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真相

  • 漂泊荒岛
  • 大沐沐同学
  • 2151字
  • 2019-05-15 23:35:16

“第一次,我们在那座岛上,那个侏儒说,如果我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他就可以放你一马,这我给你说过了吧,其实这并不是让我最气愤的,最让我气愤的是他说我们永远别想活着逃出这里,因为他的祖先来到这里后,无数次想要逃脱,却都失败了,这片海的外海是一片他们永远无法突破的鬼蜮。”吴雪越说,语气越阴沉,王沐似乎也是知道她们的忧虑。

“所以,你们想能拖一会是一会儿,不想那么早打击我的自信心?”王沐反问道。

“嗯,这是我和雪儿姐姐商量的,我们打算晚些再告诉你,可是没想到没法瞒你那么久了。”一旁的孙怡也靠了过来。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懂,不过,他们没法逃出去,不代表我们没法逃出去不是么?万一什么时候有契机,比如外海打开了呢?”王沐似乎是在维护最后那一丝希望。

“阿沐,我能不能求求你别再想出去的事情了,既然我们都知道我们没法出去了,不如我们就好好过日子怎么样,有我和怡妹陪你,你也不会孤单啊!”此时的吴雪,眼中含满泪光。

“不,我不会就那样轻易放弃,这世间不可能有什么地方只能进不能出的,只能说我们是否有命进没命出。”

看着王沐那坚毅的神情,二女都是长叹一声,她们都知道,王沐下定决心的事情,基本上是没法劝他改的,或者说,他是个很执拗的人。

“那第二次,我们在救怡妹的时候,你听到那个老头说的什么?”王沐依旧看向吴雪,他希望吴雪能够把一切都告诉他,好让他有机会准备。

“第二次,那老头吩咐手下,不要轻易靠近火山,他还说,火山附近那个人不是好惹的,可当时在他们来之前你就杀掉了一个拿枪的人,我一直以为那个人就是他们口中的危险的人,但我没想到,这座岛上还有人。”说完吴雪看向王沐,王沐此时神情凝重,似是在考虑什么。

“嗯,的确,在和野人拼命那次之前,我杀死过一个拿着猎枪的人,看来,我们有必要做出准备了。”王沐若有所思。

“准备些什么?”孙怡看向王沐,在她心里,早就已经依赖王沐了。

“我似乎找到了穿插这些事情的线,”王沐起身,坐到二女身边“在我们来此之前,也曾有无数人因为各种原因来到这个鬼地方,他们有些死在这了,有些可能再次生活了一辈子,那些野人或许是很多年前,某些活下来的人,恰巧他们是男女共同活下来的,于是他们开始繁衍,并且他们也在不停的尝试着逃离这里,可是他们发现,无论如何,他们都无法逃离这里的外海,于是他们的后人,也就是这群冥顽不化的野人,他们虽是那帮人的后代,但他们似乎并没有继承他们先人的文明,而是越发展越退化,最终成为了冥顽不灵的野兽,当然,这只是猜测,或许他们的祖先也并未拥有什么高等文明,后来我便来到离这有些远的那个属于野人祭祀的岛那里,在那之前,有一队全副武装的来自于海难的人,他们死于了野人驯养的奇怪虫子下,后来便是吴雪,我就了你,后来我们发现岛上有野人,于是我们杀掉他们逃到这座被他们视为不详的岛上,而这座岛上似乎以前是野人的生存的地方,可惜几年前火山喷发,虽然不大,但使得野人恐惧此地,而后,就有可能是那个奇怪的人来到这里,他在火山脚下生存了下来,并且用一些方法,使得野人对其恐惧,而后我们就闯入这里,后来孙怡被抓,我们救了她,之后岛上来了一个带着枪的人,他跟踪我,且不打算和我合作,被我反杀,之后岛上那个人便开始监视我们,然后就到了现在。”王沐闭上眼睛,他似乎觉得,这样把他们穿插似乎是有些强硬,但是这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条线。

“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明白了,这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是在海上发生灾难,尤其是遇上雷暴,海啸之类的恶劣灾难,你说会不会是什么百慕大三角之类的神秘地方吧?”孙怡似乎想到些什么,对我们说道。

“不,这不合理,我们失事的地点都相隔很远,如果真的是百慕大类似的区域,那这片区域也太大了些。”王沐摩挲着胡子,现在看里,他们太渺小了,在这大千世界,他们不过只是沧海一粟罢了。

“我要加固树洞周围的陷阱,以及保护,你们以后也不要走单,尽量能别出去就别出去,出去也一定要一起行动,如果遇到危险,先大喊一声,然后尽量不要起正面冲突,跑,保命最重要,野人们都忌惮他,想必也是有什么杀手锏的,我们能不惹就尽量不要去惹。”王沐提醒着二女,二女也点了点头,的确,万一那个奇怪的人趁我们走单,逐个击破就麻烦了。

“从今天开始,出门之前都告诉彼此,哪怕是去上厕所。”王沐一脸愁容,也不知道这地方怎么这么邪门,不只是有怪物野兽,还有图谋不轨的各种人。

“阿沐,其实我还有件事想和你们分享一下,我不知道当不当讲。”此时,孙怡扭扭捏捏的说了一句,王沐立刻惊醒起来。

“什么事情?”王沐隐约觉得似乎跟着奇怪的地方有关。

“阿沐,其实,在我们那般飞机出事之前,在飞机上曾有过一段很诡异的电波,当时我是内部人员,所以我能听到两名机长在讨论,那究竟是什么,就在我靠近驾驶舱时,我听到似乎是有人在唱歌好像是美声,声音十分空灵,可没一会,飞机就停止了运作,飞机的突然颠簸,本来就让我感觉到危险,我马上打开驾驶舱,可就在这时,我看到两名机长似乎都中了魔怔一般,两眼直勾勾的看向前方,就和死人一样。”孙怡边说还边颤抖,似乎是对于那次经历记忆犹新。

“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你们的时候,那机长就跟死了一样,两眼无光。”王沐此时也是恍然大悟。

可是,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思考,但是凭借刚才孙怡说的那句话,他开始怀疑,这件事情难道是有什么人在暗中操纵,真相,到底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