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间子雨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2825字
  • 2019-03-11 13:08:44

“杀!”路子萱忍受着快见底的内力,率先冲前;韩无忌点枪挥如龙息,其余人亦各展手段相随。

莫言生怀揣着恨意,持剑入局;这九人最终的激斗开始了。

雨浪如花朵朵绽,剑气纵横四方上;刀光斩裂虚无常,一枪翻卷水中流。

梨花千针爆散惊,月华影迹白玄霞;拳梭脚踏理石地,伞开一天转乾坤。

莫言生剑下吃力地对抗八杰,他那带着伤的身体,以及体内加剧的毒素,都使得他不停地从巅峰状态滑落。步履轻飘,咳血倒退,他有心扳回局势,但力却不足以实现这个愿望。

韩无忌等八人孤注一掷,摒弃所有杂念,倾尽全力杀莫言生。

他们战到伤口开裂,血流不止,依然无所觉。

咻!咻!

忽然,从雨夜两个方向,有异物射来。那是唐门傀儡丝和天香伞中线,它们迅速缠上行动已经变缓的莫言生,不知几次的将他绑定不能动弹。

此刻的莫言生,眼冒金星,头痛难忍,心态完全崩了,根本无法保持理智冷静。越是用力挣扎,丝线困得越紧。

他喷出一口毒血,在雨中长啸,黑发倒竖,杀意暴乱。手中长剑强行聚集溃散的稀薄剑气,想斩唐言和秦双儿。

“我不能败!人世间的杀主,怎能这样窝囊死去!!”

莫言生懊恼发怒,他不管不顾,逼出自己所有的内力,犹如喷发的火山,汹涌泛滥,势不可挡。无情剑气肆虐此地每一片空间,所有人都遭难。

“费什么话,死吧!”韩无忌执枪猛地打出,枪的尖端与对方的场域激烈地碰撞在一起,竟摩擦出了火花。

“师兄,我来助你。”路子萱的内力明明都快见空了,她还是强撑着虚弱的身子,一掌抵到韩无忌后背,祭血精,透支生命传功给他。

“我们也来。”

江逸飞、张虚梦、风梓逍、蓝溪、唐言、秦双儿等六人鼎力支持,相继将内力渡给了韩无忌。

韩无忌远控乌枪发力,往场域中刺去。他大喝,路子萱等七人亦吼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言生疯了似的扭动着被禁锢的躯体,细线银丝勒进他的皮肤里,划开一道道血口。他不在乎的继续挣动,看着那杆乌枪慢慢穿过域场接近自己,莫言生顿时怒上心头,凝聚真气化为一柄巨剑,朝那杆长枪斩去。

轰轰轰——

两股庞大的内力争锋相对,撕扯的引力,连风雨都悸乱了。

气流爆散,涟漪不断,此起彼伏,叠加炸开。

韩无忌等人说到底在硬实力方面还是差的太多,即便联合起来,也很难持平莫言生一人之力。他们慢慢被对方压制,身躯皆在颤抖,口吐鲜血,再无力反抗。

当路子萱他们黯然的认为自己要输的时候,莫言生的眼珠忽然凸起,并开始流血。

蓝溪见此,松了口气,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

其余人感觉身上的压力大减,全都奇怪的望向了丝线中被禁锢的莫言生。

此刻,莫言生的五官上呈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表情。他浑身青筋爆开,血洒一地,蜃绿毒气在他胸口隐现,直接蹿进他的心房。

连锁反应展开,莫言生仰天喷出三尺黑血,他身,伤口逐一龟裂,真气散尽,内力全无。也就是那一瞬间的功夫,韩无忌远控的乌枪没有阻碍的穿破虚无,贯透了莫言生的心脏处,带起一片艳丽的血花。

雨一直下,却也平静了夜。

场中,八杰停手,疲惫的垂肩,抬起沉重的眼皮,盯着前方呆立的莫言生,而外围的杀手们也全都蒙圈的忘记了动弹。

月影剑从莫言生手中脱落,剑无光泽,那是雨水也洗不掉地暗淡。

“为什么……会……这样……大……哥……”

莫言生望着抑郁的天空,感受着豆大的雨珠,落在无血色的脸上,他皱着复杂的眉头,双目失去了最后一点神性。

空洞、深邃、黑暗,他站着,早已没有了丝线的缠绕,他还是如石雕一般,待在原地。胸口那触目惊心的大洞,一些内脏血肉,悄然滑落,掉在了积水的地面。

咚!

冰冷的身躯后仰着倒下,莫言生就这样,无息的死去了。

八杰终于能放松啦,他们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偶尔也会注意一下周围还没回过神来的杀手。

吱——吱——

就在他们安心的时候,人世间总舵最深处的殿堂石门,缓缓被人推开。

宛若黄泉的风吹出,将死亡的味道洒向这片尘世。

百位顶尖的杀绝,跪伏在两侧,恭敬地迎接他们的主人出关。

万物之气止息,天雨落地停住。随着,银衣男子迈步走出石室,一股神秘的伟力干扰了周边的秩序,就连时间都为他短暂驻足。

“言生,你败了吗?”

百名杀绝起身,跟在银衣男子身后,走进滞缓的景象中,远去……

八杰那边,韩无忌走过莫言生的尸体,拿回了自己的长枪,转头看向自己的伙伴。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点破坏烽火台就走吧!”

江逸飞起身感叹:“一个杀主就如此难对付,无法想象人世间真正的主人『落子雨』有多强了。”

秦双儿心有余悸的点头,其他人只是想想就感觉到了压力。

路子萱还坐在地上喘息,她脸色白的吓人,今天消耗的太大,不擅久战的她,此刻,各方面都已到了极限。

“路师姐,你还好吧?”张虚梦担心的走到她身边,准备运气帮她疗伤。

“勉强吧!倒是师弟你自己的伤也不轻,别为了我浪费真气。”路子萱挥手拒绝他的好意。

“贫道这点伤,不足挂齿。”张虚梦谦虚摇头,还是出手为她治疗。

唐言拿着铁扇在雨中给自己扇风,疲惫的脸比往常更加憔悴。

“这是有史以来最累人的一次交手!骨头都快散架了。”

说话间,他偷偷的瞄了眼周围开始醒悟的杀手们,左手上轻捏着傀儡丝,警惕的防备着。

蓝溪等人闻言也是一笑。

平静的时光,总是短的让人愤叹。

安逸还没过多久,真正的绝望,就已降临。

天地间失去了独有的色彩,死寂的灰侵染了所有。下坠的雨滴迟缓地宛如静止,每一滴水珠停在半空,都能已肉眼可见。

涟漪之风,传来死者的歌鸣;黄泉的气息,袭扰大地,令所有人打颤。

“啪叽”一声,铁质的扇子缓缓掉落在积水的地面,连着衣袖的手臂,洒着艳丽鲜红的血花,在空中旋转飞舞。

唐言睁大了眸子,他的反应显然还没跟上大脑的判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脱离了肉•体,自己却如呆子一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八杰中间,突然,多出了一个银衣人,他挥出平平无奇的一剑,刺入背对着他的秦双儿,以及,捅向正对面的江逸飞,打算着要将两人一起就这样贯穿。

但秦双儿下意识的推走了江逸飞,让他远离了剑攻击的范围,自己则紧紧握住了那柄凶器。

呆木若鸡的江逸飞慢慢倒下,他亲眼看着秦双儿痛苦的皱起眉头,看着她脸色越来越白,看着她留下了冷汗,看着她的眸子失去了光彩,看着她嘴角以及胸口淌下的血迹。

江逸飞的内心猛的一揪,他急忙的重新爬起,伸出双手,慌张的想要将双儿拉回自己的身边。失了色的脸庞,被滚滚热泪占据,江逸飞忽然感到恐惧,他第一次这么害怕某个人的消逝。

韩无忌等人在那一刹那醒转,他们刚举起手中的兵器,场中的银衣人却轻笑着从秦双儿体内,拔出了那把染红的长剑,只是轻轻一抖。

几人身上,便立马出现了狰狞的血口,且受到无形巨力的排斥,都不受自主地倒飞出去,在积水的地面翻滚了好远才停下。

他们狼狈地撑住双手爬起,湿透了的衣上,还有着血液和雨水的混杂。

韩无忌与路子萱等人,捂住疼痛的伤口,一起望向前方那个陡然出现的银衣人,猜到他可能就是“落子雨”后,手中的兵器,居然同时发出了哀鸣声,并出现了可怕的裂痕。

如果说,面对莫言生他们感到的是压力和恐惧;那么,面对落子雨,他们就只有“绝望”,这一种情绪。

人世间真正的主人,他的剑不像莫言生那么招摇。他的人,就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便令八杰打从心底的感到了无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