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摔碑手,八步赶蝉

  • 都市修真全能学生
  • 大熊喵酱
  • 2619字
  • 2019-03-24 09:43:30

听到张扬的话,张浩然和任泉都有些不爽。

但考虑到田氏武馆背后的田老,他们还是乖乖的跟着张扬去了四楼。

前台接待处的双胞胎姐妹,本来还担心他们对拼起来,会打坏了一楼的东西。

但此刻见张扬主动将对手带到四楼,她们不由得对张扬又多了一丝好感。

走出电梯,张扬几步走进摔跤场。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电子表。

略一计算,他看着正走过来的张浩然,催促道:“快点!现在还有一分钟零三十多秒到十点,我打完你还要打卡签到呢!”

张浩然差点被这句话给活活气死。

我TM堂堂全国散打冠军,你跟我对打不害怕就算了,还敢惦记着上班时打卡签到的事?

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算我张浩然白练了这么多年功夫!

心中想着,张浩然恶狠狠地瞪了张扬一眼。

他蹬掉自己脚上的鞋,一跃进入摔跤场,直奔着张扬冲了过去。

张浩然前冲时,左右两脚虚实交替,显然是已经将隐藏自身进攻方向练成了身体的本能。

“好身手!”

单冲着这份腿法,站在摔跤场外的任泉就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张扬冷笑一声,轻轻将一只巴掌抬了起来。

《大摔碑手》

冥府评价:顶级不入流武学,练习一次产生两千次效果。

啪——

摔跤场外,任泉眼睁睁地看着张浩然被张扬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抽躺在地上。

大摔碑手源出嵩山寺,寺里武僧为锻炼掌力,以手掌开石碑。

这门功夫不注重招式,最以力量见长!

张浩然被一掌拍翻在地上。

他只觉得自己眼前飞舞着无数颗星星,脑袋里好像还有小鸟在叫唤。

这时,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手掌伸了过来:“缓过来没?起来吧?”

“嗯。”

张浩然本能地答了一句,抓着眼前的手掌站了起来。

直到这时他才看清,自己抓着的原来是张扬的手!

这张扬果然是个高手,但高手又如何?把自己打倒了之后,不还是要客客气气的将自己扶起来?

看来我京城张家的名声,果然......

张浩然在心里疯狂安慰着自己。

这时,张扬冲着他露出一副非常和蔼的笑容。

张扬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怜悯:“朋友,你知道大摔碑手,为什么被称为大摔碑手吗?”

张浩然闻言一愣。

下一刻,他开始疑惑。

我怎么飞了?

此时张扬骤然发力,拽住张浩然手臂往上猛抡。

张浩然猝不及防,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

砰——

他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圆弧,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收掌站直身体,张扬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门掌法被称为大摔碑手,是因为它最擅长把傻子拍翻地上啊!傻子,你现在明白了吗?”

说完这话,张扬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张浩然。

可怜的娃,你为啥非要惹我呢?

我明明只想当个咸鱼,泡泡妞,赚赚钱,过几天悠闲日子啊......

“……”

张浩然躺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节都酸疼无比。

张扬的掌力极强,已经渗透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的张浩然,就等于刚被货车撞过。

别说是爬起来,他能不死就算万幸。

摔跤场外,任泉看得直哆嗦。

张扬在这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妈呀!”

任泉被吓得往电梯口方向跑了过去。

“跑?在我面前还想跑?”

张扬叹了口气,这世上的人怎么都这么天真呢?

《八步赶蝉》

冥府评价:顶级不入流武学,练习一次产生两千次效果。

腿影翻飞,张扬几乎是在一瞬间拦在了任泉面前。

他冷冷道:“敢惹事,不敢扛事?你找来的高手被拍翻了,我还没过瘾,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任泉哭丧着脸,哆哆嗦嗦的走到摔跤场外,脱鞋之后走了进去。

那可怜巴巴的模样,简直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砰——

砰——

砰——

张扬回到摔跤场里,玩得不亦乐乎。

......

五分钟后,张扬带着一副神清气爽的表情出现在武馆一楼。

这时,朱琳恰好带着自己的学员来到武馆。

见张扬如此高兴,她好奇道:“张扬,今天有什么喜事了?你咋这么高兴?”

“我刚才看到俩傻子在摔跤场里翻跟头,一翻一哎呦,特好玩。”

张扬嘿嘿一笑。

他随手拿起沙发前茶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半杯茶。

田氏武馆不只是装潢精美,就连这迎客区的茶叶,用的都是几百块一两的上品龙井。

张扬很多年没喝过这么好的茶叶,因此一闻到香气就忍不住了。

老话说得好,喝着杯里的,看着壶里的......

壶里的喝没了,老子直接抢别人杯里的......

张扬一边喝茶,一边胡思乱想着。

“傻子翻跟头?还在摔跤场里?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呢?”

朱琳嘟囔了一句,一头雾水。

她跟张扬打完招呼,带着自己的学员去三楼了。

这时候,前台接待处的田娇提醒道:“高手,你刚才上楼的时候忘了打卡,现在已经迟到快十分钟了哟~~~”

张扬顿时像触电般蹦了起来。

田氏武馆有严格的制度,迟到是要扣工资的!

按照田老那铁公鸡的脾气,迟到十分钟,还不得扣自己一百块钱?

钱啊!钱啊!

他急吼吼地跑到前台接待处打卡。

巧的是,任泉和张浩然刚好在这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二人都是鼻青脸肿,根本不像刚来时那样意气风发。

他俩互相搀扶着走向门外,背影异常沧桑。

还没等他们走出多远,就被张扬喝住:“等等!”

“你们俩傻子非要找我决斗,耽误了我签到!现在我要被扣工资,就得让你们俩赔!”

打完卡,张扬身形一闪将二人拦住:“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合计一共是......你俩身上带了多少现金?”

任泉和张浩然差点哭出来。

我们俩被你狠揍一顿,没让你赔医药费也就算了......

现在还要让我俩赔误工费?

还、还TM精神损失费?

你咋不直接抢钱呢???

“怎么?害我被扣工资还不想赔偿?”

见二人讷讷着不敢说话,张扬顿时黑了脸色。

他磨牙道:“那咱们再去四楼切磋切磋,这次我不用大摔碑手,我用分筋错骨手!”

咚——

“哎呀!谁打我!”

张扬正威胁着任泉和张浩然,就觉得自己脑后突然一疼。

他扭头看了一眼,却见田老站在自己身后。

田树森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张扬:“你这臭小子厉害了啊,还敢这么勒索别人了?”

“我这哪是勒索?老爷子,他们俩找我比武,耽误我上班打卡,我这是从一个劳动人民的角度,保护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胜利果实!”

张扬抬头挺胸,一席话说得理直气壮。

田老差点忍不住要一脚踹过去。

这要是真被你把钱要到手了,我这田氏武馆岂不成了土匪窝?

合着我这里的Vip教练跟土匪一个风格呗?

以后上班打卡先对暗号,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

“滚你的蛋!以后你可以特例,就算迟到了,只要没被顾客投诉就不扣工资。”

田老笑骂一句,张扬笑得异常憨厚:“那多不好意思啊......”

“哼,你这臭小子倒好意思勒索呢!”

田老撇嘴道。

说话间,他又瞥了任泉和张浩然一眼:“你们俩还不滚蛋?下次再来捣乱,老子亲自收拾你俩!”

任泉和张浩然如蒙大赦。

二人连连向田树森道谢,随即飞也似地逃了。

张扬跟田老聊了几句。

田老说是要去四楼财务处查账,就先一步上楼。

一楼只剩下张扬,和一对双胞胎姐妹花。

张扬跟她俩聊得火热。

姐姐田娇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就连性格内向的妹妹田萌都因为忍笑而憋红了脸。

正在这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张扬的背后响了起来。

“张~大~教~练~~~,撩妹撩的开不开心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