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转生
  • 催命判官加班中
  • 寒中客
  • 3789字
  • 2022-01-05 16:39:52

夜色深了,冬日的长椅凉得透骨,路灯的光芒混着月光照出其上干涸的水滴形痕迹,显得椅子很脏

北方的冬日,流浪汉都少有在晚上躺在铁长椅上的,此时上面却靠坐着个清瘦的,学者模样的女青年。

她也就二十五六岁年纪,穿一件烟灰色风衣,生了一副好相貌,即使脸色青白,五官因为心悸发昏显得僵硬扭曲,也颇有西子捧心的模样。

崔珏连声咳嗽着,只觉眼前发黑,一阵阵心悸,胸腔里的心脏绞着痛,疼得她咬紧双唇,抓着铁扶手的手骨节泛白。

他本是阴间判官,司刑法,主诉讼的阴律司,判官之首,常年忙的脚不着地,每隔些年都要巡视一方小世界,寻找阴律弊病,排解阳间怨气,监督该世界分地府运转。

如今轮得了这方世界,正巧他曾分了魂投胎到此,索性用了那分魂的身子。

分魂魂魄不全,没有多少自我意识,只是单纯模仿他的性子和在分世界可能的发展。

不料,这分魂法身是个女身,又有冠心病。

他原来是男身,还是风流多情那一挂的,这回下来时莫名其妙变了女身,不止身体如此,魂魄性别似乎都变了。

即使他境界挺高看得开,一时半会也没接受过来这事,但又忘了这身子有病,情绪一激动……

于是她就倒了,现在胸痛,呼吸不上来。

关键是,她还没完全接纳分魂的记忆,不知道硝酸甘油放在哪里。

死了就死了,总之死回去她还能以鬼身上阳间。

崔珏想着,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起来,胸痛的越发剧烈,仿佛坠入了某个深渊一样,喘气都成了一件难事。

一个人好像站到了她面前,此时她只能看得到一道模糊的黑影,带些冰凉的指尖抵在她的额头上。

“子玉你先休着急死,你还得在阳间延续一下之前昼判阳夜断阴的工作方式来着。”

崔珏听着声音耳熟,头脑昏沉间也分辨不出是谁,只胡乱想着到底哪个王八犊子看她心脏病发作还惦念着她的工作方式。

那指尖仿佛为她注入了些许清明,竟使她好受了些,眼前逐渐清明起来,她终于能说话了。

于是她破口大骂:“哪个忘八端这个搁节儿还惦记着要我断案……”

眼前也逐渐清晰起来,隐约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剑眉凤目,英气非凡

“帝君!!”

崔珏看清来人,双目猛然圆睁,端详她半晌,问道。

“你怎么长得跟打了马赛克似的?”

来人是阴间帝君冥玄,当年开辟过轮回创立了地府的牛人,如今弃了实权,闲暇下来,寻常除了护佑着阴府轮回,便是去各个下属的工作岗位吃瓜,据说是因为看着别人工作自己休息会更爽。

“你个瓜皮,你这具身体至少四百度近视,二十年脑血栓。”

崔珏方才被注入了些法力,如今缓过神来,呼口气纳闷道:“近视能推出来,脑血栓您如何推测的?”

冥玄直起身子,神色深沉:“没二十年脑血栓,你干不出这么奇葩的事情来,少一天都不行。”

崔珏扶着椅子的扶手站起来,试图和她对视,但失败了。

男身时她和冥玄差不多高,如今她矮了一寸多,从一米八到一米七五…

她的身高和她的性别一起一去不复返了。

“帝君,休开玩笑了,你可知我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冥玄长叹一声,把手里的一件羽绒服递给崔珏,道:“穿上,我们边走边说。”

崔珏这才觉得冷了,穿上衣服还打了个喷嚏,久死乍活,还有些不适应。

二人沿着公园的小路溜达,寒风凛冽,吹的崔珏头昏脑胀。

“你现在成了这个爪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伤佳人的心太多?这不遭了报应,应了劫咩?你法身为这因果就投了女身,如今你又要附到这上面生活,自然变了女身。至于我为何没插手……一是我懒,再就是……我想看你楞不楞继续当这么个风流娃儿,我就没管……

当然…我想管也不定拦得住,因果毕竟是你招惹的……”

方言都飙了,可见她多么幸灾乐祸。

崔珏听了这话,险些一口气又没喘上来。

有才能的人风流这叫渣吗?这叫才子风流?她原先甭管如何风流都没耽误过工作也没脚踏两条船也没搞出过人命也没逼良为娼,除了找过的对象多了亿点,没任何可以诟病的点,凭啥他要变她?

她倒不是不能再变回去,但又要重新投胎还得是洗掉记忆的那种,轮回一遭上来不知道要错过多少会议什么的。所以,短时间内她是变不回去了。

“你让我冷静冷静…不过说来,那你来找我干啥?又有什么工作?”

崔珏捂着胸口靠在树上,神色古怪的看着她。

冥玄对她怒目而视:“我是那种下属遭遇巨变还不容你缓几日的上司吗?虽然我摸鱼划水不干活,你也不能如此想朕。”

崔珏如政治家演讲到煽情部分时般掷地有声:“你是!”

“好吧我是,我对象……他晚上算了一卦,说你有难,让我来看看你。我刚赶过来,就赶着你病发了,你分魂是干啥的?咋一身病呐?”

崔珏摇头,道:“我还没来得及融合完记忆,我融合一下先。”

说着她就快步走到附近的另个长椅处坐下,闭目入定,半天才睁开眼睛,又开始往回走。

这世…她是个孤儿,儿时被一个不婚主义的女富豪收养,学考古的,在泺大教课,二十八岁的副教授,搞科研带研究生且讲课的那种,年轻有为且有钱,因为身体不行排的课也少,养母年纪大了前些年就去了,收养她还是因为有安排这方面的阴司托的梦,因此更没有什么俗世的羁绊在。

分魂的性格模拟了崔珏的,却也不沾因果,虽然教学生,但在学术之外,和人的交流几乎为零,按部就班的走着人生。

冥玄见她往回走,追上去问道:“怎么了”

崔珏答:“眼镜落那边了,我说我怎么看不大见呢……“

她做鬼多年,即使身边有个即使做了鬼也眼神不好使的友人兼同事,也不能知晓近视的滋味。

即使地府现代化的年份比各个阳间都要久,全息技术也发展出来了,她也没那精神病心思和时间体验一次近视的感觉。

因此,骤到阳间还没有眼镜,她便落了个十米之外,人畜不分,十五米之外,人植物不分的下场。

冥玄鬼身入阳间,视力倒是好,拽着她回原先病发的长椅上,却没把眼镜找到,反撞见了一个阴气森森正在打电话的中年男人。

这人背对着她们,穿得西装革履,手里拿着个公文包,身上的气息却森寒非凡,像个邪修。

这阴气森森同阴司鬼神们不同,阴司虽然是鬼,却有阴间职位,一身正气功德,和这男人给人的感觉全然不一样。

“三十万…我知道你们没什么钱,也只要你们这些,买好的货儿命格很适合,跟你们家儿子配了昏,绝对包你们家今后财源滚滚……”

他的声音很大,似乎很有把握周围没人。

即使他有些修为,也探听不到更高深二人的动静。

崔珏闻声,和冥玄对视一眼,接着掏出手机来录音。

录得差不多了,那人也打完了电话,脱下外套,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身和寻常正统道袍有些相似的衣服来,套在衣服外面,接着回头欲走,却看见了立在长椅前的二人。

以邪修卓绝的视力,他又看到了崔珏手机上毫无隐藏之意的录音界面。

霎时间,心中闪过了无数个杀人灭口的念头。

崔珏看着他向她走来,面不改色的保存了录音,接着打电话开始报警。

“喂你好我要报警,地点在森林公园儿童游乐区,我和友人晚上出门听见一个搞封建迷信的人在打电话说要给一户家里贫穷的人改命要三十万……”

男子气急败坏,袖中伸出一把匕首来,似乎想要对二人动手,刚出了手就被冥玄一脚踹倒。

他想用修为,修为却仿佛被什么压制了一样,如何也施展不出去。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碰上硬茬了。

关键是,硬茬就硬茬,你报警做什么啊!修行界的纠纷自己处理不!香!么!

崔珏非常镇定的继续说道:“这不是诈骗是什么,尤其是骗咱平民百姓的钱一骗三十万,这是利用zj诈骗啊,他看见我报警还想要对我动手,手里还持刀……”

“对对对,不用担心,他被我友人制服了,请尽快出警,十分感谢…”

……

邪修为恶半生,想过自己可能会被通玄部门或天师联盟以施展邪术为由逮捕,或被酆都鬼差以给鬼瞎配阴婚侵犯其婚姻自由为由抓捕,但从没想过……

自己被两个热心群众以搞封建迷信以此诈骗大额金钱为由,送去唱铁窗泪。

他刚进去时还以为修为被封只是暂时的,那两个女人也只是路过的脑回路不正常的天师,他本来还想利用修为越狱的……

谁料,入狱第一晚,他便做了个恐怖如斯的梦。

他梦见那晚送他进局子的病弱女人做判官打扮,高坐公堂,字正腔圆,义正言辞的给他念法条,说他生前作恶太多,日后晚上要被拘押到地府受刑。

什么鬼!在警局口口声声要他好好改造相信科学的女人是阴间判官?

到了地府的公堂上,他心中想什么,都能为判官听到。

于是崔珏语重心长的回答道:“阴间也要搞科技,你的观念太落后了。本判忙得很,最后告诫你一句,你要是不在阳间好好改造,还想着违法乱纪作奸犯科,十八层阴间再教育中心等着你。

地府虽然现代化了,十八层阴间再教育中心还保留着不少原来特色。你也不要想着躲鬼差勾魂,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对你可是印象深刻,又有生死簿在手,你就是逃到别的世界,鬼差也不会迟到的。”

邪修非常害怕,连忙保证自己出狱后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绝不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深。

他还没杀过人,不过依邪修的修行方式也快了,崔珏能早日阻止,也算功德。

崔珏劝回头了邪修一个,端过一旁的茶杯来喝。

她阳间的躯壳还活着,如今是走阴入地府办公,目前还没有来得及深入了解分地府的办事情况,就卷入了邪修非法给鬼配阴婚一事。

说道她也是个事故体质,方到阳间找个眼镜都能遇见打电话的邪修,查了生死簿后还发现他强配过不少桩阴婚,让不少女鬼死了还不得安宁,索性着手了此事。

邪修回头了,下一步就是安抚这些女鬼,防止他们变成厉鬼了。这些事倒有分地府的鬼来做,不必她再操心多少。因此她便可顺道去主地府开个会,免得阴律司事务堆积无人处理。

崔珏合上生死簿,淡漠道:“回去吧,今晚不必受罚,睡个好觉明天养精蓄锐再来受刑。”

邪修只觉得一道阴风推他出了殿门,卷着他回了躯壳,在这之前他只来得及问出一句:“请问大人那晚把我扭送派出所的是何方大神?”

他话未问完,便已经回了躯壳。

耳畔突然响起一道清正的女声。

“阴间帝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