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酒店闹鬼

晚上回到家,我仔细想了想,为了明天保险起见,就给赵娜打了个电话,请她明天和我一起去。她很痛快地就答应了,这样让我有点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这次毕竟是我第一次没有师傅的帮助出去接活,难免有些紧张。

一晚上辗转反侧没有睡好。第二天我按约好的时间到了学校门口,赵娜已经早到了,我和她打了招呼,边聊边等着李翔过来。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李翔到了,给李翔简单介绍了一下赵娜后,我们上了车。很快便到了那家酒店,酒店的名字叫“华天大酒店”,跟着李翔进了大厅。一进去便看到酒店大厅有着不少人,李翔把我们带到一个中年人的跟前,说道:“爸,这个就是我跟您提过的我的舍友,小磊,那位是他的同伴,也是天师。”

李翔的父亲转过身,上下打量了我们几眼后说道:“他师傅没来?”

“小磊的师傅前段时间出门办事去了,目前不在本市,不过小磊说了,他们也只是过来看看,不行的话,就把他师傅叫来。”李翔回道。

“嗯,我知道了,你们跟我来。”说完,他就朝着大厅中央站着的一位中年男人走了过去,李翔示意我们跟上。本来我看到李翔父亲的态度,心里很不舒服,但既然答应了李翔,而且还是他的父亲,总不能驳了他的面子,于是跟赵娜说道:“我们不妨先过去看看再说。”

赵娜点头说好,到了近前,李翔的父亲只是简单地向那位中年男人,介绍了一下我和赵娜的身份。这位中年人倒是笑着过来和我与赵娜都握了手,介绍自己是这个酒店的老板,叫秦鹏,然后让我们先到沙发上坐着等一会儿。这时候我才发现在我们坐着的对面,也坐着一位身材高大,看上去十分魁梧的中年修士,他正闭着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一般。

赵娜附到我耳朵跟前小声说道:“从气息上看,这人应该和你一样,是个二级天师,就是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看来今天受邀来这儿的不只我们几个。待会儿不要暴露我们的真实身份,要是遇到收拾不了的鬼物,咱们就先走为上。”

我点点头同意了赵娜说的,然后开始和她聊起了学校的事情。大约聊了十几分钟,一阵洪亮的笑声从大门口传了过来。我抬眼望去,从门口走过来一位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的老人,那位酒店的负责人秦鹏急忙笑呵呵地迎了上去。

“年岁大了,行动不便,来得迟了,还请秦总不要怪罪老朽才好。”那位老人笑着对秦鹏说道。

“高老说得哪里的话,您能来,真是给了我秦某人天大的面子了,我还哪敢怪罪于您。”秦鹏热情地回应道。

两人有说有笑,走到了沙发前,那位高老看到我和赵娜还有对面的中年汉子后,脸色不悦道:“我没想到秦总还请了别人来,看来是对老朽的能力不太看好啊,也罢,我这次来S市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就不打扰秦总了,告辞。”

说完,高老转身就要走,秦总赶紧拉住了他,笑着说道:“高老您误会了,这几位都是我的一些朋友们抬爱,听说我这儿出了事,都为我着急,才请了这几位朋友过来,既然来了,就不好拂了朋友的面子,您说是吧,就让他们跟着您学习学习,您老意下如何?”

“哼!只要他们不干扰我收鬼,怎么样都行。”这位高老说完气哼哼地坐了下来。

我向旁边的赵娜小声问道:“你看出他的修为了吗?”

“从刚刚他一瞬间释放出的气息上来判断,应该是三级天师,实力应该和我差不多,不过就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了,咱们待会儿尽量不要和他起冲突。”赵娜回道。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这时候对面那位魁梧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对我施礼问道:“鄙人栖云寺弟子张天虎,不知这位小兄弟修为几何,是哪门哪派的俊杰?”

我赶忙回礼道:“晚辈叫刘磊,刚入道不久,现在还是一级天师,这位是我的师姐赵娜,二级天师,门派嘛,小门小派,不提也罢。”因为我和赵娜身上都带了隐藏修为的灵器,是当初师傅给我们的。

张天虎听完,刚刚还笑容满面的他立马脸色一变,转身拂袖而去。

我尴尬地愣在原地,赵娜拉了我一下衣服冷哼着说道:“真是狗眼看人低,不过修士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就得比他们更强,你入道较晚,慢慢你就明白了。”

“诸位,感谢大家给我秦某人面子,请了各位高人前来,我已经安排好了房间,几位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待到出云谷的几位天师到了,大家再开始施法,现在请随服务员到房间休息。”

那位高老仍是一脸的不满,但也起身跟着服务员往电梯处走去,至于张天虎什么也没说,一副高人的模样,我和赵娜也来到了电梯门口,我们都被安排在了八层,房间相邻,我用神识探查一番,并没有发现酒店有什么鬼物,不禁有些疑惑,向赵娜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赵娜摇摇头,也是满脸疑惑,“真是奇怪,我仔细探查了酒店每一个角落,都没发现任何异常,看来这次的事情很不简单,我们要当心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服务员给我们送来了午餐,我问服务员不是说这个酒店闹鬼吗?怎么她还敢来上班,她左右看了看,悄悄地跟我说,自从上次出事后,酒店关了一天门,第二天老板给开了三倍的工资,让她们回来上班,并让所有人闭紧嘴巴,不要将闹鬼的事外传,酒店每天还是照常营业。奇怪的是自从那天开始,酒店再没出过事,她们从一开始的十分害怕,提心吊胆,到现在也习惯了。

我问她那次是在哪一层出的事,她说就是在我们这一层的上边九层,自从出事之后就再没开放过。

服务员走后,我和赵娜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这次的事,很邪门,凭我俩的本事,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即使有师傅给我留下的一些灵符,但那些都是师傅给我保命用的,轻易不想拿出来。

就在我和赵娜商量要不要先走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就没了声音。虽然那惨叫声很低,但此时我和赵娜十分地警觉,还是听到了。在我们隔壁是那位栖云寺的张天虎,我俩立刻起身,冲出门外,往安全通道跑去,但我们没跑多远,背后就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我赶紧取出法器宝剑,插在了地上,稳住身形,赵娜也和我一样,将剑插在了地上,向后看去。只见离我们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满脸血污,正张开血盆大口对着我们吸着。

从衣物跟身形上看,应该是张天虎,没想到他真的遭了毒手,还被鬼物附身了,以他的实力这么容易就被解决了,看来这个鬼物很不简单,我们这次也怕是凶多吉少了。

被附身的张天虎见我们没有被吸过去,立刻停了下来,急速地向我们扑来,赵娜提剑冲到了我的前面,对我喊道:“快跑,我帮你拖延时间。”然后就冲上去和鬼物战到了一起。

我被赵娜的举动愣了一下,然后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立刻取出师傅给我的几张灵符,其中有三张叫雷暴符,威力巨大,可以将三级天师或厉鬼以下炸得粉身碎骨。

我对着正在与鬼物战斗的赵娜喊道:“赵娜,你快闪开,我要放大招了。”

赵娜听到后没有犹豫,立马撤了回来,鬼物紧追不舍,我趁机将一张雷暴符贴在了张天虎的身上,赵娜见状拉起我迅速地退后,只听得身后一声巨响,我俩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到背上,飞了出去。等烟雾散去,张天虎的肉身已被炸的四分五裂,但楼道里的阴气仍然没散,我心中暗道不好,看来雷暴符只是炸碎了张天虎的尸体,并没有炸死那鬼物。

我赶紧拉起赵娜,往楼梯处跑去,这时候一声大喝从楼梯口传了出来,“大胆鬼物,竟敢伤人,速速受死。”然后一个老头从楼梯口窜了出来,一把降魔杵向我打来。

赵娜见状,举剑挡在我身前接下了这一杵,然后闷哼一声,向后飞去,我赶忙接住了她。

“赵娜你怎么样?”

赵娜的嘴角慢慢流出了鲜血,却对我笑笑,说道:“没事,这老头看我们打伤了鬼物,便想先解决了我们,独吞战果,好去邀功,真是打得好算盘。老头,你怕是早就看出此处不对,早早地就躲在了这楼梯口,伺机出手吧,恐怕张天虎的死,也与你脱不了干系!”

“小女娃不要血口喷人,小兄弟,我看你这位同伴,似乎是被鬼物附身了,你快躲到我这边来,莫要被她伤了性命。”高老头假惺惺地说道。

我冷笑一声,对他说道:“老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看来真是坏人变老了,别废话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看你这娃娃也怕是被鬼物迷了心智,也罢,今天我高大洪就替天行道,将你们这群鬼物消灭殆尽,拿命来。”高老头见我不上当,立马翻脸,向我们杀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