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燕然客栈
  • 武道纪
  • 飞东
  • 2002字
  • 2019-11-09 15:47:12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这里是大漠雁峪关,终年狂沙不止,风沙骇人更埋骨,多年来,凡过境者无不得遗留点什么,在那连绵千里的黄沙中,处处隐藏着凶险……

孤烟直长,落日近暮,远远的,似乎能看到一个黑点移动,黑点茕茕孑立,看不真切,只移动的方向,赫然是百里仅有的燕然客栈。

燕然客栈,过客甚多,能在这里落脚的客人绝非常士,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这句话无比适用于此地!

“大老二,听说前几日你掳了一家车队,车队里可有个俏娘们被你这厮祸害了!这你可得跟咱哥几个好好说道说道哈!”

客间,一个粗髯大汉一边大口喝酒,一边吊着眼睛问向斜座的男人!

斜座的男人身材干瘦,倒看不出厉害,不过那淫邪眼神中透着股常人不敢惹的狠厉,他见粗髯大汉如此发问,倒也没发狠,唯干笑道:

“净他娘瞎扯淡!朝这鸟地方过路的能有俏娘们嘛!再水灵的娘们被这大漠里的风沙刮上一天,也得成个‘疯婆子’!老子好心,赶着风沙过境滋润滋润那女人,有啥可说道的!”

一道落下,客间哄堂大笑,本干涩的空气似乎多了些快活的氛围!

“你这厮,奸淫掳掠就奸淫掳掠,非得给自己按上个好心的名头,忒不‘磊落’!瞧咱们这的汉子,干了就是干了,哪像你那么会给自己找理由!”

粗髯大汉一大碗酒下肚,那叫一个‘豪气干云’,然而面对这大老二的回话,却是不太喜欢!

在座的都是干这劫道勾当的人,可倒没人像那淫邪男子一样,这厮干活没得说,利落得很,就是总管不住自个胯下的老二!

“嘿嘿!三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所谓久旱逢甘霖,你是不知道,那女人到最后可还求着咱干呢!”

大老二说着且砸吧砸吧嘴,看样子还有点意犹未尽,淫邪相不止反甚!

“得!就你有文化,咱说不过你,不过下次再有这种事,你可最好别连累咱,咱干的这行当,劫道抢货物没得说,只要人没事,官府也懒得管,哪天你要是玩出人命,官府找上门来,可别怪哥几个把你推出去!”

粗髯大汉抹了把酒水,这才把真正顾忌的地方说出来。

此地千里廖无人烟,最近的官府办事处也有八百里之逾,只要不出现命案,那些官差才懒得吃沙子赶到这咧!而来此过路的也大多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没谁敢报案!燕然客栈,并不嫣然,这里是三不管地带……

三百里狂沙,何处不埋骨?

“得了三哥!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嘛!来来来!这席酒咱请了!”

大老二也是个知趣人,没跟粗髯大汉反腔,说着便又请了酒,客间里的气氛更加活络了!

噹啷!

就在这时,客栈铃响,有新来客了!

客间的江湖大汉们习惯性的望去,个个目光不禁露出怪异之色!

怪在这位新来客,其头戴斗笠,裹着一身黑布,身材矮小,竟是个小子?

小子是少年的意思,少年低着头,看不清脸,直到入座唤出小二点了些菜食,才抬起头来映入人们眼帘!

这是个五官端正,只肤色略黑的小子,可若仅此而言,自然不会惹人在意,人们在意的是,这样一个小子,没有大人跟随,怎敢来到这种地方的?

少年的眼神如古井无波,仿佛还不知道自己身处怎样的地方,他周身的客人,可个个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色……

“稀奇咧!小子,你这是打哪过来的啊?”

众人注视中,很快有人问道。

少年没有回话,唯安静的等着自己的吃食端上来。

“嘿!小子,咱家问你话呢!聋得不成?”

这可叫人不爽了,搁这地方,别说你一个少年,哪怕是官差,若一人至此,也断然不敢摆谱啊!

可少年依旧面无表情,嘴唇动也不动!

“怕不真是个聋子?”

有人这么想到,直到小二把吃食端上来,少年忽而开口:“都护府离这还有多远?”这一开口,客间的气氛陡滞!

如果说少年真是个聋子,那周身的大汉怕还不至于在这种小子身上讨活,可他非但不是聋子,张嘴还提到了都护府!

都护府,进入关内的第一站,也是雁峪关江湖人士讳莫如深的地方,它不是一般的官府办事处,而是直接负责关隘边塞防卫的巡逻军队,由大梁都候萧兇执令,府下有三千铁骑,所到之处,谁人不得闻风丧胆?

萧侯关骑下,都护在燕然。

小二愣在当场,久久没有回答,这便是开黑店的做贼心虚了,哪怕在座谁都知道都护府离这还有多远,可谁又敢把这话放在嘴边?

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黝黑少年见小二良久不吱声,以为他不知情,便没再问下去,只兀自闷头开始吃食。

别看燕然客栈身处环境之艰苦,可吃食还是相当不错的,有酒有肉,不过少年显然没有点酒,他只吃着大块的肉,吃的很细致……

与此同时,客间的其他人却难以再大口喝酒大声说浑话了,他们皆警惕十足的盯着兀自吃食的少年!

“三哥,这小子不会是都护府派出的斥候吧?”

大老二不动声色的来到粗髯大汉的桌前,悄咪咪说道。

都护府作为大梁边塞的卫戍军,派出斥候巡视关外是常有的事,雁峪关左右毗邻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是多有猛士的狄国,二是奇人辈出的土拨部落,大梁地处中土,地大物博,实力最强,可偶尔还是会被身旁的两头狼咬下几块肉!

要不是都护府萧侯身为九品高手,手下三千铁骑个个是精通武道的虎贲,还真守不了雁峪关!官有九品之分,武道亦然,不同的是,官至一品为顶,

而武道却是一到九品递增……都护府萧侯,便是当世为数不多的顶级强者,莫说放眼大梁,便是整个东土,也罕有敌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