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零话 解救人质
  • 以太穿行者
  • 瘟疫鸟
  • 1507字
  • 2021-12-28 15:05:37

在某个城市郊区的一间废弃工厂里,一个嘴上被贴着胶带双手双脚被捆绑着的女孩静静的坐着。厂房的每扇门和窗口都站着一到两名绑匪,为首的绑匪头子正在给被绑女孩的父亲打电话:“我再次提醒你,别试图报警,如果你敢耍花样,我保证你连你女儿的尸首都找不到!”

挂断电话后,绑匪头子对身边的手下说:“他们快到了,拿到钱后不留活口!”所有的绑匪听到后都点了点头,似乎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绑匪们似乎还不知道,他们所处的这间废弃工厂的外围已经被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部队包围。一名看似是队长的人通过耳麦说:“已经部署完成,是否立刻突入?”耳麦中传来一位年轻女性的声音:“先等等,绑匪的人数和分布情况,以及人质的位置还不清楚,贸然突入可能会伤到人质或导致绑匪撕票。”

这时一个穿着紧身衣的人影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废弃工厂的门口,门口望风的绑匪就像完全没注意到这个人似的,任由他飘进了工厂。没错,这个人是飘进去的,就仿佛是个幽灵。

这个飘进来的幽灵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对着一个形状的奇怪的对讲机报出劫匪的数量与位置。最后他飘到那个被绑着的女孩面前说到:“人质的位置已经确定,但她身边有两名绑匪。如果不把这两名绑匪清理掉,只要我们的人一进入,这个人质可能就会被立刻撕票。现在申请使用神经干扰,请批准。”

对讲机中又传出那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批准使用神经干扰,但时间不可以太久,否则人质的神经也可能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接着埋伏在工厂外的小队接到了命令:“现在工厂内的绑匪分布和人质位置已经摸清,南面窗户突入后距离人质最近,清理完窗内的绑匪后立刻将人质身边的两名绑匪也清理掉。你们在破窗的一瞬间,小宇会对人质附近的绑匪使用神经干扰,届时人质和绑匪以及周围五米内范围内都会进入感官剥夺领域,所以注意保持距离。”

“明白了,还是老样子。”队长回到道,似乎他已经很习惯这样的作战方案。不一会儿耳麦中传来了倒计时的声音“3、2、1,上!”所有队员同时跃起撞入门窗,守在这些位置的绑匪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全部应声倒地。而刚才守在人质身边的两个绑匪只看到了有人破窗而入,紧接着视力、听觉、嗅觉、触觉全部消失,整个人傻在了原地。离他们最近的队员在料理了窗边的绑匪后,举枪瞄准绑匪射击,这两名绑匪也应声倒地。

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一瞬间,那个刚刚施展了神经干扰的“幽灵”立刻收起了手中的怪异设备,解除了这个区域的神经干扰。当他想确认一下人质刚才是否被伤到时,他惊讶的发现这个人质女孩居然一直盯着他。

“难道她能看到我,这怎么可能?”他心中疑惑。

很快女孩的父母赶到了,女孩被完好的带到了父母身边,父母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并对解救她的队员说着感激的话语。“幽灵”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时正要离开的女孩又回头望向了他。“她真的能看到我!”他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距离废弃工厂不远处的树林里停着一辆集装箱车,集装箱内可没有货物,而是一个伪装成集装箱的移动指挥部。这个指挥部里最显眼的莫过于一台像传送门一样的仪器,而这个门里正飘着刚才那个“幽灵”。此刻的他全身处于半透明的状态,随着仪器的运行,他的身体逐渐实体化。仪器停止时,他已经与正常人无异。缓缓睁开双眼后,他忽然全身无力地跌出这个“传送门”,一旁的工作人员迅速上前将他扶住没让他脸先着地。

一位身着西装的女人走到他面前递上一杯饮料和一块巧克力,“辛苦了,以太穿行可是很消耗体力的,”听声音她就是刚才那个通过耳麦给所有人下达命令的指挥官。

“她……她能……看到我。”他气喘吁吁的说着。“哦?怎么可能,刚才你们根本不在同一个位面,她怎么可能看到你。”

“可是她确实看到了我,而且不止一次看向我。”

“你知道吗?我们刚才解救的那个女孩,其实是一名盲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