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九影武动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2644字
  • 2019-03-11 12:56:30

与此同时,开封主城之外的深谷山林中,人世间的总舵里,正上演着一场不为人知的死斗。

“师姐,小心!”

当那道剑影映入路子萱瞳孔中的那一刻,她连呼吸都忘记了,几乎是靠着本能反应,挥刀旋身,斩退几米外,非常危险的躲开了莫言生那一招绝杀。

不过,她纤嫩的脖子上,还是出现了一条浅显的血痕。如若刚才不是她的本能觉醒,就那一会功夫,自己的小命,大概,会跟着脑袋一起分离吧。

惊魂未定的路子萱趴在地上大口喘气,皮质衣服下的身体,满是冷汗,且体力与内力消耗极大,对她非常不利。

莫言生冷漠的看着她,下一剑已出。被杀手包围的韩无忌急迫甩枪,杀落一片人马,朝这赶来。

另一道犀利的白色剑光,先他一步,挡住莫言生。风梓逍出现,表情从未有过的严峻,他手中的剑,化作千道流光,封锁四周,逼莫言生相决。

莫言生把眉宇一横,身形闪跃,分幻数道残影,呼啸而来。比他剑式更快,更锋锐,几乎就是眨眼之间,风梓逍被无情压制下去。虎口淌血,内力震得他双手发麻,不停地狼狈倒退。

乌枪击碎雨花破来,莫言生抖手一剑回挑,缠圈吸附韩无忌到身边镇压。

八杰两大高手同时陷入苦战,让人心生不妙。

离他们最远的江逸飞赶紧打开葫芦,灌了自己一口酒,手往嘴巴一抹,口喷烈焰烧灼四方,百名杀手被烧着,疼的在雨地里打滚。

“时间紧迫,大家一起上!”路子萱不擅长久战,但这次,说什么都不能退却。

虽说是女子,但比男人还要凶猛。脚如踏着浪花,瞬身杀至,插进那三人之中。刀芒爆发,狂傲一斩,从莫言生手中,分开呈现秃势的韩无忌;风梓逍趁机飞离,两人脸色都很不好看,嘴边流下丝缕鲜血。

莫言生收手跳到一边,面带讥讽,挥散手下,不愿他们再做出无用的牺牲。

深谷中的雨,下的更大,都快看不清前方的人影了。

风也呼呼,冷到心坎。

人世间的总舵,忽然,安静的只听得到呼吸声,像是暗流交汇前的死寂。

嘭!

雨幕倏然爆开,涟漪翻涌,水花四溅。

九条人影在那闪动,忽隐忽现,高速穿行,激烈厮杀,寒光迸裂。

忘却所有的杀伐,是最残酷的死斗。那是常人无法理解与触及的领域。

红芒刀意击九天,月影剑式覆苍穹;以身化九杀无赦,八杰饮血浪自伤。

占据绝对主动,各方面都要压制韩无忌他们的莫言生,下手死重,直接将他们打得节节败退,吐血不止。但众人依旧不曾放弃,坚持相抗,拼命逆战。

刷刷刷——

莫言生的奇异身法又现,令他分化八道人影个体,堵住八杰,打断他们的联手。

在交手的这段时间,莫言生已经看出,路子萱他们单个拿出来完全吃不了自己的几招;但如果让他们联手,却可以直接撼动莫言生本人,使得他不能大意。

潜行中的蓝溪终于找到机会接近莫言生,也就是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他释放蜃绿的毒气,罩住了所有人。

莫言生被吓了一跳,赶忙跺脚冲向天空:“你疯了?居然连自己的同伴都不放过?!”说话间,分身幻影归位消失。

毒雾中有人大笑:“我们八杰混迹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早就对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毒?不存在的,早就服过解药了!白痴。”

接着,数把纸伞破雾飞出,短暂困住浮空的莫言生。莫言生不屑,一剑削毁;蓝溪霍然闪现在他头顶,配合门派鬼莫身法,以及凌厉双刃,打的莫言生措手不及。

风梓逍仗剑化光,人式剑诀,无痕之意,同蓝溪共敌莫言生。

莫言生恼怒,催涌体内真力,无尽魅影剑气喷涌,鼓荡天上天下。雨露受到神秘力量的牵引,化作上千条水鞭抽向八杰。

“啊——”

韩无忌咆哮着一枪震开水花,踏步纵身飞入高天,霸气横击莫言生。

莫言生以剑格挡,却不料被韩无忌反手打压回有着毒雾的地面。路子萱咬牙紧跟,刀含煞气,大开大合,一往无前。与韩无忌一同,马不停蹄的疯劈莫言生,不给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不仅失去主动权,还失去了自己节奏的莫言生苦恼抵抗,完全落了下风。

刀光剑影,火花不断。飞雨连击,铿锵作耳。地毁石裂,雾气稀乱。

那场中形成了不破的域,排斥一切外物进来;再加上毒雾影响,让想要上前救援的人世间杀手们,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那局中几人的身影来回交错。

风梓逍和蓝溪从天而降,与韩无忌、路子萱联手战莫言生。莫言生吸入太多毒气咳血,他不停地抖剑诀,欲展轻功,希望自己快速脱身。

哪料,在他避开韩无忌四人的一番攻伐后,一具美丽的紫衣女傀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莫言生左手边,其他人立马明了退开。

上百条丝线与密集的暗器在他身旁爆发,射穿了莫言生的躯体,并将他固定在了原地。蓝溪挥刃,将稀薄的毒气直接打进莫言生体内。

“噗!”莫言生当场吐血,身上的伤口里也流下了被污染的血液;他脸色发紫,青筋凸起,使劲用真气压制体内的毒素蔓延;怒而嘶吼,剑搅丝线,惊世白光劈开束缚,纵跃天上,飞出毒雾区。

在他还没落下时,一绿影冲到莫言生背后,按住了他的肩膀;莫言生惊悚回头,只见江逸飞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甩出一根绳子缠住莫言生使剑的那只手腕,继而,捏拳轰来。

势如骤雨,招式刚猛,连击不停,碎他全骨。莫言生鼻青脸肿,大口喷血,不甘咆哮,双目充红,剧烈挣扎。

江逸飞也怒吼,拳脚加力,嗜血搏命,把他当做人肉沙包,直打到变形。

待他二人落地,江逸飞就坐在莫言生身上,拔开酒葫,仰头一灌,抹嘴对着他脸,喷出一团烈焰。

莫言生惨叫疼啸,全身真气不受自主地喷发,他用力掀开江逸飞,随手拍了一掌,令对方受创,倒滚向远方。

秦双儿跑来接住脸色惨白的江逸飞,自己则抽出伞中剑,刺向陷入短暂失明的莫言生。而莫言生因为整个脸乃至双目都被火焰灼伤,此刻,他处于极度的焦躁状态。

狼狈的他怒不可视,杀意与内力全开,崩碎身上的灰袍,露出伤横累累的肉•体,凭着感觉举剑劈向秦双儿。

谁料韩无忌和路子萱一枪一刀挡住莫言生的长剑,秦双儿把握机会,将剑刺入莫言生的胸口。

“啊啊啊啊!!!”莫言生疯狂挣扎,蓝溪幻化成黑色的飞雀,将他撞飞。秦双儿抖手丢出纸伞,伞中射出丝线,将莫言生再次束缚固定在原地。

然,这次,莫言生不再那么大意,他以最快的速度脱身,一挥长剑,月影剑芒顿覆苍穹,压向八杰。

秦双儿来不及躲让,想以力硬抗。江逸飞却突然跳到她身边,将她拥入怀中保护。

其余人严阵以待,紧握手中兵。

结果,令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一直默默隐藏的张虚梦猛地发力,脚下生阴阳,二气化太极,八卦空中现,一展大阵,护众人。

轰!

惊天一剑劈落,斩在阵法屏障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如雷贯耳。

百米以内的雨水被震散,周围数千名杀手受到波及,吐血倒地,面色难堪。

唯八杰无大碍,但也被震得血气翻涌,胸口慌闷。

张虚梦神情严肃,嘴唇发白,额头直冒冷汗,双手颤抖。他强行驱使发麻的手掌,划动阴阳二气,御开更多的力。

莫言生紧咬着牙齿,黑色的血相继从牙缝中流出,他捏住剑柄指向八杰不动,视力逐渐恢复当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