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因果
  • 遗落沧桑
  • Z沉心
  • 2524字
  • 2019-02-18 18:07:34

楔子:

这是一处廖无人烟的绝壁,陡峭淋漓,漫天的冰雪覆盖着这片荒山野岭;

“这就是传说中被人魔神所遗弃的地方?”一个孱弱的声音询问道;

没有花草,没有树木,残垣断壁都不足以形容这里的荒凉;

“没错”另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

除了无边无际的冰雪之外,这里再找不到任何的生灵;

“忌月,这便是给我最后的归属,对么?”她浑身无力,四肢轻颤;

简单的一句话,就好像耗尽了她一生的心力;

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鲜血也顺着她苍白的嘴唇不断的往下流淌;

她的元神在神界的时候就已经被打散了,现在支撑着她的是她不断流逝的真气;

今日,就是她的死期;

她的衣衫血迹斑斑,她的眼神也开始模糊涣散;

“不是”忌月一直站在她的身后,一身红衣,冷漠的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满是仇怨;

“这是我给自己下的牢笼”

忌月的声音,连同声线都和冰雪一般,冷,冰冷;

这片冰雪就像是刻意为忌月打造的一般,与她绝美的容颜相契合;

忌月的美不可方物,自然与天地同色;

她是神界掌管戒律的女祭司,也是神界第一美女;

在神界里,她直属于天帝,除了天帝之外,没人能控制住忌月;

这个地方叫做玄冰崖,神界的重犯都会被押解至此;

但凡被押解至此的神,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到神界;

他们都会在这里被冰雪慢慢的吞噬,直到元神消失于三界之中;

天下间也仅有一人能活着从这里离开,此人就是忌月;

她是从哪里来,神界里没人知道,众神只知道她突然就出现在了神界的大殿之上;

神界至高无上的真神天帝,将她任命为女祭司;

关于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这个秘密只有天帝心里清楚;

众神对于天帝是无上的尊敬,没人会去追溯因由;

“月儿”那个满身是血的女子终于止住了咳嗽声;

“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她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

“永远不要.........”

“不论何时何地,你要记得你爱他,懂吗?”

她的眼角沾满了泪花,跟嘴唇流出的血混合在了一起,消散在了寒风之中;

她的神情中透露出无限的悲凉;

“落瑶...”忌月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

“我的好姐姐,我会记住的”

说完这一句,忌月的身子就开始暗淡,远处看去她的身影快速的变成了一团红光;

瞬间她的手就从背后掐住了落瑶的脖子;

落瑶的呼吸忽一窒,她的身子向后倒去,脚底虚浮的摩擦着地面的冰雪;

眨眼的功夫,两人就已双双坠入悬崖;

悬崖的正中间,就是人魔神所畏惧的牢笼;

断崖的中部才是玄冰崖的囚笼所在;

忌月矗立于半空之上,将落瑶的身躯径直打入一片冰雪之中;

看着落瑶慢慢的蜷缩成一团,等待冰雪慢慢的将她包裹吞噬完毕;

忌月的脸上才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张开双臂,飞身而下,她高傲的将脚落于冰面之上;

对着冰雪中已无半点生气的落瑶道;

“你一死,就没人能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了”

“你到底明不明白?”

落瑶被囚禁了,她再也不会回来跟她抢了,直到天地尽毁;

忌月本应该很高兴才对;、

可她为什么高兴不起来,甚至连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虽然不能杀了她,但是现在的落瑶跟死了又有何分别;

忌月嘴上笑了,笑得很美,很甜,她的笑让世间万物都失了颜色

“满意了?开心吗?”忌月才刚踏入神界就听到这样不咸不淡的一句话;

不用想,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

“我开不开心关你何事”忌月挑衅的反问;

就连生气时候的语气动作,忌月表现得都是那么的优雅迷人;

“职责所在,你可别忘了,要她死的人,是天帝,不是我”

忌月是真的生气了;

换做是其他人,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

在神界,忌月虽美,但脾气最差;

能力跟实力也都在众神之上,还是掌管戒律的女祭司,所以,神界的人没事最不会的就是去招惹她;

知心的人有那么几个也就够了,对于这些忌月向来都不在意;

那些小神不配、也没有资格跟她相交;

不过现在她的朋友也只剩下眼前的这一个了;

落瑶已经被囚玄冰崖,还有一个.....已经突然消失在了三界之间;

在她眼前的这个男子叫:雪;

是她在神界唯一的亲人,她一直视他为大哥,他宠溺了她千万年;

可是他却因为落瑶的事情来质问于她;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是每次,只要跟落瑶有关的事情,他都紧张得跟什么似的;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忌月最无助;

她挚爱的亲人,为什么总是要帮着落瑶;

他们都偏袒落瑶,落瑶把原本属于她的东西都抢走了;

她不过是执行命令罢了,要落瑶命的是天帝;

不是她忌月,雪为什么要将责任归咎于她身上;

她没做错;也绝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低头;

雪没有再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忌月;

这张他曾经那么熟悉的面庞,在他的面前慢慢的变得陌生;

以至于现在,他感觉眼前的这个人,他从来都未曾认识过;

“月儿”雪叹息的道“答应哥,别再伤害自己,也别在逼迫自己”

顿了顿雪又道“好好照顾自己,哥要走了”

忌月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她害怕了;

她急切的抓住雪的手臂,就怕一松手他就消失了一般;

“要去哪,我跟你一起去”

她知道她连雪也要失去了,神界里她再没任何的依靠了;

就剩下她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度过这悠悠岁月;

雪缓慢的抽出被忌月抓得生疼的手臂;

他转过身背对着忌月道“我领天帝之命,放逐三界之中”

“你胡说”忌月在对雪吼道“天帝从未下过这种命令,我怎么会不知道”

放逐三界,这是一种刑法,惩罚那些私犯神界规条之人;

没人比她更清楚神界规条,就算是要罚,天帝也不会亲自下旨;

这些事情都是忌月亲手操办的,没人能越过她;

“因为落瑶”雪平静的说;

忌月的身形踉跄了一下,她不可思议的望向雪;

“为了她,为了她,为了她”她一直笑着重复着这三个字,甚至笑出了眼泪;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忌月开始有点语无伦次;

“走”说到最后她伸手一挥,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们都走,全部都走,没了你们,我照样是神界女祭司,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始至终,雪都没有再回头看过忌月一眼,忌月也只是正对着雪的背影咆哮;

雪没有回答忌月这个问题;

只是缓缓的道“落瑶乃天帝之女,寿与天地;玄冰崖绝不会成为她的葬身之所”

“你确定?”忌月挑眉;

没人能比她更清楚,就算落瑶是天帝之女又如何,要她死她就得死;

“别再去骚扰落瑶”雪低沉着说“就当我求你”

“你..........”忌月正想发作;

但眼前的一幕惊得她说不出话来;

她眼睁睁的看着雪的身形在她面前消散,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里仿佛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

“哥,我等你回来”忌月对着空气呢喃;

放逐三界的人,源于天地之间,归于机缘之中;

就连忌月都不能预测雪何时回归,或许是永远;

他不是受罚之人,他的心不想停留,就将永远被放逐;

忌月又开始笑了,笑声透过云层寒心刺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