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死的开始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2162字
  • 2019-05-26 19:40:02

这个世界,变得很奇怪。除了灰以外,再没有多余的颜色。

风雨如同被暂停,定格成一张张静态的画面。

韩无忌他们已经分不清这是幻想,还是大脑发生了错乱。

前方,落子雨动了,他走来,悬停的雨珠为他分道,他的每一个步子,都有天音奏响,动人心魂。

江逸飞跪坐在地上,没有看向落子雨,他只是慌张的抱着脆弱的秦双儿,捂着她那出血量极大的腹部,眼睛模糊,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倾满了他的脸庞。牙齿打着寒颤,不只是双手,连他整个人都在发抖。

唐言面无血色,捏着空荡荡的右侧,已被恐惧的情绪占据了大脑。

其他人也一样,对前景感觉迷茫!哪有希望可言?!

从神经、肌肉、毛血细孔,到直觉、本能,每分每秒都在频繁预警,向他们传达危险的信号。

这阵阵地刺痛,让他们无法冷静,更别说理智。

“江师兄,你带着秦师妹快走,这里有我们挡着。师妹,你也要撑住,用我给你的伞,改造的机关去报信。通知开封主城的八荒弟子,以及四盟势力,一定要阻止天风流和人世间的袭击。”

开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失去一只手臂的唐言,他一扫刚才的负面情绪,露出坚定的神情,短暂的将想法告诉了大家后,他一人操纵着傀儡,朝落子雨冲去。

韩无忌与路子萱他们都很吃惊唐言的转变,但一想到当下的局势,便不顾所有的跟了上去。

“走。”

江逸飞立刻背起昏迷的秦双儿,迈开脚步,往人世间的大门外奔跑。

落子雨微笑抿嘴,在他不远处的百位杀绝,有五十名飞出,带领着千名杀手追向二人。

咔嚓!

唐言点丝拉弦,女傀儡若复活一般,随他手指的操纵而起舞,并连续在地上布置了三个陷阱爆发。

各种暗器犹如急雨,铺天盖地,迅猛无情。

落子雨对此无动于衷,还翘起嘴角,似闲庭信步,浑然不觉的轻松躲开所有飞针、刃镖,又于一瞬消失,然后,突然在唐言面前闪现。

唐言一惊,反应极快,不用眨眼的功夫,就和傀儡互换了位置。落子雨刚一临近,被替换过来的紫衣女傀儡,当场发生了爆炸,射出无数锐利的碎片。

不过,当它们穿过落子雨的身体时,其他人才发现,那也只是道虚无的残影。

另一边的唐言顿时心生不妙,他准备转移地时候,一只洁白的手掌,已经伸到他面前,扣住了唐言的喉咙。

韩无忌与张虚梦等人心头一慌,想要援手解救唐言。

落子雨这时,挑起眉毛,察觉手感不对,定睛一看,手上捏着的是另一具女傀儡。

其他人停住步子,也是一呆。他们第一次知道,唐言居然拥有两具傀儡。

一般来说,唐门每个人只会配一个傀儡,两具乃至两具以上,实在太难操控,令人分心。于实战中危险增多,并不适用。

“你这傀儡术,倒是用的有趣。”落子雨开口称赞,但他的手也没闲着,提剑霍然插进另一边。唐言也在这时出现,望着剑身穿过他的胸膛,嘴里吐出了鲜红的血沫。

落子雨反手捏爆女傀,抖剑震碎唐言的骨脏,眼睛深处泛起淡淡的冷光,微笑说道:“不过,我又不是没杀过唐门的高手,你这点把戏根本不够看。别说你了,在场的八荒弟子中,除了那个刚创建不久的神刀外,哪个门派的人我没杀过。”

韩无忌等人恼怒的瞪着他,路子萱撑起虚弱的身体嘲讽道:“各大门派的掌门都不是吃素的,我神刀堂自然也不怕你。傅红雪你听过吗?叶开你知道吗?我家掌门路小佳你见过没?他们个个都能吊着打你一百遍。”

落子雨收敛了笑容,他看着自己剑上挂着的半死唐言,严肃回道:“你说的不错,他们的确很强,我不是对手。但那又如何?我是一名杀手,他们能做到无时无刻不睡觉吗?”

路子萱脸色惨白的嗤笑:“你这话放在他们三人身上,难道不是在说笑话?更何况,我可还没把咱家掌门的师傅搬出来,如若,是荆无命~荆前辈出手,你恐怕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的!”

落子雨霎时肃然起敬,双眸有神光迸溅。

“曾跟江湖传奇『李寻欢』交过手的存在?武林第一剑客•荆无命?!”他又瞄了眼剑上挂着的唐言,蹙眉。

“你……从刚才起……就在做什么小动作?”

唐言猛地睁眼,一把抱住落子雨的长剑,哂笑:“对付你……这样够吗?!”

“你!”落子雨的眼神中发出可怕的寒光。

其余人亦察觉不好,大叫阻止。

“停下。”

“住手!”

“师弟,不要!!”

唐言的身体如陶瓷一般开始龟裂,一团团火红的热流从内向外迸发。他全力缠住落子雨,不让对方有机会逃走。平静地视线扫过每一个伙伴,唐言那痛楚的脸上,扬起了此生最后一次地微笑。

“孤独的我……能遇见你们……真好……”

轰轰轰——

沸腾的能量由唐言体内冲出,落子雨连忙施展剑气护体。火焰、硝烟、雨水将一切淹没,唐言的躯体四分五裂,化为了飞灰,就此绝灭,世间再无他。

“师弟——”

“唐兄——”

“阿言——”

韩无忌、路子萱等人洒泪悲吼,声音嘶哑,带着哀嚎和绝望。

咻!

一道银色的人影闯出白雾,一边拍去身上的灰尘,一边不怎么惊慌的念喃着:“危险!危险!真是吓了我一跳。”

蓝溪诧异:“他……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路子萱因愤怒,咬破了嘴唇;韩无忌捏紧枪身,面有阴霾,他斐然出手;风梓逍与张虚梦也不甘落后,随他一同,拔剑怒斩落子雨。

“蓝师弟你和子萱师妹去破坏烽火主台,这里交给我们。”

遵照师兄的命令,路子萱撑刀支起虚弱的身体,她每动一下,就感觉全身像是被千根小针针扎似的,疼得要命。她的恢复力,在八杰中算是最差的,再加上过于透支的体力和内力,当下,最危险的就是她了。

蓝溪一把搀扶起师姐,朝总舵深处移动。

剩下的五十名杀绝以及普通杀手提着饮血的长剑,跟了过去。

这边,落子雨什么剑式都没用,却如戏耍一般,将韩无忌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淡定的他,甚至,悠闲过头的陪小生喂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