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朝阳言心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3152字
  • 2019-03-10 20:18:46

清晨初阳,风息微凉,天际之尽,红宇美幻。

暮暗消退,光明浮锐;碧绿瓦顶,高楼之上,三人屹立,静观朝阳。

韩无忌最后还是选择了舒服的姿势躺下,风梓逍自然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张虚梦则停留在房梁,保持端正的姿态,有种出尘的味道。

不久,又有几人陆续从底下飞了上来。

“无忌师兄,你们起得真早啊!”路子萱率先坐到他的另一边,并撑起了懒腰。

“抱歉,各位师兄,我们来晚了!”秦双儿柔柔弱弱的开口,一边还推着未从酒醉中醒来的江逸飞,文质彬彬的向大家施了一礼。

“真累!”唐言还是老样子,睡不醒的模样,挂着两个黑眼圈,抱着女傀儡,刚一落到屋顶,便立马趴在了瓦片上。

“哟~大家都到啦~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哈哈……”蓝溪妖娆的笑着,负手凑到张虚梦道长的旁边,并肩而立。

躺着的韩无忌纳闷的看着这帮朋友,疑惑的问道:“我是睡不着,你们起这么早干嘛?”

“陪你呗!”路子萱逗着跟过来的爱宠雪孤鹰,回手拿小指戳了戳韩无忌的脸颊,龇起了嘴。

“我有什么好陪的。”韩无忌更是摸不着头脑。

“好好好,别说这个看日出啦!”路子萱指着地平线说。

东之天际,弥漫着一层桃红的云霞,金色的圆球缓缓爬升,缭绕着仙雾,炽热的红艳,燃灼了苍穹。

“好美!”秦双儿扶着江逸飞的身子,对着那轮初阳不禁发出了感慨。

“话说,我们再一起行动也有两年了!待在江湖上,比在门派时的日子还多。”路子萱挠着雪孤的下颚发起了呆。

“是呀!这次事件结束后,我们就好好在各自门派多休息一段日子吧!毕竟,那是我们的家,家才是最安全的地方。”韩无忌轻叹。

“江湖时时刻刻充满了危险,也让人们的神经绷得太紧!不过,贫道是为了解决心中的疑惑才入世的,一日无果,一日不回真武。”张虚梦立剑指,一挥拂尘,平静说道。

“我……”唐言揉着松眼,没有说下去,反而抓起了没有打理的头发。

“你在唐门没有朋友,我都知道。要不,你和蓝师弟一起吧!反正他喜欢到处浪。”路子萱建议道。

“好呀~那唐兄,你就跟在下一起吧!我会带你去特别好玩的地方的。”蓝溪妩媚而笑。

张虚梦干咳、路子萱流汗摇头。

“嗯~”韩无忌古怪的望了眼众人,“突然发现,我们这帮人好像都是问题儿童啊!”

“师兄,你也太迟钝了吧!”路子萱无语想笑。

风梓逍也差点忍不住去吐槽他。

韩无忌尬笑遮掩,随后自语,清点出每个人的缺点。

『丐帮为天下第一大帮,江逸飞作为其门派的三师兄,醺酒成性,已经严重危害到了身体健康。』

『天香是八荒中唯一只招收女子的门派,以医入道,医武合一,又精通音律;可是,小师妹秦双儿却是另类,她剑术不精,医术不通,这样也能放心她到江湖来历练,她们的掌门真是心大。』

『武当真武为正宗道家玄门,作为门派六师弟的张虚梦,因心中迷惑,使得境界始终停留在原地,寸步未进;无奈之下,才下山修行,不解惑,永不回去。』

『远离中原地处西南的五毒,蓝溪这人花花肠子太多,喜欢到处勾搭人,本性不坏,就是浪过头。』

『以机关暗器傀儡之术闻名江湖的百年世家唐门,因门规森严,加上唐言师弟过于阴暗的性格,导致他自幼年起,就没有什么朋友。』

『秦川雪山太白一派,是江湖中最擅长使剑的门派;不过,我这好友风梓逍天生性子清冷,不讨人喜。』

『源自军旅的神威,门派的每个人,无论性格还是武功,都带着军旅出生的特点,注重实战;但我这个人的毛病就是容易打上瘾,出手不知轻重。』

『至于,神刀的路子萱,额……年龄倒是仅次于我,缺点么……』

“喂喂,我们都听见了,师兄,你说的也太直白了吧!”路子萱汗颜,也亏大家都已摸清了各自的性格,不然,那真是要乱起。

韩无忌立马醒悟,慌忙起身向各位兄弟姐妹道歉,尤其是对眼眶泛起泪花的天香小师妹,更是连连自罚自己的无礼。

秦双儿摆手,“没事没事,师兄不必如此!我本来就不行,和师门的那几位师姐相比,真是差的太远了。”

江逸飞从酒醉中醒来,“你和她们比做啥!那只能让你心中更不痛快,在场哪位是自己师门里的第一高手了!别想多。”他一改往日常态散漫,首次郑重的安抚起秦双儿来。

“我除外吧!”路子萱傲然说道:“咱师门年轻一代,没有一个是我对手。那个大师兄,勉强够格!但也不禁我揍的。”

江逸飞暴汗,小声提醒道:“额~师姐,你们神刀堂刚创建不久,也没有很强的年轻弟子吧!倒是你们那位年轻的掌门『路小佳』非常厉害,武林中没有几人敢说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还有前魔教大公主『花白凤』;以及她的两个儿子,路小佳的两位兄弟,『不败刀神·傅红雪』、『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那可都是高手里顶尖中的顶尖啊!”

“的确。”

“但其他门派不同。”江逸飞接着转移了话题,“天香的〖幽谷七梅〗,最出名的是『云仙子·白云轩』。我们丐帮自然也有不少年轻强者,其他亦如此。”

路子萱肃穆而又庄重的说道:“神刀的路还很长!”

“虽然,我们这一代也有厉害的人物,不过,下一个世代更强。去年,师门有一个女婴降生,她根骨皆是顶尖,名叫『玉暖柔』。”

秦双儿看着唐言师兄,“我记得唐门有个孩子,不久前,曾无意间走进没人知晓在何处的〖移花宫〗总坛,误入机关之地,却安然身退。获得『天下四盟·水龙吟』的盟主,亦是移花宫的宫主『子桑不寿』前辈的厚爱,收其到了门下。”

唐言皱眉,“秦师妹你说的那个孩子叫『唐青枫』!此子前途不可想象,集唐门、移花宫两家之长,未来的高度,怕是我们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达到了。”

“当前的一代还未完全成长起来,下一个时代的奇童就已经开始陆续崭露头角了。”

韩无忌感叹道:“是呀!我神威有两个丫头,一个是性格火爆的『韩莹莹』,一个是温柔如水的『韩思思』。对了,子萱师妹,你不还有个比青枫那娃小不了多少的妹妹吗?她似乎也不差吧!”

路子萱一怔,“霞儿?”她罕见的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哼~那是自然,我妹有我所没有的天分,她终究会超越我的!”

韩无忌问其他人,在他们的门派里,有没有特别有意思的孩子。

张虚梦思考片刻答道:“『文秀山』……阿不~对了,师傅曾抱回一个爱笑的男婴,给他取名为『笑道人』。”

蓝溪将双手叉在胸前,细声细语地喃喃:“『蓝铮』那小子,好久没见了,听说他现在不在五毒,而在中原各处游荡。恩~下次见到他,好好带他玩玩,哼哼~~”

“『公孙剑』、『独孤若虚』。”风梓逍淡淡的说出两个名字,便不再多言了。

韩无忌咧嘴乐笑,“真想快一点看到下一个时代的英杰们齐聚一堂的景象啊!那绝对很有意思。”

“韩师兄,你先前的话还没说完,路师姐也有缺点么?”秦双儿想起韩无忌的点评尚未完结,好奇问道。

“她……”

“我自己说吧!”路子萱接过话语权,平淡开口:“我的问题是……不宜久战!天生的体质虚弱,导致我无法持久与人决杀;要是碰见了死敌,一旦短时间内没能拿下对手,死的人绝对是我。”

韩无忌认真的盯着路子萱的眼睛,他能看出那双狡黠的眼神里,透着挥不散的悲嘲,只是她隐藏的比较好罢了。“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冲在最前面,不给敌人任何反击的机会,更是再为师妹你分担伤害,让你和大家都不至于陷入危险之中。”

“谢了!”路子萱没什么异常的笑了笑。

“师姐,对不起,是我多嘴提起了你的……”秦双儿低着头,表情纠结,感觉自己做错了事一样。路子萱一把将小师妹抱在了怀里,伸手搓乱了她的头发。

“傻丫头,姐没事!你跟我客气什么,你们的缺点能说,我的就成禁忌啦?”

感觉得出路子萱是真的没事后,秦双儿又甜甜的笑了,依偎在师姐怀中像小猫似的左右蹭着。

唐言揉着睡不醒的眼睛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韩无忌拍拍屁股站起身,“继续追查!这次,一定要把他们整个都揪出来。”

路子萱摸着秦双儿的脑袋,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还有别的事情,她言道:“你们先去吧!我要回师门一趟,处理些私事。”

“恩,有什么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

旭日东升,如挂天临;明溅四朝,暖了古城。碧瓦高楼,八人并立;斜影余尾,拖向远方。

少年志,不动沉心;义气发,各领风骚;英姿显,气盖世霄。

独有韵味,望今朝明日,坦然而对,未知邪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