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暗夜惊梦
  • 快穿男神来吃糖
  • 顾西墨
  • 1644字
  • 2020-08-14 18:39:43

【第一个故事写的不好,从第二篇小红娘开始看】

*

空间昏暗封闭的地下室。

一盏蕴黄的灯成为这里唯一的光亮。

灯光打在墙壁上,手脚被铁链束缚的少年跪坐在地上,稍稍一动,铁链发出叮噹脆响,额间的碎发遮住他大半张略显病态的脸——

喝得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拿着皮鞭,晃晃悠悠的打开门走进地下室,看到少年愈发精致的脸,眸中泛着潋滟波光,嘴巴里的唾液更是分泌开来。

“啪”的一声,鞭子落在地上,紧接着抽在少年的身上,那原本就破烂不堪的衣衫,又被抽裂开来,露出常年不见天日的瓷白肌肤。

“啧!你小子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中年男人猥琐的目光,像是要把少年全身上下都扫个遍。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漂亮得跟小姑娘似的。”中年男人浑浊的眼睛里出现某中愤恨,咬牙切齿的挥起鞭子,只这一鞭不知为何,久久未曾落下来——

“砸死你个狗东西!”昏暗的地下室里不知何时忽然闯进来第三个人,只见身形羸弱的少女,用吃奶的劲儿,将半路上捡的西瓜,砸在中年男人的脑袋上!

“啊!”中年男人惨叫声袭来,并未如少女所想的昏倒,甚至凶厉的扭头看向少女,那目光仿佛要杀人似的……

“脑瓜子还挺结实。”少女脸上并没有惧怕,在中年男人上前来时,那被锁链束缚的少年,登时从地上站起,用打磨许久的锁链尖锐处,刺向中年男人后脑勺!

“呃……”少女呆愣的看着中年男人在她面前栽倒,然后大片的血染红地面,吞了吞口水道:“好吧,先前的话收回。”

昏暗的地下室里蔓延着血腥的味道,少年警惕的看向少女,手里攥紧铁链,仿佛只要少女有丝毫的异动,他就猛扑过来,给予她致命一击——

“有没有搞错?我是来救你的好伐!”

少女不满的撅起小嘴儿,蹲下身体在中年男人腰间皮带上找到挂着的钥匙链,嫌弃的将其取下来,抬脚要走到少年面前,但见他这般模样,眉头蹙起,直接把钥匙丢过去,不再靠近。

“他们不止一个人,想平安离开这里,就跟我走。”

见少年解开锁链,少女头也不回的向前走,来到地下室门口时,果然听见有人在说话,正要迈步出去,余光发现少年没跟上来,回头见他瘫在地上,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是祈求。

“唔。”两人对视的目光交汇片刻,像是度过千年万年般,少女挪动脚步来到他身边,一把将人拽起来放在背上……本来以为会很沉,哪成想轻得不像话。

“你是谁?”少年伏在她背上,常时间不说话导致的嗓音沙哑又低沉,若是正常距离内交谈,别人根本就听不到他的话——

但距离如此之近的少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侧首挑眉,一本正经的说道:“保家卫国,匡扶正义,朝阳区热心观众,区区名讳,不足挂齿!”

少年最后看到的就是少女正气凛然的目光,还有那直击心灵的话语,只张口想问得再详细些,却体力不支的昏过去,再也做不到。

“蠢货!关在地下室里的人跑了!”

少女背着少年逃跑没多久,就被人追击。

她想跑得再远些,奈何身体各方面都不给力,只能在前面标记好的地方,把少年给推下土坡,却也因此停顿下来,被后面的人追到,一棍子打在后脑勺上昏死过去。

……

“唔。”黑白装修风格的房间里,厚重窗帘拉的严丝合缝,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来,床上男子额间密汗沁出,猛地睁开眼睛,头痛欲裂!

打开灯,迷蒙的视线终于清晰,梦里的经历仍让人心有余悸,可偏偏仔细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尤其是那女孩子的面容,像是蒙上一层雾,无论如何都拨不开。

顾郁森,嘉恒集团老板。

在外人来看事业有成的顾总,却始终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人出生后便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记忆,别人都是从零开始,而他却是从十六岁开始。

只近来,封存的记忆有苏醒的预兆,可每次梦中醒来,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又像是被封上一层枷锁,无论如何都窥探不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嗡——】

手机来电的震动声音,将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来,倾身拿起接通。

“顾总,抱歉,这么晚打来电话。”林特助激动的说道:“是米国心理学家达利恩先生的助理说,他近来有行程在B市,我们或可前去拜访。”

达利恩先生……

起身来到窗边,大手一拉,厚重的帘蔓顷刻归拢一边。

玻璃窗外,繁星映月,静谧非常。

男人鸦羽般的眼睫下,似乎藏着某种锋利,神色不明的同时,抿了抿唇。

“知道了。”

再深的谜底,终有再见天日的那一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