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落花凋零
  • 天涯明月无声雨
  • 三时晟瞑HL
  • 2939字
  • 2019-03-12 12:30:46

山谷的另一端,距离开封主城最近的残崖边,有几十具尸体躺在森林中。

那些,都属于人世间的杀手,还有一些是杀绝的。

江逸飞散发披落,被小雨淋着,浑身是血。左手似乎已经废了,完全不能动。胸前后背,有着十几道剑伤、刀痕,还有毒镖划过,已经发紫的口子。

他嘴唇多紫,明显中毒太深,再不治疗,便是死。

可是,他依然没有退缩一步。独自面对群敌,只因他身后不远的大树下,靠着奄奄一息的秦双儿。少女腿上安放着她唯一的一把纸伞,此外,就别无他物了。

杀绝们截断所有的路线,逐渐围了上来。江逸飞顿时警惕,他在这一路,断断续续间,毁了四五个小烽火台,要不是背后有人追杀,他真想把所有的烽火台都毁掉。

现在,就在这断崖之上,还有着最后一个。从这里,已经能眺望的到灯火通明的开封主城了。

可惜,这也是死路。

而此刻,江逸飞也在怀疑只剩下半条命的自己,能否脱险?能否将双儿及时地带去主城?他毫无自信。

呼呼……

火台边,一个本已死去的杀手,憋着一口气,用尽最后的力气,点燃了烽火。

此地,雨势渐小,火焰蹭蹭往上涨,顷刻间,大火熊熊,乌烟枭枭,升上云天。

“糟糕!”江逸飞着急的想去把火扑灭,但他又不能轻易离开,将秦双儿暴露在危险之中。

在他焦虑之际,杀绝们已经冲了过来。江逸飞脚下的土地遽然爆炸,数十条钩锁蹦出,缠住他的身体。

江逸飞挣脱不开,眼见杀绝临前,无奈只得硬拼。单手捏拳印,抬腿猛踢去;打出虎形式,横敌千百兵。

他招招霸气,刚猛无匹,连空气都被抽打的扭曲了。

杀绝剑下饮血,不留情面,并甩出各种暗器阻扰江逸飞的预判。

只见,江逸飞拖带伤躯,在这群冷血的刽子手间纵横。每杀退一人,他自己也会受到反噬。

树下的秦双儿,勉强的睁开双眸,艰难的撑开伞,按下把手上一个不易察觉的机关,然后用力把伞扔向了天空。

那由“唐言”改造的部件,开始令伞面整个转动,回旋,自由起舞;纸伞飞扬,乘着自然之风,朝着开封飘游而去。

脱离山林后,再无雨的天空,纸伞飞得更快了。

在快要到达城边时,从纸伞隐秘的地方,释放出了奇特的音律和绚烂不易枯竭的烟火。

主城外,在暗地把风的天风流忍者,一发现远方山崖升起了烟火,他们立马通知各方接引人准备动手。

当又看见一束束烟花,在主城边缘的上空炸响时,他们蒙了一会,奇怪怎么有两个信号,还这么的引人瞩目?!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也就在这时,各处尚未有所行动的天风流势力和人世间的杀手们,被突然出现的大批官兵包围,连首领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天波府的统帅“杨延玉”将军,当场格杀了。

由老将军的两位亲信『左金吾卫•武莫风』、『右金吾卫•温泗阳』分别带领各自的人马开始剿灭剩下的贼寇。

有路过的侠士出手帮忙,也有闻风而来的武林豪杰伸以援手。

更有天下四盟『帝王州』、『万里沙』、『水龙吟』、『寒江城』的势力,赶来清除漏网之鱼。顺便,找出了开封城中被埋下的火药,迅速带离了城内。

而其中,有意思的是,天风流势力的十二位头目,〖忍王、剑圣、鬼斩、辉女……〗等人,在诸侠到来前,全被某人一剑封喉,提前夺去了性命。

城中,某处酒家的露天二楼上,靠扶手一边,无人发现,那位身着紫白衣,手握红色蔷薇剑,噙着微笑的男子,什么时候走的,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和平常一样,拿起酒杯,小饮一口,慢慢品味起嘴中的芬芳来。

这场本足以掀起一阵大波澜的阴谋,居然因为天风流的过早暴露,和各种可悲的原因下,被彻底扼杀在了摇篮里。

究竟是天不遂人愿了?还是命定就是如此?

又或者是他们本身的愚蠢,造就了这一结果。

谁也不清楚,也没人想知道。

因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酒家另一头的木桥上,四五位举止优雅的天香弟子,行走在人群中散步。

忽然,师姐夏语冰皱起眉头,停下了脚步。一旁的白云轩也抬眼望向了城外。

“这奇特的音律是?”

“没错,是天香的警示之音!附近,有天香弟子遇难了。”

“我们快去看看。”

她们立即施展门派大轻功,飞上九天,朝着音源的方向奔去。

躺在房顶休息的路小佳,看见远远掠过的天香弟子,自己心中也升起不安。他放下酒壶和花生,一语不发的跟在她们身后。

不明状况的叶开,与恋人“丁灵琳”打了个招呼,两人一同追着他离开了这里。

其他门派的弟子也发觉了异常,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当夏语冰、白云轩和路小佳等人飞落到城墙时,一把旋停在天空之上的特殊纸伞,正好发出了最后的光辉。然后,它全身逐渐崩裂,炸成了碎片,如花一般凋零,散落在大地四方。

“那是……双儿的纸伞!”夏语冰声音颤抖,眼神中透着惊慌与恐惧。“天香之伞从不离身,是天香弟子必须遵守的规定。除非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和……死……”

“看那边!”有人指着城外稍远的山崖叫道。

“师姐!”天香师妹们焦急地看着夏语冰,而路小佳则第一个冲了出去,其余人纷纷跟上。

“走。”白云轩首次开口,带着迷茫的众师妹们,不落群侠其后。

一伙武林俊杰,展轻功,在夜下的大地上飞快横越。

残崖处

江逸飞陷入极大的被动,他的双腿被钩子打穿,肩膀插满了毒镖血针。

他一边咳血,一边拼命撕碎敌手。

可惜,江逸飞的挣扎是徒劳的。有部分杀绝饶过江逸飞,赶到了秦双儿跟前。在此女扔出纸伞的那一刻,让他们感觉很不好;以防有诈,这个女子必须先死。

杀绝们举起了染血的剑,远处的江逸飞见此,疯狂的咆哮着,往这冲来。

只是,他双腿近乎已废,根本迈不出一步。

除了用嘶吼宣泄内心的绝望,江逸飞发现他自己是这么的无力,居然,连一个女子都保护不了。

还是自己……这辈子……唯一一个……所心仪……所倾慕的……少女……

靠树而坐的秦双儿,虚弱的撑起身体,透过杀绝们的间隙,望着江逸飞,露出一抹平静、温柔的笑。

她张着嘴,似乎,说了什么。

这一次,江逸飞终于看到了,也看懂了。

“师兄……你……有……喜欢过我吗?”

江逸飞瞪大了通红的眼睛,淌下的是血泪。

那一抹宣示死亡的剑光,最终,还是斩在了秦双儿白嫩的颈上。鲜艳的口子,像是化不开的红渊,深深映进江逸飞的内心。

少女始终在笑,感受不到痛苦,她慢慢闭上了双眸,只有一行泪痕挂在了脸侧。

清纯的秀颜,恬淡祥和,她的脑袋,轻轻歪向了一边,似永远的睡去了。

江逸飞忍受着内心巨大的痛苦,他还是努力抬起被钩锁缠住的右手,隔着空气,去抚摸秦双儿的素颜。

他呜咽、酸楚、心揪、咬牙、打颤,这一刻,他感觉很累,很累。

“傻双儿。”

刷!

杀绝们将剑陆续刺进江逸飞的身体,他吐出一口黑血,惨笑着仰起头,眼中无尽的悲伤,转化为了疯狂的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力翻滚,真气冲霄。

江逸飞悲吼着,全力出手,如同一只恸哭的狮子,打爆了空气,掀飞了石地。

杀绝们接二连三炸开,化作血雾,锁链被震断,刀剑被粉碎。

场中,只有江逸飞一人孤独的站着。

但他没过多久,还是倒下了。他喘息着,在泥土中缓慢爬行,朝着双儿所在的树下,一点点挪去。

血,还在流。雨水冰冷地倾泻在大地上,江逸飞抵御这冷前进,眼里再无其他,只有女子一人的身影。

未死的杀手们再次站起来,向他走近。

“我啊……我真的……对你……”

匍匐的江逸飞,流着血泪,悲伤的伸出手,想再一次去触摸女子的容颜。

无情的杀手们,也在这一刻,将剑一起贯穿了他的心肺。

“双……儿……”

江逸飞张着染血的嘴角,怜爱的注视着女子的脸庞,他的手,终究,是没有再碰到秦双儿。

眼睛沉重的闭起,没有了光的瞳孔,只有黑暗盘踞。

永远……永远……

杀绝们收回长剑,朝主城赶去,他们还不知道,人世间,已经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