发动瞬移符,离开了这里。

我们被传送到了一个天桥上,周围的人突然看到我们出现,吓得都惊声尖叫起来,我已顾不上这么多了,将她放在地上,喂她服下我携带的所有可以疗伤的丹药后,掏出手机给师傅拨了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等师傅说话,我立马说道:“师傅,赵娜不行了,我该怎么救她,哪里可以救她?”

“你先别急,你告诉我赵娜现在的情况,我让人过去给你们送药。”师傅说道。

我赶紧向她说了赵娜的情况,师傅沉吟了几秒钟后道:“你先把我给你的大还丹喂她服下,然后带她去我给你发的定位,那是宗门一位前辈所在,现在也只有他可以救她了。”

大还丹,我一开始就给赵娜服下了,我打开师傅给我发的定位,抱起赵娜,从天桥上一跃而下,快速地在马路上奔跑起来,根本顾不上这样的行为,会对这个社会和普通人平静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

二十多分钟后,我终于到了师傅说的地方,是个古董店。我推开门,快步向里面走去,同时大声喊道:“太清门第三十六代弟子刘磊,请前辈出来救人。”

这时,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敲着盲杖从里边走了出来。

我赶忙上前,对他说道:“请前辈救救她,只要能救她,让我干什么都行,请前辈救她!”

“你是谁的弟子?弟子令牌拿出来给我摸摸。”老人并没有接我的话,淡淡地向我问道。

我将赵娜轻轻地放到地上,从纳戒中取出令牌,并说道:“弟子是乔欣雨的徒弟,掌门便是我的师公,还请前辈快救救她吧!”

“你居然是萧子轩的徒孙,哼!不救!”老人听到我说的话后,忽然翻脸,一甩衣袖,很生气地说道。

听到他说不救,我立马焦急地高声叫道:“前辈!我不知道您跟我的师公有什么过节,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是为了救我而受的伤,她若是死了,我也不愿苟活,我是师傅唯一的徒弟,师傅又是掌门最疼爱的弟子,到时候掌门要是问起来,您怕是也不好交代吧!”

“哼!你敢威胁我!”老头转过身冷冷地对我说道。一股威压向我袭来,我闷哼一声,硬顶着他对我施加的威压,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反正我只是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可是前辈您......”我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

两人就这么静默了大约一分钟,他忽然笑了,说道:“哈哈,要我救这个女娃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前辈请说。”

“你如果现在自废双目的话,我就施法救治这个女娃,你要知道,她现在全凭一颗丹药吊着一口气,再过半个时辰,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

我低下头,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赵娜,脑海中全是她为了救我凄惨的模样,一咬牙,说道:“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希望前辈不要食言。”说着我就抬起双指,准备戳瞎自己。

“慢着,等我救活她以后,你再瞎不迟,跟我进来。”

我听后,喜出望外,赶紧抱起赵娜,跟着他进到里屋,按照他的意思,将赵娜放在了床上,之后便让我出去了。

我在外边焦急地等待着,等了大约有两个小时,老头终于出来了,满是疲惫地对我说道:“好了,你可以进去看她了,不过只能远远地看,不能把她惊醒,她现在还很虚弱,需要静养。”

“谢谢您,前辈,我知道了。”我对老头感谢完之后,进了屋中,站在门口,远远地望着正躺在床上的赵娜,看着她有了一丝红润的脸颊,心情十分复杂。

对于赵娜,我一直都是把她当做好朋友看的,我从来没想到过她会为了我连命都不要,感动、自责、难受等等一系列情绪疯狂地向我袭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也许这就是命吧。

我走出房间,对老头说道:“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我很欣赏你小子,怪只怪你是萧子轩的徒孙,当年为夺掌门之位,他打瞎了我的双眼,还把我发配到这个远离宗门的地方等死,哈哈哈,今天我终于可以收回点利息了”,老头状若疯癫地笑着说道。

“笑够了吗,我可以开始了吗?”我不想再看到他丑恶的嘴脸,在他说可以之后,便用手指直接插向了自己的双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