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徐海神刀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3501字
  • 2019-03-10 20:28:08

半个月后,路子萱回到了徐海神刀堂。

茫茫高原,地广人稀,草黄,山白,天蓝,水浅。

徐海处于西北,神刀在此而建,它是八荒门派中,除了东海移花宫外,最远离中原的门派。

神刀之人,最为特立独行,潇洒率性,亦是江湖中第一用刀的门派。

由于地处西域,所以,门派的建筑风格会带有异域元素。

“刀含杀气腾幽朔,萧飒寒芒泣鬼神。”

“刀与鹰,一个是伙伴,一个是家人。切不能忘!”

老远就听到这句熟悉话语的路子萱,不自觉勾起了嘴角。她牵马走进雄伟的大门,望着那奢华高耸的建筑,闻着四野花朵的芬芳,听着年轻弟子们练武的喝吼,感到无尽的怀恋。

她也曾从最初的一无所知,慢慢的熬过。

掐断了回忆,路子萱向着门派深处走去。没有穹顶的走廊石梯,很大,可以看见蔚蓝的青天,可以听到鹰群的啼鸣。

她一回来便受到了众人的瞩目,路子萱与熟悉的师弟师妹们一一打起了招呼,这其中就有年轻的神刀接引人“章乾”,还有,正在教授新人刀法的『阿蛮』长老。

穿过孤刃台,沿着弯曲的大路走向门派主楼——归刀殿。这或许就是整个神刀堂最大最高的建筑了,气度非凡,大气恢宏,华丽而又庄严。

临近殿楼前,路子萱在掌门的雕像下,见到了站在一群打坐人堆里的好友『苏彦霏』——苏师妹。她穿着典型的门派皮质劲装,内至下摆段裙皆为红,束身皮革和斗篷皆为黑,左手臂上掩着宽松长袖,右臂只有护手甲装,辅以精致的金色饰物,让充满野性,阳刚之气的神刀服饰,透着一股边陲异域特有的魅力。

看似严厉的少女见到路子萱回来,立马变了一个样,激动地挥手,丢下新人,自己则跑到路子萱的身边拉起了她的手。“二师姐,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

“小霏,乖!我大概会在师门待上几日,今夜,咱们好好聚聚,到时候把所有师弟师妹们都叫上。”路子萱在苏师妹头上轻抚,笑道。

苏彦霏一口答应,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二师姐!你是要去大殿找掌门吧?”

路子萱挑眉:“怎么?那不靠谱的掌门又溜到哪去了?”

苏彦霏擦汗:“不……不靠谱?!哈……哈哈,整个门派弟子中,估计只有你敢对掌门这样了。”

路子萱轻笑:“你也可以说呀!他不会介意的。”

苏彦霏慌忙拒绝:“我……我还是算了吧!师姐,掌门现在再最高的地方。”

“哦~我知道他在哪了!回头再聊。”

挥别苏师妹,路子萱先将马儿交给了看管马匹的大姐“周佩英”照料,自己随后展轻功费力的登上了归刀殿主楼的最高处房顶,找到了躺在碧瓦上正悠闲晒太阳的青年男子『路小佳』。

“还睡嘞?那什么要晒到屁股咯!”路子萱拿出自己从江南带来的特产,在对方眼前晃悠。

“哟~回来了!”路小佳闻到一丝甜美的香味,精神立马为之一怔,猛地坐起,“你呀!还是老样子,就不能对我尊敬一点么?”

路子萱嬉笑着将一个葫芦递到了他的面前:“喏~所以,我这不是给你带礼物回来了么!快打开看看。”

“这是?”路小佳双眼顿时晶亮,将葫芦接到手中,打开一闻。

“江南米酒,味道不错哦!”路子萱大大方方的在掌门身边坐下,一丝畏惧心都没有,在她眼中,这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子,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路小佳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恩~好酒,要是在这个时候,配上美味的花生那就更好了!”

“呐~花生。”路子萱好似提前知道一般,从口袋拿出另一个袋子给他。“这是我在江湖各地收集到的不同口味的花生,你尝尝!”

不待路子萱说完,路小佳已经先一步抢到手里,翻开了袋子,剥碎了壳子,咀嚼起了那些美味的花生来。“嗯嗯~~好好好~~哈哈哈。”

路子萱忍不住在一旁怼他:“掌门,你现在的举动好像小老头子噢~”

路小佳皱眉,手也没停着,往嘴里丢花生,倒酒:“胡说,我哪有那么老!”

路子萱坏笑附和:“是是是,咱们掌门最年轻、最帅气、最靠谱了!”

路小佳不满瞪她:“你这丫头,三天两头的就知道拿掌门开玩笑。”他抖着凌乱的散发,扬起眉毛,“你这次回来,不会就是跟我打哈哈吧!”

路子萱愣着脸,把头往边上一歪:“不是你叫我快点回来的么?”

路小佳反应半天,才拍着脑袋,咂嘴:“啊~我给忘了,我命人造了一把新刀,放在了你师弟『上官萦』那里,『郭小宁』姐也帮你做了一套全新的衣服,你到时候自己去拿吧!”

路子萱点头:“好的,正好我这身装束和刀都磨损的差不多了!也是该换了。你们不会又给衣服取名字了吧?”

路小佳吃着花生,声音一点也不含糊的回答道:“刀的名字是我取的,名叫〖夜羽〗。至于衣服之类的,那你就要问郭姐了!她给取得名字叫做〖丹凤九转〗。”

路子萱扶额,她真不懂这些,不过,心意么,还是会诚恳收下的。“行吧!那我待会去领。”

“你也别忘了看看你妹妹,她现在再大公主那里,和阿暖一起玩。”路小佳喝着酒看着子萱提了一句。

“我知道了!”路子萱抿嘴,“一想到神刀的未来在她俩身上,我就觉得奇妙!”

路小佳笑:“真少见,你也会如此感慨吗?!未来?未来不还有你么,再不济,我亲自上都行。”

“掌门,你那可是赖皮啊!”路子萱的声音慢慢降下,表情复杂,眼眸里闪过落寞的光。“我么……算了,那我先走了!”

她转身跃下了高楼,路小佳注视着子萱离去的背影,手中放下了花生和酒葫,收敛了笑容,轻喃道:“心结何时解,还需自悟名。丫头~有时候,放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之后,路子萱在归刀殿后面的大院子里,找到了大公主她们。

端庄威严身着华服的美妇人,坐在红叶的树下,安静的看着子萱的幼妹『路琬霞』抱着才一岁大的“阿暖”,在远处玩耍。

可爱的女婴被红色的大衣裹紧,只露出圆润的小脸,和那双弯成月牙的纯净眸子,让人忍不住去怜爱。

路子萱走到大公主身边,抱拳恭敬地向她请安。“弟子,拜见大公主!”

“咦,是姐姐!”远处的路琬霞惊讶的发现了亲姐的影子,她笑颜顿开,喜上眉梢,兴奋的抱着阿暖,急忙往这边跑来。

“小心点,别摔着。”

“恩,回来就好~浪子总要归家。”花白凤从容不迫地转过脸,神态平静,但也能令人感觉到善意。

“姐姐……姐姐……”路琬霞跑到路子萱跟前,抱着阿暖撒娇似的往她身上蹭。

路子萱眼里柔情流转,她摸了摸妹妹的头,也用小指戳了下阿暖那红彤彤的水嫩脸颊,最后,才说道:“好了好了,别闹。今晚,所有师弟师妹会在一起聚餐,你到时候和我一道;现在,乖乖去旁边玩。”

“是~”路琬霞有些沮丧,也有些变扭的抱着阿暖慢慢走开,不再打扰她们的谈话。

花白凤镇定的看着路子萱:“还有何事?”

路子萱低头缓缓相告,将这些时日他们八杰的经历和收集到的线索,尽数禀报给了大公主,没有一丝遗漏。

花白凤沉吟片刻回答道:“你们继续追查,一旦发现人世间的总舵,就立即通知我和小佳;如果,我们赶不及,你也可以去找八荒门派的各位前辈长老,以及天下四盟的势力,且不可轻取妄动!”

“弟子明白。”

拜别大公主,路子萱走到归刀殿外,去找了郭姐,从她那里取得新衣,当场换下了旧服。

这次的装束堪称集大成作,皮质劲衣完全以黑色为主,只有胸口的边缘和腰饰下角才有那么一丢丢的红染;金色的纹路也更多且自然;而且,此次衣装不论上衣、中腰、下裤、脚靴,都非常贴合身形,宛若一体。

斗篷摆裙飘逸,左侧的偏厚肩甲与右肩侧的黑绒毛尾装饰,配合这一身装束,将那种低调的奢华完全展现了出来。

护手铠的力感,精致的配饰,因头饰而改变的发形,那特意留出来的右波浪发梢,无不显得路子萱即成熟又稳重帅气。

令做出这套衣服的郭姐,都对她如此适合而赞叹不已。

然后,路子萱又到铸刀场寻到了上官师弟,接过掌门口中所说的“夜羽长刀”;刀有人一半高,比细刀宽点,还不及宽刀。但漆黑的表面和内侧的金色浮羽花纹,让刀看起来美型的同时,又不那么华而不实。

刀与人,在一起,那种形、神、味的贴合,顿时,令路子萱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非凡的气度。

是孤傲,也是冷艳。

更是属于“神刀”的韵味。

简单地挥了挥手中的新刀,路子萱与盘旋的黑鹰·雪孤一起,接连施展了好几套人鹰合击之法。

她很满意,就是整套衣服比以前重了不少。

回去途中,路子萱到管理钱财、货物的『褚民庆』大叔那里,取出部分积蓄碎银,分别在杂货店老板『张坤林』、药店老板『张露月』之处,各自买了疗伤药物,以及生活的必需品。

不过,一想到刚才被师弟上官萦坑了一次,说什么“虽是同门弟子,但该给的钱还是要给的。”之类的,就令她不爽;毕竟,找他铸刀那也是没办法,谁叫全门派就只有他会嘞。

可是,路子萱以前给他开过小灶,也帮他找过好多炼刀材料,哪有一次要过报酬。这个可恶的小师弟,让他修理一次刀具还要钱,还不便宜,真是贪财。

幸好,这次换了新刀,估计很长时间内,都不需要修理了。但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随即,沿路返回,将上官师弟揍了个满头包。

旁边,有师妹拍手叫好,路子萱让他今日把所有来人的刀具给修理完善,但也不为难上官萦,路子萱大手一挥,写下欠条,把这些花费都记在了掌门头上。

有师妹憋了一眼,立马掩嘴而笑。上官萦本人则内心叫苦不迭,想着这位姑奶奶什么时候能回江湖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