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命运

  • 漂泊荒岛
  • 大沐沐同学
  • 3267字
  • 2019-03-30 09:39:34

凌晨两点钟,空气有些湿凉,我坐在火堆边,思考着今天所经历的,我们的手枪子弹快打光了,还只剩下四十发不到,狙击枪子弹就打了一发,我和吴雪今天造了太多杀孽,吴雪当时的表情就像是死神,阴沉的要命,始终在我脑中浮现。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竟能够杀人,而且还是杀这么多人,我不想当修罗,不想做太多杀孽,我不知道我所做的是否是对的,我救了人却杀了更多的人,虽然那些人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危险,但当时的场景我总是挥之不去,那就在我眼前萦绕,遍地的尸体,狰狞的面孔,我甚至都无法入睡,我清醒的很。

不一会儿,吴雪醒了,她来找我,说要替我守夜,我对她说我不是很困,于是她便坐在我身边和我聊起来。

“你不害怕么,或者你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不安么?”虽然我知道吴雪是为了我们好,但我还是发问了。

“害怕,害怕的要命,以前在射击场打靶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用枪夺去别人的生命,如果说不安,其实上一次射杀侏儒的时候我就感到过不安,当时我很焦虑,所以那一阵我对你不冷不热,我们以为来到这座岛上便可以摆脱他们的控制了,但我没想到,他们还是来了,还带来了我们的同胞,我自然不会甘心看着同胞被这种血腥的方式夺去生命,所以开枪的那一刻,我的大脑完全是空白的,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或许是在想我做的是对是错吧。”她对我说话时显得很平静,想来是已经考虑过这件事了。

“我深感不安,毕竟他们不是山羊,不是兔子,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人,活生生的人,虽然他们未开化,虽然他们对我们有危险,但我总感觉杀掉他们令我的良心受到谴责,我甚至无法入睡,当时那恐怖的画面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实在是没有见过那般血腥场面。”我说话时带着颤音,我不知道是因为晚上太冷发抖还是因为恐惧而发抖,但就是这样,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内心脆弱的一面暴露无遗,我还只是一个学生,我还是没能接受弱肉强食这一亘古不变的道理,那晚,我哭的很凶,凶到把那个空姐都吵醒,她们两人一起安慰我,就像是在安慰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第二天一早,吴雪便去收集淡水,现在我们有三个人了,每日所需的淡水量增多,我也在思考能不能有更好的收集淡水的办法,早上八点多钟,我一边熬着蛇肉汤,一边擦试着手里的刀,昨天和野人拼杀的时候,身上刀上全都是血迹,而这时我也才发现手臂上受得伤,应该是被昨天的野人砍伤的,只不过伤口不深,我并未发觉。

吴雪吃了早饭后便去附近捡拾柴火,那位空姐显然也不想就这么白痴混喝,也帮着吴雪去捡柴,一时间营地里就又只剩下我一人,我时常在想,如果当时我乘坐的飞机并未发生事故,那么我现在的生活将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我是否在旅游过后,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开始奋斗,是不是也开始让我爸感到满意,让家里人都以我为傲。

我自小便不是什么老实的孩子,上幼儿园经常欺负同学,上小学从来不写作业,骂老师,气的老师叫家长,甚至想让我退学,一次次任性的背后,都是我爸爸来圆场,来收尾,来给我这闹剧收场,想来他送的礼,他送的钱,他为了我而花费的精力都远超别的孩子。

他是军人出身,自然看不惯我懒散的习惯,却又因我是独子而倍加宠爱,或许,这才叫家人的爱吧,为了我,为了家,他是可以无私付出的。

想到这不禁潸然泪下,在这偏僻的海岛上,我一度过一个月光景,时间就像是流水在身边悄然溜去。

“一个月了!”我慨叹道,我的人生中这注定的一劫,怪不得我那么喜欢看求生类的资料原来我那么有先见之明,为了自己的未来铺后路。就这样,坐在火堆旁,看着翻飞的火花,美丽绚烂,但这美丽确是一时,是木头牺牲自己而得到的升华,看着看着我便开始有些困意,毕竟昨晚没有睡好,想到有火,吴雪她们也就在附近,我便一个人去补觉,很快我就陷入梦乡,恍惚间,我感觉自己来到了文明世界,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车水马龙的街道,高耸雄伟的楼阁,冗杂热闹的人群,看起来好像是在搞什么活动,于是我慢慢上前,想要一探究竟,但当我走到人群中我才发现,这好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

这不是文明社会么?而且建国以后各路神仙鬼派全都当做四旧被除了,怎么还会有人干这么大张旗鼓的搞这种仪式。

看到人们围拥着一个平台,台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只是因为距离太远,我没法看到,于是我拼命的往里挤,没多会儿功夫,我便来到平台下面,而平台上的一切令我感到头昏脑涨,平台上有三个大型的十字架,架子上绑着我爸妈,还有吴雪,为首的那个人用着中文讲道:“你们作奸犯科,危害社会,今天我们就代表全人类啃噬你们,让你们受尽痛苦。”于是,这名野人掏出刀子,二话没说割掉了我父亲的手指,我拼命地往台上冲,我夺过那人的刀,指着下面的人大声喊道:“这是在文明社会,你们今天谁要是干动他们,我就杀了他,大不了大家一起坐牢。”

我回头看向我父亲,他强忍着痛苦对我说:“孩子,快走,趁着你还能跑,一会儿等他们冲上来你就没法跑了。”他的话很温柔,显然是在关心我。

“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把你们保护好。”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孩子,别逞强了,你的命比我的名更值,我已经活了五十多年了,人生也够本了,你还年轻,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显然,到这样危机的关头,他还是关心我。

这时,那些人已经冲上来了,我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刀,我拼命地保护着他们三个,我一生最重要的人。

渐渐地,周围的一切变得扭曲,我看到架子上的人又变成了空姐,机长以及那个女野人,周围的人也都变成了野人,唯一不同的是,那帮野人的首领竟是吴雪!我大喊她是不是疯了,结果她一声令下,所有的人一起向我投掷标枪,瞬间我感觉自己被打成了刺猬,逐渐的眼前开始模糊,我看到那些野人狰狞的笑脸,我看到他们一个个嗜血的目光......

瞬间,我从梦中惊醒,身上已被汗浸湿,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正午时分,我睡了好久,吴雪她们两个也没有将我叫醒,我的头痛的厉害,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是那么的真实,尤其是吴雪下令杀我的时候,心仿佛碎掉一般,但我始终相信,这个女人不会背叛我,而后来发生的一切也都验证了我的判断。

“醒啦,看你睡的香,我们就没再叫醒你。”

“嗯,昨天睡的比较晚,所以有些困,实在是对不起,让你们两个干活,我却在这悠哉的睡觉。”我有些愧疚,毕竟我是唯一的男人,而如今我却无所事事的睡懒觉,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没事啦,我们两个捡完柴就去帮你弄篱笆,其实也没什么累活,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步入正轨了不是么?”吴雪打趣的说道。

“是啊,生活步入正轨,我却越走越偏了,一直想做的船没做,淡水源也没能找到,还得麻烦你们早起去收集露水,我真没用。”略带叹息的起身,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你做噩梦了么,怎么满头是汗?”可能是看到我流汗了吧,吴雪便发问道。

“嗯,做了个噩梦,有关于你的,想听么?”可能是因为看到她们都好好的,我也就没在担心什么,开始聊起天,

“还是不听了,估计又是我变成妖魔鬼怪什么的,把你吃了。”

“嗯,梦里你变成我媳妇了,给我生了好多好多孩子,我忙不过来就吓醒了。”我打趣儿的说道。

吴雪一下子由脸红到脖子根,于是便再也不和我多说话了,白了我一眼,就去烧水了,一旁的空姐止不住的笑,看来在吴雪的开导下,她已经从昨天的阴霾中走出来了,既是走出来了,那么也该和她做个介绍了。

“昨天我们的心情都不是太好,也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我叫王沐,一名大学生,你叫什么,美女姐姐。”

可能我的话有些突然,而且我在美女姐姐上又加重了读音,她显得十分不好意思,按说空姐的心里素质都是很强的,我纳闷了,她怎么这么腼腆。

“我...我...我叫孙怡,是马联航的一名空姐,因为经常飞马来西亚,所以不怎么在国内呆着,好不容易能回次国却没想到碰上这样的事。”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别哭了,在这里哭是没法解决问题的,我和你的遭遇差不多,我还没旅游就到这了,多好,这地方可是纯天然无污染。”说罢无奈的笑了笑。

孙怡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去一边哭去了,我自知自己的遭遇不比她好,再劝她也没用,我走到她旁边,靠着火堆坐下,不一会,吴雪也回来了,她也坐在我旁边,就这样三个共同遭遇的人在一起,各自怀着自己的心事,看着火堆,或许这就叫做命运,把几个从不相干的人凑在一起,前一秒可能还是各奔前程,后一秒就被系在同一根线上,为了生活努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