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薛神医,张神医

  • 都市修真全能学生
  • 大熊喵酱
  • 2722字
  • 2019-03-31 19:50:27

预备室。

脑外科专家薛贵,正在检查张不寿的病情。

他今天已经连上了十三台脑外科手术。

现在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休息,他却还是放心不下病人。

因此,他才借着休息的机会来替病人检查病情。

用手轻轻搭住张不寿的脉搏,再伸手翻开张不寿的眼皮观察。

薛贵微微皱起眉头。

旁边的护士看到这位花甲之年的老人皱眉,心里立刻紧张:“薛主任,这位病人......”

“情况很不好,重度脑震荡引发昏迷,脑子里不仅有积水,而且还有血块。”

薛贵吩咐道:“你帮我把徐主任叫来,这位病人的情况不好处理,我自己一个人没什么把握。”

护士答应一声。

她回身打开门刚要往外走,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过来。

“啊!”

“抱歉,有急事。”

惊呼一声,护士连忙躲开。

那身影短促地说了一句,又一闪身出现在张不寿身边。

身影正是张扬。

“这位患者,这里是预备室,是禁止患者进入的!”

薛贵沉着声音说了一句。

他刚要动手把张扬赶出去时,就见张扬飞快地在张不寿身上点了四下。

看到张扬专业而熟练的手法,薛贵立刻闭上了嘴。

他甚至还用眼神示意,让门口的护士保持安静。

护士点点头,又紧忙跑出预备室找徐主任去。

“嗯?”

发现薛贵没有阻拦自己,张扬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此时张扬正将张不寿慢慢地扶起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薛贵几次忍不住想要喝止张扬。

对于脑部受伤昏迷的患者,最好的处置方式就是让他躺在原地,尽量不要移动。

张扬现在的行为,明显违反了这条准则。

话虽如此。

薛贵回忆起张扬刚才点穴时的手法,却又硬生生把自己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薛贵年轻时进京求学,曾经受过一位高人指点。

当时那位老爷子用内力为针刺人穴道,手法与张扬一模一样!

此刻扶起张不寿,张扬在张不寿的后脑处看了一眼。

他又把手指搭在张不寿的脖颈处测脉。

他的眉头立刻皱紧。

张不寿脑部受伤极重。

不仅是脑组织受了震荡,还有部分颅骨出现破裂,压迫着脑部神经。

除此以外,脑积水和脑部淤血也都出现。

要是再耽误一会儿,就算张扬能把他救活,也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我现在要施针,你帮我守住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低声吩咐一句。

张扬将内力外放三寸,形成极为锋利的刀芒。

他轻轻地将张不寿的头皮,割开一个小拇指长的细口。

因为他早已通过点穴,延缓了张不寿的气血流动,所有伤口只有几滴鲜血流出。

《回春功》

冥府评价:顶级不入流功法,练习一次产生两千次效果。

《灵枢经》

冥府评价:中阶不入流功法,练习一次产生八百次效果。

左手扶在张不寿心口位置,内力不断灌输,激发张不寿的生机。

右手时而化掌为刀,切开伤口、取出破碎的头骨残片。

时而化指为针,刺激张不寿的穴位,维持他的假死状态。

旁边的薛贵看得心惊肉跳。

他甚至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砰砰砰——

敲门声响。

精神高度专注的张扬受了惊扰,连忙抬手散功。

他皱着眉头看了薛贵一眼。

薛贵连忙开门。

还没等门外的徐主任走进来,薛贵就直接推了徐主任一把。

他板着脸、压低了声音训斥道:“干什么!毛毛躁躁的,小声点,跟我进来学习!”

门外的徐主任一头雾水。

老师今天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是老师让自己来帮忙做手术的么?怎么又突然变成学习了?

带着一肚子疑惑,徐主任小心翼翼地走进预备室。

紧接着,他就看到一个小青年在一名患者身上摸来摸去。

他刚要开口训斥,就被薛贵恶狠狠地按住了肩膀。

薛贵的声音低沉:“好好看,这样的机会不多见,学一点是一点,你要是敢乱吵乱嚷惹到这位小神医,老子活扒了你的皮!”

“咕嘟!”

被薛贵的森然语气吓道,徐主任咽了口唾沫。

他老老实实地观看张扬的动作。

等到预备室里再次安静下来,张扬又一次沉下心思替张不寿治病。

他刚才已经用非常迅速的手法,将张不寿脑子里的颅骨碎片清理干净。

剩下的工作就是连接血管,以及用内力刺激脑神经。

“羊肠线,针,酒精灯。”

张扬冷冷地说了一句。

薛贵连忙从一旁的医用消毒柜里,将东西翻出来并递过去。

张扬用十一针缝好了张不寿头上的伤口。

在进行消毒和包扎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张不寿躺了下去。

这时,张扬突然皱眉。

以针法刺激神经穴位,需要同时刺激张不寿脸上的十一个穴道。

然而双手只有十指,张扬自己最多只能落下十针。

叹了口气,他抬头看向薛贵:“这位老先生,您贵姓。”

“我姓薛,这医院里的人都叫我薛老,您叫我小薛就行了。”

此刻的薛贵,已经把张扬当成了传说中的医道圣手。

因此他根本不敢从外貌来判断张扬的年龄。

听到张扬问话,薛贵的态度谦卑至极:“您有什么吩咐直说就行,我一定尽力。”

“嗯,倒是个有眼力的聪明人。”

张扬满意地点点头,又道:“你懂不懂华佗九针?”

听到这话,薛贵差点就吓尿了。

传说古代医圣华佗,曾留下华佗九针。

它的九种手法,分别对应表、里、脏、腑、骨、髓、气、血、神。

据说这套针法能够起死回生,是古代医术的最高成就之一。

华夏医药界虽然有它的传说,但这么多年来也没人亲眼见过。

看到薛贵脸上的表情,张扬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但他又很快豁然。

也是,像华佗九针这种中阶九流医术,对于地球上的普通人而言确实是难了点......

略一思考,张扬又道:“太玄神针呢?你有没有学过?”

薛贵苦笑摇头。

华佗九针他还有些耳闻,这太玄神针,就是他连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了。

“......”

张扬顿时无语。

低阶九流医术也不懂?

眼前这个老大夫有点菜啊......

沉吟片刻,张扬道:“那,云针七络你总会一点吧?”

“学生、学生我以前得过高人指点,侥幸学到了云针七络里的皓首络,所以才......”

这次听到张扬的话,薛贵脸上终于露出一丝骄傲的表情。

但他的语气却还是非常谦虚。

然而张扬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已经开口打断。

张扬道:“好,云针七络虽然差了点,但也勉强能用。等下我从三数到一,你就用皓首络里的挑针法刺他颅顶百会穴,入针六厘,千万不能浅了,更不能深了。”

说完这话,张扬开始调动内力到手掌。

他嘴里还小声嘟囔道:“连云针七络都只会七分之一,真不知道你骄傲个什么劲儿......”

话音不大,却被薛贵听得清清楚楚。

薛贵因此羞愧万分。

他涨红着老脸,从怀里掏出个黑色针囊。

打开后,里面是各式各样、长短不一的银针。

取银针走到张扬身边。

薛贵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终于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正这时,张扬道:“准备。”

“三”

“二”

“一!”

话音落,张扬十指齐落,薛贵在同时施针。

昏迷的张不寿立刻睁大了眼睛。

他短促地‘啊’了一声之后,就再次昏迷过去。

收回双手,张扬浑身大汗淋漓。

同时落下十针,对他的身体和精神是极大的考验。

刚才这一下,远比他在擂台上打死柳生十兵卫还要累得多。

见张扬撤手,薛贵也连忙撤针。

他将自己的银针收拾好,又对张扬道:“您看,这......”

“没事了,这位是我父亲,麻烦您等下把他送进住院处,相关的费用我这就去缴齐。”

张扬说了一句,又留下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准备离开。

薛贵见状,连忙主动跟张扬交换了联系方式。

那热切的态度看得徐主任一头雾水。

自己这老师向来都是眼高于顶、目空一切的狂人。

他今天怎么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