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丧尸还是人

  • 末世求生之王
  • 逆天的小臣
  • 2101字
  • 2020-11-18 16:32:15

许尽欢的力量只有五点,形象的说都不足够力量去杀猪,而他的耐力和敏捷更是只有三点,属于体质柔弱之人,干会活就累的那种。

但他知道现在是唯一合力清除丧尸保证车厢暂时安全的机会,他奋力的砍杀着丧尸然后拖进车座中,渐渐就有些吃力起来。

他身后的男人也许是受到血腥的刺激反而开始勇猛起来,他让许尽欢退在他身后,他开始打头阵,几乎如割韭菜一样,一刀劈头,左手一抓丧尸抽刀带清位置一气呵成。

丧尸的污血到处飞溅,一具具尸体东倒西歪,却没有人感觉到恐怖,恐惧死亡才是人活下去的动力。

对面的女孩真如女武神降临,不断的发出嘶喊声,手中的匕首削铁如泥般杀着丧尸,她看起来并不强壮的身体却是如一只发怒的野兽能迅猛的把杀掉的丧尸扔到座位或身后。

刀女一个人的战力看起来比许尽欢加衬衣男都强,双方几乎是同时杀到了刀男尸体前。

刀男已经没有了全尸,地上只有一滩烂渣和污血,剩下的丧尸依然不顾一切的捧着残渣进食。

衬衣男看到这一幕终于感受到了恐怖,他差点吐出来,转头想要避开却是看到被自己砍死还有五分人样的丧尸,顿时再也遏制不了内心的恐怖之感呕吐起来。

许尽欢和刀女对视了一眼,对方眼神中充满了一些疑惑,但马上又用手中的匕首开始刺杀最后的几只丧尸。

许尽欢屏住呼吸帮着把最后的丧尸杀了个干净,然后退离这个宛如地狱的中央。

刀女跨过刀男的残渣走了过来,然后在一个无人无丧尸的座位上瘫坐了下去,原本如武神降临的战意迅速的消失,脸上露出因伤口带来的痛苦之色,面色因失血过多变得惨白虚弱。

许尽欢打开行礼架上的一个包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放在了女孩桌上。

女孩感激的点了点头,却是拿矿泉水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困难起来。

许尽欢转身向后面的七号车厢看去,玻璃窗后同样是一群丧尸围堵在中间,丧尸都爬了上座椅互相堆叠起来,透过丧尸的吼叫声依然听到有人惊恐的反抗声。

“谢谢你。”喝了水的女孩缓了口气又一次道谢。

衬衣男抹着嘴上的呕吐物走了过来,看到半瓶水忙拿起来大口的喝着。

就在这时,一个满脸鲜血裙子也沾了血的女孩从满地血污中慢慢的走了过来,她面色惨白右眼腥红如血无比的阴森,一只手按在头上看起来木讷又充满了痛苦之色。

刀女脸色瞬间一变,她脸上布满了恐惧,比被一群丧尸压在角落撕咬身体时都恐惧。

许尽欢也是脸色一变,这个女孩是面向他坐的乘客,他亲眼看到刀女用匕首刺进了女孩的脑袋,流出的却是鲜红的血,当时刀女大概是杀红了眼并没有发现,此时看到女孩身上的红色血迹如此恐惧也在情理之中。

这是人还是丧尸?!

如果是人被刺穿了脑袋怎么还能活着?!

如果是丧尸,为什么那表情看起来充满了痛苦之色,感觉像是个人类。

车窗外阳光两眼,车窗上糊满了血,刺鼻的血腥味让人窒息,列车经过一处山脉,阴影和阳光交替出现,本就恐怖的车厢中女裙女孩就像是正从地狱中走出来。

衬衣男喝完水感觉缓了过来,看到俩人一脸震惊和恐惧的看着他身后也感觉不妙忙转过了身去,也看到了比任何恐怖片恐怖的一幕,阴暗的车厢中女孩沾满血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扯下了一片血污黏结的头发,毫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头发。

“不,不杀等什么呢!”衬衣男吓的差点掉了刀,猛的就要上去挥刀砍过去。

“不要!”刀女慌忙叫住衬衣男。

“为什么,她可是丧尸!”衬衣男不解道。

刀女一脸愧疚的道:“她本应该是个活人,是我的错。”

“活人?”衬衣男一脸惊讶,不过当他看到地上有两处明显不一样伤口的丧尸和回忆起方才有的丧尸明明头上受过伤却还是能咬人时,他突然明白了,顿时一阵阵的后怕。

“丧尸?”女孩突然带着迷茫之色看着三人开了口。

三人瞬间震惊在原地,竟然还能说话?!

老实说许尽欢都被突然的说话吓的打了个哆嗦,当他细细观察时,发现女孩虽然有伤,但早不留血了,面色惨白是因为失血过多,一只眼是红色的大概是脑袋上的伤造成的,所以也影响了苏醒后的智力。

“她……她还活着!”刀女激动起来,脸上的恐惧之色也慢慢消失。

“你……你确定?”衬衣男怀疑道。

这时对面的通道门猛的被推开,一个强壮浑身是血的男人提着一把沾满血的刀走了进来,他身后的车厢中尸体铺满了过道,污血甚至流向这节车厢,他看到背对他的白裙女孩瞬时扬起了刀。

“海哥不要!”刀女忙上前制止海哥,顺势护在了女孩身边。

海哥举着刀看了眼女孩头上的伤口对刀女硬声道:“我告诉过你不要多情手软,她这模样和丧尸有什么区别?!”

“不,都是我的错,我要救她,药也许对她是有用的。”刀女坚定道。

海哥露出气愤的神色,看向衬衣男和许尽欢道:“你们认为这个女人还是人类吗?”

衬衣男摇了摇头露出不置可否的神情。

许尽欢诚实道:“暂时肯定不是丧尸,但我不知道她所说的药是否真能救回来。”

“放弃她,我找个厕所把她关进去!”海哥说着准备走向许尽欢后面的厕所。

许尽欢微微道:“厕所中有丧尸,才听动静感觉块头不小,你小心点。”

“海哥,你就让我自己做主一次!”刀女激动又大声的喊着。

海哥犹豫了下转身不再是强硬而是着急道:“红妹,你身上都受了那么重的伤,你把药给她你怎么办?!”

“药?药?”白裙女孩撕扯着头发道:“我头好疼,快给我药。”

“我要为自己的人性负责,如果我死了,是我对不起你。”刀女对海哥说完后温柔的扶着白裙女孩坐向座椅中,现在她完全把女孩当成一个受伤的人,而且过错全在她的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