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江湖儿女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2277字
  • 2019-03-11 12:19:43

另一边的开封主城,和深山中不同是,并没有下雨,只是空气里有些微凉湿润。

夜幕下,万家灯火常明,各家店铺张扬,七彩舞龙游街,人声鼎沸喧闹。

造型独特,色彩艳丽的花灯,在天上飞、在水中漂、在树上摇、在屋檐挂,非常美幻,如临仙境。

鞭炮作响,碎屑烟雾飞散。捏泥人、卖糖葫芦的小贩在巷口吆喝,抓着风车的小孩,嬉嬉闹闹地在人群中乱窜。

远方,皇门大开,君王出行,由禁军统领『简黎』,带领三百位带刀侍卫相随。

他们一路陪皇帝游赏街市,品美味佳肴;同时,也在不动声色的保护着圣上的安全。

这时,一名来自天波杨府的传令兵跑到简黎旁边,恭敬地朝他轻轻低语:“禀告大人,天波府杨将军,命属下通知大人,有天风流的倭寇和不明势力的杀手潜入了开封,混在暗处,有可能对皇上不利,请大人万分小心!保护好皇上。”

简黎听后点头:“我知道了,哎~那群东瀛浪人,一天都不让人清净!早晚,本将要灭了他们。你似乎还有其他任务,杨将军也有自己的考量吧!那本将就不浪费你的时间了,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属下告退。”

待天波府传令兵一走,简黎立马扭头吩咐手下侍卫,提高警惕,严加防范;一旦发现可疑分子接近圣上,无需命令,就地杀之。

城中一处酒家,客满为患,进进出出的人太多,连掌柜都忙不过来了。某位身着紫白衣的男子,噙着微笑,走上露天的二楼。选择靠扶手边的位置坐下,随手将一柄红色的蔷薇剑放在茶桌之上,招呼小二向他点了几个下酒菜后,便眺望欣赏起了热闹的集市来。

楼外的人群中,两位少年并肩而行。一位灰白道袍打扮,一位穿着深蓝少数民族的服饰,胸口纹着奇特的刺青。

略冷魅的男子率先开口:“你不去陪你师傅?”

道士少年爽朗扬唇:“怎么?我就不能跟着你吗?”

妖冷的男子扶额:“秀山~你知不知道和一个大男人一起过春节,很奇怪呀!”

“哦~是吗?”道士少年『文秀山』抱起手臂,笑眯眯地看着他。“小铮!我又没困住你的手脚,你想去哪,就去呗!”

妖艳少年『蓝铮』无力垂头:“这可是你说的。”

两位少年结伴,朝着某个女子最多的地方走去。

酒家另一头的木桥上,有四五位身着统一粉裙的优雅女子,站在桥沿,手握纸伞,搭在肩头,轻轻旋转。

“夏师姐,小师妹不要紧吗?听太白的师兄说,八杰他们似乎一直再追查某个神秘的危险势力,我怕小师妹会出什么意外,毕竟,小师妹她……”

名为『夏语冰』的天香师姐,蹙眉叹道:“小师妹的确是很柔弱!但她自从成为八杰一员以来,从未怠慢过任何一件事。弱小的身躯下,藏着多么大的勇气,去面对江湖上的那些险恶;是我们这些长久以来待在门派的弟子,所无法想象的。”

“小师妹她靠自己学会了独立、成长,虽有不足,但她靠着自己的力量去克服了那些难关。况且,还有小师妹所倾慕的那个人在那,他也会替咱们保护好小师妹的。”

夏语冰瞄了一眼扶着桥栏杆,独自发呆的白云轩,心里忧念,这位师姐,也不让人放心啊!

天香中最出名的弟子『白云轩』,此刻,意识飘向远外,脑中始终有一个人影挥之不去,令她牵肠。

离皇城最近的大道上,造有一个奇妙的建筑;由高低不一的红木与桥,围着水池小瀑,以及几颗苍老的红叶古树座上,若美似画,像一件精致的工艺品。

有卖艺小哥站在桥末,拉曲一唱欢悦之歌;有青涩少女在旁舞动迷人仙姿;很多小孩妇人给他们拍手呐威。

而在一颗红树下,身着青衫的『叶开』,与恋人『丁灵琳』一同给附近的小孩分发着亲手制做的糕点。

一身青白露肩长裙打扮的丁灵琳,腰间还挂着三个铃铛,她蹲下身子,温柔的抚摸着一个孩童的脑袋。随后,看向叶开,眼中含着特别的话语,示意他不用担心这里,去忙他自己的事吧。

叶开走到丁灵琳身边,在她额头亲吻一口,转身一个纵跃,飞上了右侧的房顶。

留下的丁灵琳红着脸不在说话,只有旁边早熟的小孩们跟着起哄,吹起了别有深意的口哨。

不远的房顶上,躺着一位穿着黑皮劲衣的年轻男子,他正在喝酒,同时,也再吃着花生。只是流露出的氛围,并不是那么轻松。

叶开走到男子身后,自然地搭话道:“小佳,你来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

路小佳笑:“不是看你们再忙,不想去打扰么!”

叶开咧嘴:“你这次居然能出来?说吧,是不是坑了傅红雪,把他留在了神刀堂照看阿暖,自己偷偷溜出来的?!”

路小佳抓头:“你们一年到头也不多回来几次,害得我想出来玩,都没办法!有大公主盯着,我哪里脱得了身?现在倒好,又加上了个阿暖,哎~真是累死我了。”

叶开笑完,才认真问道:“你其实……是放心不下子萱!所以,才拜托“傅红雪”帮你照看神刀堂的,对吧?!”

路小佳起身,凝视着脚下热闹的街市,半响后,方喃语:“大公主都告诉我了!我也问过我师父“荆无命”。〖杀手皇朝•人世间〗可不是简单的角色;据说,初代杀主有着匹敌武林传奇『上官金虹』与『李寻欢』那般的实力。”

“当然,他们不是同个时代的人,难以相见,作实际比较。而且,这一代的杀主,只有那个名叫落子雨的小辈,够资格让我师傅勉强正眼,其余,也就那样了。不过,对现在的八杰来说,那是绝对无法跨越的高墙。”

叶开神情严肃:“你要怎么做?”

路小佳眉头微皱:“我……不想那丫头……再受到伤害了。”

叶开道:“当年,你将她们姐妹二人从祸及无辜的杀戮中救走,从死亡里救回;没想到,多年以后,她非但没有远离那些杀戮,反而自己主动深陷江湖的纷争当中。”

路小佳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难受,他幽幽一叹:“那丫头……想让世间少一个不幸的自己,却让自身一直再经历那些无望的悲伤。其实,她比任何人都讨厌杀戮;但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无辜的家庭被卷入江湖的血乱,她就绝对不会逃避。那丫头……就是这样一个笨蛋啊!”

叶开也叹:“大概……这便是江湖儿女的宿命吧!一入江湖,至死方休;即入江湖,生死为疆。”

路小佳沉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