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逝去的人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2756字
  • 2019-03-14 11:17:23

山林中,远去的落子雨发现其余的烽火台被破坏,还死了很多人后,顿时大怒。

他猜到逃走的那两人会有此一招,但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如此废物。

落子雨身后的杀绝们噤若寒蝉,不敢妄语动弹。

他们继续前行,只是步子迈的更快了。

同一时间,八荒侠士在山林外遭遇了正准备前往开封的人世间杀手,被某些人认出,直接动手。

在叶开、丁灵琳、白云轩等人的协力下,杀绝们呈现一边倒的局势,只是一杯茶的功夫,全被伏诛,无一幸免。

他们接着,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残崖之上,所见画面,令每个人心头皆为之一怔。

尤其是,当天香弟子们亲眼看到树下死去的是谁时,泪水犹如泉涌,泣不成声,悲痛欲绝。

最不愿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双儿!”

“小师妹!!”

“为什么会这样?!”

“不,这不是真的!!!”

夏语冰咬着下唇,肩膀再颤动。她走到死去的秦双儿旁边,撩起少女的刘海,看着她那安详的秀颜,夏语冰的指间也在发抖。

“师兄——”

另一边,来自丐帮的男女,发现躺在地上惨死的江逸飞,忍不住哭嚎的扑到了他的身上。

夏语冰流着眼泪,望向离小师妹不远的江逸飞,只是一眼,她便明了一切。

“两个人……都是傻瓜……恨生不能同在,死亦也要同走!你们……真是不坦率啊!”夏语冰眯起渗满泪水的双眸,似笑似哭,似痛似悲的抬起脸庞,迎着细雨,浸湿了她的容颜。

白云轩撑开伞,为她们而执。

天香师妹们,来到江逸飞和几位丐帮弟子身边,也为他们撑起了纸伞。

群侠沉默,心诉悼念。

“八杰有两位陨落在此,这伤势重的匪夷所思,难以想象,那其他人岂不是也?”有人疑惑的推测道。

他刚一说完,路小佳倏地纵身,踢刀飞天,展大轻功,迅速离开此地。

其他人愣住,反应慢了半拍。叶开与丁灵琳相视点头,同时追向路小佳。

各派弟子有感,纷纷跟上。

原地,只留下了天香与丐帮的弟子,陪伴在他们死去的小师妹和三师兄身边,哽咽着。

一群人沿着打斗的痕迹和被破坏的烽火台,寻觅源头的所在。

另外一个方向的落子雨他们,早早发现了八荒群侠;已知自己等人的大计失败,为了能下一次卷土重来,落子雨毫不犹豫的带人悄悄退走,没有回头。

当群侠赶到深谷中的人世间总舵时,纷纷发出了惊叹声。

没想到在这偏远地带,居然还有这等建筑和势力盘踞。

有老前辈感叹,当年自己的亲人和师门就是被此势力抹杀的,每每回想,都忍不住大吼。

他们小心的走进石寨,却发现到处都是死人和血水,当即就是一惊。

各种狰狞的刀口剑痕,划刻在墙上和地面,像是在诉说着不久前才发生的惨烈大战。

路小佳不管那么多,他快速向着总舵深处走去,其他人倒是看得惊心动魄,时不时地朝四处张望。

这一路上,让群侠震惊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着。

有唐门的傀儡碎片和一把铁扇与烧焦的血肉混杂在了一块;

有碎裂的乌枪散落在地面,旁边的血水中还躺着一位千穿百孔的少年;

有身染血迹,经脉骨脏被粉碎的男子垂着头颅,跪在了地上;

有其身毁灭的某人,只有长袍道服的残渣,还漂浮在积水之中;

有被一剑劈碎身体的男人,上半身仰躺在地面,神情透着一丝遗憾。

不只是八荒弟子,还有前辈名宿也认得他们;那是八杰中的〖唐言、韩无忌、风梓逍、张虚梦、蓝溪。〗

带上之前见到过的〖秦双儿和江逸飞〗,整整七人!

八杰居然有七人,今日葬身于此,这是很令人吃惊的事情。

还有一位神刀女子暂没看到,可现在这一情况下,她估计,也很难逃离一死了。

各门派弟子为八杰收尸吊唁,心情异常沉重。

看惯了生生死死的游侠们,也还是对这个江湖的残酷感到无奈。

路小佳沉默的走到了尽头,他明知世事无常,但还是抱有一丝侥幸,一丝希望,直到看见靠在断柱下,遍体鳞伤的子萱怀抱雪孤死去的模样,他才止步。

乱发下的眼里,是空洞的。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内心感到冰凉。

喉咙似是抵着什么东西。

张着无法再闭合的嘴巴,他的一切都在动摇。

跟在路小佳身后的叶开和丁灵琳悲怜的皱起眉头,心里发堵的同时,也再担心的望着路小佳,那略显萧瑟的背影。

停在子萱面前的路小佳,呆呆的站立着,如一具失了魂的傀儡,耸拉着脑袋,透过那乱发,凝视着子萱冰冷的尸体,就那样看了好久。

叶开与丁灵琳站在他两侧,肃穆无言,落泪无声。丁灵琳的嘴角溢出了血丝,那是她因为心中的疼痛,而使得自己咬破了红润的下唇导致的。

群侠身在远边,没有靠近,他们今天见过太多的悲伤,除了惋惜,什么也说不出口。

来自化清寺的『慧远禅师』双手合十,为他们诵起了往生经。

八杰,竟真的全灭于人世间,无一幸存。

江湖,从来都不是什么游戏的地方,它随时会让年轻稚嫩的生命消逝。

谁也说不准,今朝喝酒的同伴,明日会不会死于非命。

丁灵琳忧伤的擦着湿凉凉的眼睛,她知道,此刻,这里最难受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伴着子萱长大“路小佳”。

她伸出手想去安慰对方,却在半途中被叶开按住了手腕,并冲自己摇了摇头。

丁灵琳懂他的意思,但是,就让自己什么也不做吗?

收回颤抖的手臂,搭在难受的胸口,丁灵琳感到郁闷苦涩。

他们只能安静的看着路小佳那落寞的身影,默默相守。

路小佳有些迷茫,有些抑郁,他觉得自己体内,有什么重要的宝物被夺走了,永远的消失,再也不能触及到。

内心空空荡荡,六神无主。他不晓得该怎么向霞儿解释!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子萱的死!更不清楚,该怎样在没有子萱的明天强颜欢笑。

他,讨厌这沉重的负担!讨厌这……令人窒息……悲伤的未来!

多年一直嬉嬉笑笑的脸上,此际,却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只是,一味地板着那张暗淡的脸庞,消沉不语。

眼睛有些痒、有些酸、有些模糊、也有些痛。

心,也是。很压抑,很难受。

路小佳想起了一些声音,是属于子萱的声音;但此后,再也不会有了。

『掌门,看我带了什么回来?江南的美酒,可好喝了。』

『想不想尝尝外乡的花生?!』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当年,您救我们姐妹的恩情!』

『掌门,我想去江湖看看。』

『愿这人世少一些悲离,多一份美满的幸福。』

『我走了,掌门!照顾好自己,别总是吃花生,也多吃一些其他的菜吧!不然,等我回来,我给你带点异地的小吃咋样!到时候,咱俩一块月下饮酒,哈哈~』

“傻瓜。”路小佳终于动了,他在子萱面前半蹲下,伸手拂开女子凌乱的刘海,露出那张染着血的美丽容颜。抚摸她已冰冷的脸颊,路小佳突然用牙齿咬紧了嘴唇,充满痛苦的内心,再次止不住地颤抖。

他将子萱的尸体抱起,丁灵琳接过没有生息的雪孤鹰,叶开从废墟中找回了断裂的残刀——〖夜羽〗。

三人没有多言一语,静静的朝石寨外面走去。

群侠站到两侧,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每个人都在哀叹怜惜。

路小佳他们走在湿漉漉的理石地面,脚步每一次落下,都沉重万分。

细雨明明已经停了,他却还是能感觉到脸面上的冰凉。

小心地抱着子萱的尸体,他们一点点走出了这扇人世间最无情的大门。

路小佳停住了身子,叶开与丁灵琳自然也跟着停下。

往日那么爱笑的一个人,今日,却沉闷了太多。

他还是张开了嘴巴,看了一眼和睡着无异的路子萱,又将眼睛望向了天边,那黑压压的乌云。

用那嘶哑、低沉不似平日的嗓音,缓缓伤道。

“回家了,丫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