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洗礼

  • 漂泊荒岛
  • 大沐沐同学
  • 2622字
  • 2019-04-11 00:32:48

我的办法就是我一人尽量把野人引出来,由吴雪去解救孙怡,自然,在此之前我必须做好十足的准备,不然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

我把做好的几枚炸弹在我计划好的逃跑路线上安装好,然后把手枪子弹全部丢给吴雪,我自己用猎枪就够了,毕竟这次我也不打算用枪杀人。

“你一定要小心,我不知道能够引出去多少野人,剩下的子弹我全部给你,这样就算多几个野人,你也可以应付的来。”有些话还是得叮嘱的。

“说我小心,你不应该是更加小心吗?这个办法最危险的人不应该是你吗?我知道这应该是你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如果被他们抓了,一定不要反抗,等我们去救你,如果救不了你,我就和他们同归于尽,我们来生在见。”此刻,吴雪注视着我,眼神中满是关怀。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不能这么悲观啊,怎么说我也是在这里活了快两个月的人了,这些天我感觉我的体力和力气都有长进,我已经不是刚来时的我了。”说罢,我便嘿嘿的朝她笑了笑。

她走过来,搂着我的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

“也许命中注定我们会有此劫难,但我希望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能依附在你身边。”说罢她抹了抹眼泪。

“好了,行动。”

我实在是不想再有过多情感带入,我怕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她会更加伤心。

这次,我真的要拼了。

来到野人的营地,我看到这次大概有百十号野人,看来他们要跟我们死磕到底了,不过我并未感到害怕,反而现在的我热血澎湃,既然要打,那我就要和你们打到底。

于是,我对着那个巨大的虫巢开了一枪,于是巨大的虫群呼啸而出,那个老人明显受到了惊吓,于是赶忙拿出一个小壶,于是虫群开始围绕着那个老头飞,我又开了一枪,直接将老头击毙,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内,于是,一瞬间,所有的野人都开始愤怒,冲着我的方向奔来,那些虫子自然也是。

看到这么大的阵仗,我反而更加开心,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不是么,我要的就是她们倾巢而出,于是,我按照原来计划好的路线疯狂逃窜,此刻,除了奔跑,我别无他选。终于,在我来到第一处我安放炸弹的地方,我启动了炸弹,药芯大概是有十多秒的时间,我疯狂的奔跑着,十多秒后,巨大的爆炸声在我身后响起,我也没有回头看,自然我是知道他们有不少人中了招,因为我听到了人的哀嚎。

于是就这样,我引着这帮落后部族的野蛮人开始送他们最后一程,一次次,炸弹在我身后响起,一次次野人的哀嚎响彻云霄,我嘴角带着微笑,终于我的体力快要透支了,我大概跑了五公里多的路程,这一路上,定是横尸满地。

但是有个问题我一直忽略了,就是那些虫子,自他们的主人被杀后,他们像是记仇似的疯狂追击我,而我的炸弹也只是杀死了一小部分虫子,现在最危险的已经不是我身后那零星的几个野人,而是那狂暴的虫群。

应该怎么办?我在内心发问,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们以为那些虫子没了虫师的指引应该会四散奔逃,结果他们确是有意识的疯狂追杀我。

此刻我心急如焚,眼看就要跑不动了,突然我想到包里好像还有两颗我保留下来的烟幕弹,于是,想都没想我便从包里抽出那两枚烟幕弹。

“这次就全靠您哥俩了。”于是,我用力向后方的半空甩出一颗烟幕弹,并提枪对准那烟幕弹就是一枪。嘭!巨大的烟幕在空中散开,虫群此刻也乱了阵型,很多虫子都被熏死,而那些野人也都呛得剧烈咳嗽。

“妈的,早知道这么好用就多留你两颗了。”

眼看烟雾就要散开,大批的虫子开始重新集结,来不及多想,我顺势又丢出去另一颗,又是一枪,刺鼻的烟雾在空中绽放,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的虫群又遭一击,便更是乱了阵脚,很多虫子开始四散奔逃,原本整齐的虫群显得凌乱不堪。

正在我看着高兴的时候,一只箭矢朝我飞来,根本没时间躲避,那只剑一下就射中了我的左臂,贯穿了我的手臂此时的我只感觉手臂一凉,根本没有了知觉,只觉得感受不到左臂的存在了,随后袭来的是难以忍受的疼痛,我咬着牙,对着烟雾就是一枪,我听到一声闷哼,看来是击中了。

收起枪,我捂着左臂拼命地逃跑,献血不停的从伤口流出,我已经分不清我脸上是汗还是我的眼泪,是的,我疼哭了,我想这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这样的痛苦吧。

我已经脱离了既定路线,我拼命地跑着,后面只有不到十个野人了,而虫群似乎已经散了,或者说大部分已经被消灭了。

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跑着,因为我知道只要落入他们手中必死无疑。眼看着周围的环境越来越熟悉,我知道我来到死路了,我到了那怪兽的老家,不知为何,我恍惚间竟跑进了那片奇怪的树林,眼前就是那巨大而壮硕的怪物,我想都没想就冲它开了一枪,这猎枪的威力属实大,上一次手枪怎么都打不透的兽甲,这次竟然就打破了,那畜生勃然大怒,朝着我追过来,此刻它与那帮野人相遇了,不知怎么的,刚才明明只有不到十个人在追我了,此刻竟又有二十多号人。

两方遭遇必有一残,于是,我看到那帮野人于那个怪物展开了殊死搏斗。

我躲在暗处,一遍处理伤口,一边看他们的战局,说实话,那群野人的战斗力不俗,我看到一根根长矛深深的扎进了那怪物体内,这帮野人懂得攻击它的软肋,那怪物岂是等闲之辈,眼看杀红了眼,一个大尾巴扫过去,有两个野人当场就被砸死,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掏出小刀,把那箭矢隔断,现在插在我手臂上的只剩下了一根木棍,但我迟迟不敢拔,不为什么,我怕疼。

眼看那边的战斗接近尾声,那畜生已经把野人杀得差不多了,最后一个野人在躺在地上,大口的吐血,看来是内脏被震碎了。

只见那怪物一口吞下了他,结束了这场战斗。此刻那怪物也并不舒服,浑身插满了长矛,嘴角也不停的溢出血,一只眼也已经被扎瞎。但它似乎并没有打算停下来,它嗅到了我的气味,或者是我身上鲜血的气息,它冲我爬过来,它见过我,似乎这次是要吃定我了,此刻我再怎么跑也是徒劳,况且我也根本跑不动了,情急之下我掏出猎枪对准它的另一只眼就是一枪,只不过这一次我并不幸运,打偏了,并没有伤到它的眼睛,它更是暴怒,再次冲我进攻,眼看就要来到我身边了,我突然灵机一动,抓起旁边一颗和枪管差不多的石子就往枪管里塞,并用手指用力往里捅了捅,此刻那怪物依然到我身边,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我什么都没做,只是举起枪,在它还没合拢嘴之前开枪了。

嘭!一声巨大的枪响。

此刻那畜生侧着身子躺在地上,它死了,我在最后关头塞的那颗石子救了我,枪炸膛了,产生的巨大冲击力,不亚于一颗手榴弹,而且又是在它咽喉部位,它的脊椎被我炸烂,整个脖颈已经穿了一个口子,我瘫坐在一旁,左手上插着一根木棍,右手已是伤痕累累,显然枪的炸膛让我也吃到了苦头。

我缓缓起身,一步步的向着树洞方向挪去,我希望在我到那里的时候,她们在等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