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巍巍昆仑

  • 重生洪荒之兵圣
  • 牟山居士
  • 2184字
  • 2019-03-23 07:08:34

王野接过叶子递来的果子后,并没有直接下肚,而是仔细观察起来。只见这灵果通体透红,散发红光,透过果肉,隐约可以看到果子里如同有一只小火龙在游荡。王野也是第一次见这么灵异的果子,也不知道吃了之后会有什么效果,应该不会有毒吧!王野如是想到。

只是不等王野再多细想,只见叶子将果子递给王野后,自己也拿了一个看也不看就吃了起来,顿感口舌生香,汁液四流。咽下腹中,没一会儿就感觉的一股热气从腹中生起,使得浑身暖洋洋,哪怕如今是寒冬腊月,叶子也感觉舒适无比。

见王野拿到果子后只是在那里看,叶子催促道“野,你快吃一个,吃了可舒服了!”

听到叶子说话,王野才注意到叶子已经将果子吃下肚去。见如此王野也不在多想,直接将果子吃了下去,果然感觉到了一阵舒服。见果子没毒,而且味道还不错,二人不免又多吃了几个,没一会儿就将手中的果子全部吃下肚中。

正当二人准备舒服的休息一会儿,享受一下这舒适的感觉时,肚子却没像之前那般,只是暖洋洋的,而是变得犹如火烧,没一会儿,二人就感觉到浑身热的难受,仿佛置身炭火中烘烤一般。

有些受不住的二人忍不住惨叫起来,看到四周厚厚的积雪,二人急忙趴了上去,然后将自己埋在雪里,想通过积雪来降温。即便如此,那种热感也只是缓解一下,体内那种烈火焚烧之感还在。

恢复了一丝神智后,王野意识到这是他们吃的灵果太多,灵果效力上来,身体没能完全吸收造成的。于是王野强撑着身体,盘腿坐下,运用吐纳之法开始调息自己,感觉到略微有些效果后,王野也提醒叶子开始调息。

通过吐纳之法调息后,一直焚烧二人内脏的热气逐渐转化为一股热流,沿着二人的奇经八脉,缓缓流转起来,同时二人体外逐渐溢出一股股黑臭体液。

由于王野的吐纳之法过于简单,二人与这山中一坐就是两个多月,期间山中又下了几场大雪,雪花落在二人身上化为雪水,将二人洗得干干净净。当春雷第一声炸响时,一直闭目调息的王野率先醒来,睁开双目,然后大吼一声,其声滚滚,如同雷鸣,却是王野在吐出口中的一股浊气。

王野醒后,一跃而起,瞬间蹦的有五六米高,吓得王野惊慌之下直接摔在地上。这时叶子也悠悠转醒,在如同王野一般,大吼一声,吐出口中一股浊气后,缓缓起身,然后就看到趴在地上的王野了。

“野,你怎么了,没事吧!”见王野趴在地上,叶子急忙询问道。

此时王野别提有多尴尬了,为了避免叶子在询问,王野急忙站了起来,然后转移话题道“我没事,我们赶紧上路吧,都在这里耽搁好长时间了。”

果然听到王野的话后,叶子不在追问王野醒来怎么趴在地上的事了,而是与王野一起收起行囊继续上路。路上王野就开始查自己身体的变化,按说二人得到如此机缘,怎么着身体也应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才是,可是探查了好久,王野也没发现什么,于是也就不在关注了。

又经过半年的艰苦跋涉后,二人终于来到一座高大挺拔,绵延不绝的大山前,远远望去,只见那山上郁郁葱葱,云山雾绕的,二人却是有些痴醉。王野用心感应了一下,发现自己心中的呼应就来自这座山上,从而王野确认这就是自己此行的终点了天下道门祖庭昆仑山。

看到自己苦苦探寻的昆仑山后,王野二人激动的留下眼泪,两人爬山涉水,吃尽苦头终于来到了这圣人传教之地昆仑山。二人不顾的停歇,急忙向那大山赶去。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明明看的就在眼前的大山,二人愣是又走了两天才来到山下,看着极为雄壮的昆仑山,王野恭敬的向山中拜了三拜,叶子也学着王野拜了三拜。

王野知道这是圣人道场,不敢擅自闯入,所以先拜上一拜,以示对圣人的尊敬,然后准备上山,寻找圣人洞府所在。

二人抬脚踏上昆仑山后,沿着坡路逐渐向山上走去,浓密的林子遮住了二人的行藏,以至于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这山上有两个人在徒步上山。

远在昆仑山东麓三清洞中,正在打坐的三清圣人,突然醒了过来,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然后掐指算了算,却是算到有两个前来拜师的生灵,由于不得入山之法,竟然从昆仑山后攀爬上来。二人虽然恭敬有礼,不过圣人收徒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为了不使二人徒劳,只听见三清之首的太清圣人说道“白鹤童儿,你且进来,本座有事安排。”

值守在洞外,随时听奉传召的白鹤童子听到洞内大老爷传唤,急忙向洞内行去。来到三清圣人面前后,白鹤恭敬的拜道“白鹤拜见三位老爷,还请老爷吩咐!”

此时太清圣人睁开双目,看向白鹤说道“你且去山后,将那两位前来拜师的小友领到山前,莫要让他们在山后白费气力了。”说完再次闭目养神。

白鹤闻言虽然不知山后来的是谁,不过还是恭敬的说道“弟子领法旨。”说完就恭敬的退出了三清洞。

等白鹤退出后,三清圣人均睁开双眼,互相对视一眼,而后太清圣人说道“两位师弟,可曾算得那二人与谁有缘。”

玉清,上清两位圣人闻言,一同说道“经师弟衍算,来人中那女子却与我没有缘法,到那男子却是有些缘法,当由我教导与他。”

听完两位师弟之言,太清圣人奇道“两位师弟算得也是如此?”

玉清,上清圣人一听,也惊诧的问道“莫非大兄算得也与我们一般?”

太清圣人却是点了点头,细思了一下后再次说道“看来来人非是与我等有何缘法,而是与我玄门道家缘法颇深,当由我等教导与他。”

玉清,上清对视了一眼后,回道“大兄所言甚是,只是不知该有何人收起为徒?”

太清闻言,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弟弟,见二人均有一丝眼热,知道二人都想收下那人,却也不好偏袒那个,于是说道“即与我玄门道家有缘,自当由我三人教导,至于拜入谁家,且由他自己选择吧,门前三关,他入的那关,就拜入谁家!”

“如此甚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