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人世间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4876字
  • 2019-03-11 11:12:45

几日之后,路子萱在秦川与八杰其余同伴碰头。他们先是短暂夸耀了番“子萱”的新装好看,再然后,回到正题。

在她不在的时候,韩无忌等人先后找到了两三帮和“杀手皇朝·人世间”有联系的小势力。

他们顺着这股线索,找到了“人世间的传令人”,跟着那人,韩无忌他们从江南一直追到了秦川地界,却突然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此地终年积雪,树叶稀零,冰山巍峨险峻。云雾缭绕在山腰,而顶尖已刺入九霄中。群峰奇窄,冷冰陡峭,几乎无路可走。

更何况,要找一人并非易事。

“要问谁对这里最熟悉,非『梓逍』莫属。毕竟,太白门派就伫立在此!”韩无忌揽着一言不发的好友笑语。

“明白。”性子天生清冷的风梓逍转身离开,不出半日,他就带回了消息。已获得师门的相助,借众位师兄弟之手,想来很快就能找到人世间的传令人了。

七日过去,响午时刻,八杰正坐在一处露天酒家休息,没多久,身着太白服饰的弟子走了过来,向他们禀告所获进展。

与此同时,未知之地,隐于山林深谷中的一座石殿前,站着一位灰衣男子和一名银衣男子,二人立身在门边交谈;在他们周围,还跪着百位冰冷的绝顶杀手,那些人的眸子如同死去一般,没有任何感情的痕迹。

“大哥,最近有几条小鱼,一直在找寻我们的总舵。”灰衣人语气中带着尊敬,低头说着。

“不要让任何人坏了我等的大计。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言生。”银衣人背对着他,负手淡淡说道。

“明白。”

“天风流的那帮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快了。”

“叫他们快点,在春节来临时办好。”银衣人推开石门,迈步走进内屋。“我要闭关突破了!这些日子不要来烦我;待我破关之时,就是计划开始之刻。”

“大哥放心,一切有我。”灰衣人恭顺低语,目望石门关闭。

另一边,远在开封天波府里,一个报信的小兵赶到老将军『杨延玉』面前,半跪抱拳,说道:“禀报将军,东越一带徘徊的天风流倭寇没有什么举动;但是,有人在前几日相继看见,类似东瀛忍者打扮的可疑分子,在开封城外一闪而没。”

军甲披身,威严无比的杨延玉坐在高堂,抚须冷笑:“老夫就知道,那些异邦的崽子安分不了多久。可没想到这么蠢,这么快就暴露了。很快新春就要到了,也不知道那些鼠辈准备了怎样的‘礼物’给我们。”

“你传我令,命各军士盯紧一点,一旦有风吹草动,立即向我禀告。顺便,也通知一下老夫所创立的四盟势力〖万里沙〗的伙计们,叫他们也来搭把手。”

“属下得令。”传信小兵低着头,拱手退走。

八杰那边,遵照太白师弟的帮忙,他们在秦川边境找到了〖人世间〗组织的临时据点。为防打草惊蛇,八杰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顺藤摸瓜,去找寻〖人世间〗的总舵所在。

数月过去,春节当日,深山中下起了小雨。

在这些日子里,八杰一直在偏僻的山林中穿行,早起晚睡,餐霞食露都已是常态。原本身在秦川的他们,跋山涉水竟跨过了开封地界。

又是一番新景象,枝繁叶茂,绿意盎然,雨泽湿润了草木,松软了泥土。八杰小心谨慎的跟踪着人世间的传令人,终于,找到了他们的老巢。

眼前所见,着实吓着了韩无忌他们,在这山峦木林的最深处,平日里连走兽都很少来的地方,就更不要说是人了。

结果,在他们的眼前,却赫然有一座巨大的石寨依山而建。隐秘的同时,一种森然的寒意,由那座石寨深处,不停的散发开来。

感觉连人心都会被冻伤似的,大门后,直接就是一条大理石铺就的宽阔大道,通向一个圆形的练武场,主殿在那后面。一些零零散散的分殿坐落各处,仿若构成一幅“滴水图”。

八杰寻到一不起眼的高处,朝里眺望。四周的高台皆有人把风,里面每处都有几十个小队来回走动,每队又有百来人。

这阵势哪里是杀手组织,分明是军队吗?!果然,验证了杀手皇朝之名,意不在杀手,而在“皇朝”二字。

“我去侦查一下,你们等我。”蓝溪施展五毒的潜行之法,从几人眼前消失。

“小心啊~蓝师兄。”秦双儿担心轻喊。

江逸飞提葫喝了一口酒,不在意说道:“没事,这种事,他最擅长。而且,凭他的身手,想逃还是很容易的。”

路子萱摇头:“过于自信是会栽跟头的,万事小心为上。”

其余人点头。

半个时辰后,天彻底暗了下来,密布的乌云,逐大的细雨,微寒的冷风,这一切都让人心中感到压抑。

蓝溪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只是一脸的焦急之色,令几人不由得严肃起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收起平日的轻慢,表情有些难看的蓝溪快速的说道:“事情麻烦了。首先,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离开封较远的山谷里;其次,『人世间』果然与『东瀛·天风流』有所勾结,他们的目地,居然是搅乱朝野,趁机夺权。”

“天风流那帮人,早在三日前部署完毕,还在开封各处埋入了大量的火药,要炸死今夜出宫,巡游街道的皇帝;人世间的另一半人马也已潜伏在百姓里,随时可以动手。话说,那些火药量,一旦引爆,何止是皇帝,连大半个开封城都会被毁掉吧!”

韩无忌脸色铁青的再次确认后,又道:“你是说人世间派出了一半的杀手?那他们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在?”

蓝溪叹:“人世间的势力的确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另外,似乎还有一百名封号〖杀绝〗的顶尖杀手被留下来保护闭关中的『大杀主·落子雨』了。”

秦双儿捏紧手指,发出深深的担忧:“那我们现在赶快去开封主城,通知各门派的接引弟子和四盟势力的传令人吧!”

风梓逍想起一事:“今夜,好像有不少成名的侠士来开封过节。”

路子萱被他这么一提,也想起来,掌门和叶大哥,此刻也在开封才对。

韩无忌抬手让他们冷静:“天风流什么时候行动?”

蓝溪回答:“杀主出关时,人世间的杀手就会点燃石寨里最高的烽火台,天风流的人一看到就会马上动手。”

韩无忌与路子萱疑惑问道:“他们在城里怎么看的见这里的烽火?”

蓝溪解释:“这深山中有很多烽火台,不止一个,它们沿着一条线;主台点燃的刹那,下一个烽火台就会跟着点燃,如此一传一,直到离城最近的烽火台被点燃,在外放哨的天风流之人必会看到。”

江逸飞放下酒葫芦问道:“大杀主几时出关?”

蓝溪答道:“皇帝是戌时末出宫巡游,杀主也会在那时出关。”

韩无忌建议:“那我们一边毁去路上的烽火台争取时间,一边朝开封城行进吧!”

众人同意,路子萱回头望了眼身后的石寨,轻叹:“想毁主台太难,不过,没了传递用的小烽火塔,只有你一个主台也没啥用了。”

淋着雨的八人,在刚迈出第一步的瞬间,寒毛直竖,神经预警,不知何时,一个灰衣男子已经站在了离他们不到三米远的树上,冷冷的俯视着他们,一动不动。

“送上门的老鼠,正好!”名为莫言生的杀主,眼神透过散乱的头发,释放幽寒的眸光。他拔出手中长剑的刹那,一道骇人心扉的剑光照亮了黑暗的雨夜。

“小心。”

八杰各自做出反应,执武相迎。

轰!

山摇地动,林木折腰;叶飞花散,滴水炸溅。

处于内力下风的八人,皆被震飞到石寨的大道上。上千位人世间的杀手从四方围聚,手持刀剑,指向韩无忌等人。

莫言生从高处施然飘落在大门之上,提剑冷语一字。

“杀!”

众人听命前扑,雨幕中霎时热烈,冷兵交接,脆响连连。

八杰被动抵抗,在人流中冲杀。

路子萱沐浴着雨血,开合间,十数名杀手在她面前倒下。

“人太多了,怎么办?”

韩无忌一枪在手,独挑百人,霸气无双,谁人敢当。

他喝道:“硬着头皮也要杀出去报信。”

江逸飞身先士卒,运气爆裂出手,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下,掀飞一票杀手。

“跟着我走!!”

一边掩护大家撤离的风梓逍,瞳孔猛然一缩,快剑劈向江逸飞背后。

“担心。”

莫言生出现在他们后方,幽冷低语:“你以为我会给你们这个机会?”他挥出犀利的一剑,覆向八人。

刷!铮——铮——

白剑如虹,这是风梓逍的剑,他吃力挡下全部杀式;张虚梦紧紧跟上,施展真武双剑,驱影御气杀到近前,二人联手,三剑共抗莫言生。

对方神情淡漠,眼中并无波澜,他手中剑式飞快,更上一个台阶,稳压二人,占据绝对优势。韩无忌执枪意破局,莫言生点力反牵制;路子萱与鹰合击,蓦然袭杀,大开大合,招式凌厉。

蓝溪甩毒气击退大批杀手,配合诡异身法收割人命,再掉转方向,潜刺莫言生。

唐言操控傀儡,于人群中起舞,暗器四射,秒灭百人小队;其后,也加入对抗莫言生的战局当中。

秦双儿和江逸飞帮同伴分担了所有压力,并在外围辅助大家,平衡乱场。

神刀插入地面,引来血气滚滚,爆刀意以冲天,削莫言生至鼻尖。路子萱陡然跃起,持刀怒砸向前,红色刀芒劈出,裂地十米远,欲斩人首级。

莫言生眼角微跳,他退后几步,剑划墨画,挡住刀痕去路。

路子萱额头冒汗,虽有些累,但斗意依旧盎然;张虚梦从她身后跳出,手握双剑,一人分二影,充盈剑气,砍造一域。

莫言生竖剑胸前,原地生残影,化百式人剑,切开域场。

嘭!

韩无忌突进,挥枪横扫,将莫言生整个人挑飞到天上。

风梓逍与剑合一,展无痕;蓝溪诡刀莫测,二人浮空,在天痛击莫言生。

莫言生嗤笑,凌空旋转剑身,打飞二人联手。地面上的韩无忌,立马将长枪插在一旁,取下后背的大弓,接连朝天,射出三支箭羽,直穿莫言生的死穴。

莫言生嗔怒横眉,在天做出不自然的动作,挥剑劈落三箭,剑身发出轻微的颤音。

他暗自感叹一声,“好大的力气”。不容莫言生多想,脚后跟突然被丝线缠住,将他本人从半空拖向地面。

些许吃惊依旧改变不了的从容,莫言生在身子下坠的同时,剑身鼓荡墨水般的剑气;像是丝带缠绕,华丽又充满了杀意。

他捏剑向控丝之人的面堂斩落,哗!一连串旋转的纸伞分出幻影乍然跳出,干扰了他的视线,稍稍阻止了莫言生的行动。唐言趁机与自己的傀儡互换了位置,险而又险的躲开了致命一剑。

不过,很快纸伞以及傀儡都被莫言生轻易轰开,他踏着碎裂的石地,独立场中。雨水的浸湿下,灰色的长袍都变得粘体。莫言生厌恶的皱着眉头,冷道:“八荒弟子,真让人讨厌!”

说完,身子缓缓前倾,手无停顿自然,迅捷的挥剑一斩,眼前所有,皆被月影剑痕覆盖。

首当其冲的弱小杀手,当场爆碎百来位,五脏六腑,飞撒一地,血腥的令人作呕。

八杰各自负了不轻的伤,在积水的地面翻滚,躺倒。

路子萱扶着刀身,第一个爬起来,半跪着,嘴角溢血,大口喘气。她无惧色的清冷面孔上,透着一股蛮劲,咬着牙齿狠狠说道:“若这世上……没有你们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混球……那人间也会太平不少吧!”

莫言生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嘲讽的哼了一声。“凭你们这群蝼蚁,也想阻止我等的野望,真是可笑。”他手中的剑,弥漫出一股冰寒的杀气,竟引得风流乱向,雨水改道。

韩无忌等人忽感心脏空悬,手心冒汗,天雨溅在后背,更是有种异样的刺痛。

周围的杀手不敢妄动,显然也被杀主的“势”给震到了。

雨声渐大,视线受阻。地面上坑坑洼洼的部分,都渗满了浑浊的污水;丝缕血红的液体,在湿漉漉的大理石表面,静静地流淌着。

咻——嘭——

在他们短暂的僵持中,一束绚烂的烟花在人世间总舵的上空炸响,盛开、构成一滴落水的标志。

所有人都吃惊的抬起脑袋,望向了乌云聚雨的天穹,皆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是?!”莫言生瞪大了眼睛,放下了剑。“警示的信号!皇帝提前出宫了……”

人世间的杀手们霎时嘈杂起来,八杰内心狂跳,路子萱与韩无忌率先反应明白,他们同时冲向石寨深处。莫言生眼角猛跳,急忙喊道:“阻止他们破坏烽火主台。”

风梓逍等人也顿时了明,他们改变原有的逃生计划,和听从命令的杀手们展开了激烈地厮杀。

但无奈敌人太多,还是有上百名杀手追击路子萱和韩无忌二人,妨碍他们的前进。

站在原地的莫言生陷入了思考:『皇帝提前出宫,意味着我们的计划也要提前。最坏的情况,就是立刻点燃烽火台,通知开封城的那帮天风流势力动手。但是,大哥还没有出关,我们人世间一半的兵力被留在了总舵,还有这几条小鱼捣乱。一旦措施了先机,被天风流那帮人抢了先,他们事后,肯定会以这为借口,对我们动手。』

『就算行动失败了,也能顺利把所有的污水推到我们身上,让武林各派与官府一起首先追杀我们,好为自己争取脱身的机会;那可就真是吃不到瓜,反被害了!这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愚蠢事态。』

莫言生拍拍脸颊,让自己不要再继续深想。他这个一遇突发状况就会胡思乱想的毛病,也不知道被大哥教训了几次,就是改不掉。

淋了雨水清醒后,莫言生眼中恢复了空明。“首先要解决那几条小鱼!”他轻掠起,从原地消失。

雨露被无形的利刃切开两半,地面的水波荡起不自然的涟漪。

夜空中,墨影剑气瞬间充满了这方空间,犹如活着的生命,在雨滴中穿梭。

冲在最前方的路子萱有感,她下意识回头,深邃的瞳孔里倒映出了一把冷锋利刃,抹向她那细嫩的咽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