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句指点,反败为胜(求收藏)
  • 都市修真全能学生
  • 大熊喵酱
  • 2301字
  • 2019-03-24 15:19:55

短暂的半个小时过后,所有选手准备就绪。

观众都已坐好,记者们也被再次拦到了评委席外。

三千平米的露天场地上摆设十六座擂台。

三十二位选手和十六名裁判都已经就绪。

田老站起身来,走到评委席后方。

在评委席后方,摆放着一口三米高的大铜锣。

铜锣架上放的木槌,足有一个成年人的大腿粗。

田老拿起木槌猛敲铜锣一下,响声震天彻地。

“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主持人打了鸡血般的声音响起,众多选手纷纷开打。

战况一度非常激烈。

评委席上,张扬有些疑惑。

他发现除了洪天宝和田老以外,剩下的四位评委都已经离开了评委席。

此刻,这四位评委都在下面的擂台附近,大声喊着什么。

张扬忍不住问了田老一句。

只听田老道:“这次自由搏击大赛指定的规则有漏洞,没禁止评委开口指点选手。而那四个老东西的弟子又都参加了这次大赛,所以他们都出去指点各自的徒弟去了......”

“嗯?老爷子,那您和洪老怎么不下场?”张扬诧异。

洪天宝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倨傲无比。

田老和蔼一笑。

他自信道:“小子,我和老洪头的徒弟根本用不着指点,单凭碾压就能晋级八强。而且要是我们俩也下场了,这评委席不就空了么?”

说到这里,田老又冲着张扬挤了挤眼睛。

他笑呵呵地道:“说起来,最该下台指点选手的人其实是你,你没机会动手,只有靠指点选手才能证明自己的眼力,才能证明你出现在评委席上,靠的是实力而非黑幕啊!”

张扬恍然大悟。

他快步离开评委席,来到下方的露天场地上。

............

在场内走了半天,张扬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目标。

大多数选手的对决都是半斤八两。

即使张扬开口指点,也没办法证明那选手是靠他指点才获胜的。

只有那种接近败局、但还有一丝希望获胜的局势,才最符合张扬现在的要求!

转眼间半个小时已过,时间已经是十一点整。

第一批次的三十二名选手下台,第二批次来到场上。

张扬依旧在寻找机会。

巧的是,田氏武馆的大师姐朱琳也出现在场上。

她赫然是第二批次的选手之一。

张扬倒是有心开口指点。

但无奈,朱琳一出手就是碾压!

她的对手刚摆好架势,就被朱琳用一记高鞭腿踢飞到擂台以外,当场陷入昏迷。

击败对手后,朱琳才跑来跟张扬打了个招呼。

她紧接着就离开赛场,回到了等候区休息。

张扬苦笑一声,继续寻找目标。

正这时,十号擂台落入他的眼中。

看到十号擂台上的两个人,张扬顿时大喜过望。

擂台上两个选手都是熟人,其中一个是温婉的表弟,杜市长的儿子杜宇。

而另一个,则是之前跟着任泉去田氏武馆踢馆的高手张浩然......

杜宇刚与张浩然交手,就已经落了下风。

此刻他全凭着一身横练功夫硬抗,根本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地。

张扬紧忙跑了过去。

擂台上交手的二人则毫无察觉,根本没发现张扬来到附近。

擂台上。

此刻的杜宇,与之前穿着西装的状态完全不同。

他穿西装时一表斯文。

但此刻擂台搏杀,他只穿了一件红色短裤,身上肌肉凝实,散发出一种野性的感觉。

显然,杜宇是个千锤百炼的实战派高手。

“看他的拳路稳扎稳打,下盘只守不攻,倒像是专练上三路的武者。不过他这横练功夫倒是不错,估计是经过高人调教......”

看了杜宇片刻,张扬心里有了判断。

他又看向张浩然。

张浩然的打法非常凶悍,基本上是完全放弃防守,双手齐出,偶尔出脚偷袭。

在这种暴风骤雨般的打法之下,杜宇俨然就是一艘在暴雨天出海的小船,随时都有倾翻的危险。

略一分析之后,张扬心里有了主意。

他看准机会爆喝道:“杜宇!弯腰转身踹他左腿!”

这时,张浩然正用双手不断地击打着杜宇的胸和脸。

杜宇抱起双臂防御,苦苦支撑。

听到耳畔忽然有人爆喝,杜宇的身子竟不由自主地按照那声音所说的指示行动。

他一弯腰,恰好躲开张浩然袭来的双拳。

张浩然本能地抬右腿,踢杜宇的头。

杜宇出脚踹张浩然立在地上的左腿,但张浩然的腿显然要先一步踢到杜宇。

正这时,张扬爆喝道:“张浩然!你看我是谁!”

张浩然身子一颤,暗道这声音怎么有些熟悉?

他精神被分散,动作立刻慢了一丝!

紧接着,他就觉得左腿一疼,然后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

杜宇一脚铲倒张浩然,正要近身出拳追击时,又听张扬爆喝道:“扑他!用肘打他下巴!”

知道这是高手点拨,杜宇毫不犹豫地往张浩然身上一扑,同时出肘猛撞张浩然下巴。

此刻张浩然已经反应过来是张扬在捣乱。

他倒在地上刚要骂人,就觉得身上一沉,又被一股巨大力量撞在自己下巴上。

他的脑袋受惯性影响撞在地上,当场被撞得眼冒金星。

到了这时候,杜宇也不再需要张扬指点。

他翻身坐到了张浩然身上,只暴风骤雨般的出拳一通乱打。

张浩然鼻青脸肿,不得不主动投降。

“哼,张浩然这货不擅长防守,所以他师父教他以攻为守,不过被我看破了弱点,再用盘外招逼他漏出破绽,这货就直接完蛋了。”

又瞥了张浩然一眼,张扬哼着小曲儿走回评委席。

擂台上,作为胜利者的杜宇喜滋滋地离开。

而鼻青脸肿的张浩然,则躺在擂台上,在心里将张扬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

他从京城远道而来,本以为自己跳过了海选,能在这场全国总决赛里大展风采。

却没想到,会在第一场淘汰赛里就遇到张扬捣乱!

第一场淘汰赛没有复活机会。

他这一场失败,就意味着他要彻底跟全国自由搏击大赛的冠军绝缘了!

等下见到了师父,自己还不得被师父活活骂死?

想到这事儿,张浩然已经郁闷得快要吐出血来。

而体育馆里的医护人员也在这时来到擂台上,用担架把他抬了下去。

“嘁,还高手呢!京城了不起啊?找门路跳过海选进入全国赛,到现在第一场就被打成猪头,哼,丢脸都丢到全国去了。”

“小声点,人家是京城的大佬,背景还不一定多大呢!万一人家生气了要收拾咱们,咱这样芝麻粒大的小人儿,还不得被弄得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听到抬着担架的两个医护人员故意在旁边冷嘲热讽,张浩然怒不可遏。

他竭力睁大了眼睛,试图记住这两个医护人员胸牌上的名字。

然而当他看清这两人的胸牌之后,当场就气得昏了过去。

那两人的胸牌上写着三个字。

临时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