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来到

“如果我会飞檐走壁的功夫就好了!”望着前方人潮拥挤的街道,七霜感慨不已。

他租房的位置离公司并不远,约莫十分钟的路程,但每到这个上下班时间点,街道就挤满了和他一样上班的家伙。

十分钟的路程,因为行人太多的原因,硬生生被延长到二十分钟。

若是会飞檐走壁,直接抄近道,他就用不着为经常上班迟到的事发愁了。

忽然,他感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

扭头一看,一张略显稚嫩的脸孔出现在视野中。

那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正将自己的手从他的肩上收回,看样子,刚才拍他肩膀的就是对方。

“这个时间点,在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小孩儿?”七霜有些疑惑。

“等等!”

“周围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他注意到,那个孩子的身后还有一堆差不多大的孩子,更重要的是,那个孩子的脚下铺着一层木质地板。

这条上班的路,他走了不下千次,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段铺着木质地板的道路!

回过神来,他当即四下一扫,猛然发觉自己根本不在那条上班的路上了,而是身处一个十分宽阔的大厅中,顶上点满了明亮的大灯,好似星星一般,将整个大厅照得如同白昼!

“等等!为什么我看不到他的头顶?”七霜发现了一个更奇怪的问题。

虽然他本人也不算特别高,也就中等个儿头,但以成年人的身高来说,妥妥能地俯视这么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可眼下,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居然对方平行。

这意味着,他很有可能变矮了!

随即,他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脚小了不止一号,甚至连衣着也换了一身。

“怎么会这样?”他惊恐地抬起自己那稚嫩的双手。

种种异常让他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已经不在方才急着上班的世界了,而是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更可怕的是,他的身体已经变小了,或者说这已经不是他自己原来的那个身体也说不准了!

“喂,小林!你怎么了?”看到他神色异常,那个孩子诧异地问道。

“小林?小林是谁?”七霜猛然抬起头来,却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正在这个时候,‘小林’这个名字似是触动了他身体的某根关键神经,一连串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啊——”

七霜惊叫一声,抱着脑袋,满脸痛苦地蹲了下去。

那些突然出现的记忆,好似一枚被强行塞进大脑的钉子,让他头痛欲裂。

“老师!小林他好像有些不对劲,麻烦你赶紧过来看看!”看到他面色发白,那个小孩当即招呼大厅边缘的两名成年人。

那是两名身着灰色轻甲,头戴四道波浪印记护额的家伙。

“这帮小鬼,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一人皱了皱眉头,明显有些不太乐意过去。

另一人撇了撇嘴角,无奈道:“你就知足吧!我们在这后方培训这些小家伙,没有被派上前线,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我可听说,前线死伤无数呢!就我俩这点儿微末本事,只怕活不过三天!”

说着,他抬腿走了过去。

“你说的,我也懂,可是天天对着这群毛孩子,总是开心不起来!”那人摇了摇头,紧跟了上去。

“喂!小鬼,你怎么回事?”一人对着抱头蹲地的七霜问道。

“头……头……头疼……疼得厉害!”七霜奋力才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

“头疼?”

另一人挠了挠头,又对同伴说道:“用你的‘治愈术’给他试试,刚刚还好好的,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嗯!”

同伴应了一声,当即伸出了双手,停放在离七霜头顶一拳的距离,而后手上便散发出一阵淡绿色的光芒。

“哇……那就是‘治愈术’么?好方便哦!以后我也要学!”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孩子中当即有人露出了歆慕之色。

“嗯嗯!我也是!”其余的孩子也跟着一同附和。

“看什么看!都很闲么?等下就是忍者毕业考试了!你们都准备好了么?想死在考场是不是!”另一名戴着护额的家伙当即对着众孩子大声嚷道。

听到‘死’之一字,众小孩当即吓得脸色雪白,尽皆神色警惕地打量着旁边的伙伴。

甚至,有的孩子还毫不掩饰地露出了赤裸裸的杀意!

原本还和和气气玩作一团的孩子,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似随时反目的仇人!

“这才对嘛!”

看到这一幕,那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又道:“身为忍者,就应该随时保持警惕!”

“尤其是在等会儿的忍者毕业考试中,杀掉你的人,或许就是你现在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场的所有考生,都是你们的敌人!”

“面对敌人,你们就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断绝一切杂念,这才能顺利地通过毕业考试!”

闻言,全场一片默然,只是众孩子中那一股杀戮的气氛,越发浓厚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手上绿光消散,那人当即向七霜问道。

“谢谢老师,感觉好多了!”松开抱着的脑袋,七霜缓缓站了起来,笑着回道。

有刚才这人的帮助,他终于将突然出现的那一股记忆消化完毕。

他也终于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这里是雾隐忍者村,他来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

那个极为有名的动漫世界!

而他,准确地说,他意识所在的这具身体,正即将面临忍者毕业考试。

问题也正好出在这里。

若是他的意识,附身到其他四大村孩子身上也就罢了,偏偏好死不死附身到了雾隐忍者村的孩子身上。

因为,他从记忆中得知,雾隐村的忍者毕业考试,有一个极为奇葩和残酷的规定。

必须要杀掉一名同一考场的考生,才能顺利毕业!

对于一名现代文明人来说,杀人这种事,负担实在太重了。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下得了手。

更重要的是,一旦正式进入考场,到底是谁杀谁还不一定。

若是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就罢了,虽然年龄不大,但好歹经过了正统的忍者教学,是一名见习忍者。

和同龄考生厮杀,也是五五开的成功率。

但他可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即便拥有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掌握‘他’自己拥有的全部能力,但这其中存在一个生和熟的差别。

毕竟,现在控制身体的,是七霜自己的意识。

会,是一回事,熟不熟练,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就么匆匆忙忙地进考场,只怕被人杀掉的可能高达九成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