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地府 五音风铃 金刚镯

  • 金世光
  • 一骑当千
  • 2196字
  • 2022-06-07 15:16:33

“师傅,你到底隐瞒了什么?”从那位使者,说的话我能够猜到,这大概误认我当做师傅,但,这也太扯了。

“吴孀琳,好像有点不对劲。”我正烦着呢!吴孀琳这边又出事,只见她身体发抖,不断抽出,我摸了摸她的额头,这丫头,头烧的很厉害“师弟,你看。”

天问大声叫道,把我吓一跳,不会又出什么事吧?我看着吴孀琳的身体,发现她的身体出现,许多白色光点,这跟我们第一次见到她,被一伙武修者围着的情景一样。

我立马抱住她,凝出结界,再用五行术,防止她灵力扩散,一切准备好后,师傅说道:“真是,一个特殊的血脉。”我破口大骂,你别老是出来一下,就说风凉话,没看见我要顶不住了吗?

“哈哈”师傅笑道:“急什么,你如果顶不住,那么我们都要被“极寒阴脉”给吞噬掉。”我有点鄙视他,但他是我师傅,我叹口气,有什么办法,抑制它。

师傅说办法倒不是没有,你拥有阴阳血脉,难怪和此女有缘“哈哈!真是天意。”我听着一头雾水,快要爆发了“别急,听我说。”

师傅说极寒阴脉,极其少见,亿万之中,只怕难见一个,可一旦出现,就会爆发战争,就如同你的阴阳血脉一样,但你的阴阳血脉不同的是,得有你这样的特殊体质才行。

而极寒阴脉,是特殊情况下才能形成,我说了一句“那还不是阴阳血脉,之中的一脉。”师傅突然严肃起来“领悟力不错,这血脉确实属于阴阳血脉,但她这里只能说,是阴脉。”

“切。”我无所谓道:“阴脉,那岂不是有阳脉。”天斩神君,哈哈大笑“小子,你猜对了。”我实在忍无可忍,这老头,根本就是,能不能一次性讲完,于是我威胁道:“回去后,把你的香火撤了。”

天斩神君急忙道:“哎!小子,这谋杀师傅的事,可万万不能做啊。”我示意师姐,师姐慢慢道:“某人要是再卖关子,不救人,别说香火了,恐怕那些贡品就先没有了。”

师傅叹口气,解释道:“人不管拥有什么样的血脉,列如:阴脉,人体也分阴阳,所以断然不会出现想她,这样的情况,那么唯一一点解释,就是她的体质,乃是,阴体。”

“阴体。”这两个字,十分震惊于我,师傅继续解释,这阴体,一种是后天,一种是先天,我猜这女娃,就是后天,至于你为什么,能抑制她的血脉,或许你们两个是真的有缘“这极寒之躯,不人人,都可以接触的。”

这点我不否认,那些武修者就是列子,就连我师姐这样的实力,也碰不得一下,当然,实在她发作的时候,看见吴孀琳慢慢好转,我慢慢放下。

“师姐,看来我们要尽快,把宝物拿走,这吴孀琳体质特殊,万一爆发,这冥界就得毁掉。”师傅叫我莫急,宝物肯定就在水下,吴孀琳可能会帮助到我们“稍后我会传套口诀给她,相信她一定能够帮到你。”

由于我血脉的特殊,周围死物不敢靠近我们,我按照师傅交给我的方法,进入水下,这水下,冰冷至极,我快速运行五元素,在身体游荡“师傅,你在知道,这法子,干嘛不早说。”师傅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我也懒得管。

我看见水底有两个盒子,我伸手去摸“好烫啊!”这盒子这么烫,我无法靠近,这时师姐,带着吴孀琳也下到了水中,她按照师傅教给她的口诀。

只见她手掌出现寒气,我示意她去拿盒子,触碰之下两盒子,冰冻了起来,而水底下也冒出一股热气“光,快走,这是阴河之水,就连地府冥王都怕。”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往上游,而吴孀琳由于害怕,体质不收控制,又爆发了,爆发出来的冰刺,刺穿了师姐的手掌。

我立马抱住她,示意师姐,注意安全,不过,她的一部分灵力还是散发出去了,这水底马上就要结冰了,我二话不说,运用五行术,爆发全身,在水底开启一条道路。

从水底出来,就像火山爆发一样“碰”的一下,整个水面被蒸发的干干净净,我问吴孀琳有没有事,她说没事。

“很好!我已经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不珍惜,那么就这里的客人吧!”一股强大的灵力,是我们动不了了。

“傻小子,快点打开宝盒,为师再送你一句口诀“镯是玲,玲是镯,音是镯亦是玲,五音齐发”。”说完师傅就没了声。

搞什么鬼啊!我现在不敢多想,打开其中一个宝盒,那一个镯子,它上面有五个小铃铛,真的美丽精致,我马上想起了师傅的口诀,按照他说的默念一篇,没想到奇迹发生了,冥界的使者,被压回去了“这是,五音风铃?绝对不能他们走。”

“小子,快跑,事后我会解释的”顾不了那么多,逃命要紧“继续摇铃铛。”我一边摇铃铛,一边逃,终于来到地名两界。

带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秘境结束之时“各位,秘境已经结束,只能等200年后,再次开启。”

秘境关闭后,吴家老爷子,很是担心的跑过来“孀儿,你没事吧!”吴孀琳点点头,表示没事。

吴宇馨走过来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敢拐我们吴家的人。”我对她说,我没有拐,而且你的形容很有问题,她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我“我说你,能不能讲道理,我对吴孀琳,什么也没有做。”

“小兄弟,秘境之事,多谢了。”吴老爷子,很明事理,他刚刚检查了一下,自己孙女的身体状况,发现什么问题都没有,而且奇怪的是,这孀儿的极寒之躯,似乎稳定了不少“小兄弟,贵姓。”

“我姓金,这是师姐,天问。”吴老爷子眉头一皱“哦!多谢,你一路上保护我,孙女。”我点点,表示这没什么。

我告辞了吴家人,就等师傅,告诉我缘由“爷爷,你刚刚,干嘛对那小子,那么客气,这明摆着是在瞒你。”吴家族长摇摇头道:“好了,馨儿,不要扰乱你爷爷。”她只好做罢。

“你该告诉我了吧!不然下次,我可不去,你说的什么地方。”天斩神君,坐下来道:“事情,还得从我年轻的时候说起,你手里这个宝物叫“五音风铃”另一个叫“金刚镯”这两件都是,世界罕有的宝物,你要听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