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古怪村庄

在杀了秦王和秦国太子之后,我迅速地离开了秦国,同时施展脱胎换骨功,改变了自己的形貌。

如果让人发现这事儿是我干的,就免不了会惹出一些麻烦,按照和唐王定下的计策,最后的成果也会大打折扣,所以还是低调点好。

毕竟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就得把事给人办的漂漂亮亮的,让雇主挑不出毛病来,这就是我做生意的原则。

离开秦国,我并没有着急地直接御剑飞行去夏国,而是选择了骑马,虽然也可以乘马车,但我一直感觉马车不怎么舒服,颠得人受不了,还不如自己骑马来的爽。

不急于去夏国把夏王跟夏国的太子给干掉,是因为这边秦国刚死了皇帝和太子,如果没多久,夏国的皇帝跟太子也挂了,这样的话,就算傻子也知道是唐国干的了。

到时候两个国家一合计,干脆咱们联盟算了,先一起把唐国给灭了,分了地盘以后,再考虑以后的事儿。要真成这样,那可就适得其反了!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让唐王装死,然后让二皇子继位,留下夏国不动,这样所有人都会怀疑是夏国下的手,到时候让二皇子和新秦王来个结盟,把夏国给灭了,然后我再去把新的秦王给干掉,秦国群龙无首,必定会乱,唐国趁机攻打秦国,抢他几块地盘。

这样的话,唐国就是最后的赢家,等稳固了新的地盘后,再慢慢蚕食实力大不如前的秦国,最后很有可能会一统天下。

但想法总是美好的,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现在的唐王要是有这个魄力和手段,也就不会成了现在这个局面了。他打死也不可能退位的,他要是能答应这个计策,那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

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我骑着马溜达着,慢慢往夏国都城走。有人会说,那为何不趁秦国群龙无首,集合兵力攻打它呢?

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只会促使秦国内部各派抛开成见,一致对外,选出一个新皇帝来,稳定当前的局面。这秦国可是三个国家中最强大的,是能够一次性跟其余两国抗衡的国家,到时候反而激起了这个国家的仇恨,全国上下同仇敌忾,所谓哀兵必胜,说不定最后秦国能一鼓作气把另外两个国家都给灭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即使现在我去了夏国都城,也不能立刻就把夏王给杀了,那样还是会引起秦夏两国对大唐的怀疑,只能给夏王下毒,或者是弄点别的手段,让他生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夏国现在也和唐国一样,还没有立太子,到时候几个皇子和大臣一看皇帝不行了,就会更加激烈地争夺太子之位,也就没什么心思去管别的国家的事了。

这样就给了唐国发展的时间。唐王颁布一些利民政策,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再提高自己国家的军力,壮大军队,加紧操练。大力发展经济,在另外两个国家内部稳定下来,反应过来之前,将自己国家的整体实力提高一个档次。

到那时,秦夏两国就不敢再对大唐轻易用兵。这中间又有几年的缓冲时间,只要唐王不是傻子,按照我的这个想法,发展国家,将来等实力雄厚的时候,有人再去夹在唐夏两国中间的秦国搞点事情,让它内乱起来,等乱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唐国趁机联合夏国,对秦国用兵,定可灭掉秦国。

秦国一灭,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唐国和夏国两个国家,本来唐国就比夏国强大,到时候唐国会更强大,灭掉夏国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满让我找的那个世界本源之物,凭我自己的力量,肯定很难找到,只要我帮大唐一统天下,到时候就可以让唐王帮我找。全世界的人帮我找,那是肯定能找到的。

而且长乐公主是师傅的二重身,虽然只要杀了长乐,取了她的灵魂,再去另外五个世界,找到师傅的二重身,取了她们的灵魂,到时候就有机会将师傅复活。但要对无冤无仇,还是一个天真纯洁的少女下手,我还没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只能等她自然死亡之后,我再将她的灵魂收起来,反正我上千年的寿命,也等的起。

我骑着马,一路游山玩水,慢慢地往夏国都城而去。

这天傍晚,我走到了一个村庄入口。我一看天色已晚,附近也没看到客栈啥的,我就牵着马,向这个村子里走去。

谁知刚走进村子,就出现几个年轻小伙,将我拦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来我们神藏村干什么?”带头的那个青年一脸警惕地向我问道。

我和善地笑着回道:“我就是一个路过的,走到这儿,看天色已晚,想到贵村借宿一晚,不知可不可以?”

那带头青年很不客气地说道:“我们村子从来不接待外客,你还是另投他处吧!”

我面露难色地对他说道:“这位大哥,你看这地方,荒郊野岭的,我再走几十里,想必也不一定能遇到人。你们行行好,就留我住一晚,就一晚,明天一早我就走。这十两银子你拿着,就当我今晚借宿的费用。”

那青年把我塞给他的十两银子,推回我手里,依然十分坚决冷漠地说道:“不行,你走不走,再不走,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假装害怕地往后缩了缩,同时叫嚷道:“你这人还有没有点人性啊,这荒郊野岭的,又是大晚上,让我露宿野外吗?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是遇到野兽出来觅食怎么办?你这是要我死啊!我不走,打死我也不走,有本事你们就打死我,不然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假装撒泼着,就是赖着不走。

那青年依然面无表情地冲身后的几人说道:“既然他赖着不走,那就把他给我打死,尸体扔到后山处理掉。”

他身后的几人齐声应道:“是!”

说完,这几人忽然不知道从哪儿各自取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剑来,大步朝我走来,同样都是面无表情,和那个带头青年一样的冷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