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诡异的树(下)
  • 漂泊荒岛
  • 大沐沐同学
  • 2083字
  • 2019-03-25 23:50:32

我和吴雪全副武装,决心要去那棵树那里一探究竟,就在我们出发去往那棵树的时候,我看到我在营地边设的陷阱被触发了,于是打算先去看看有没有抓到什么动物。

离陷阱不远,我就看到一只黑白相间的动物,看到体型不大,我便大胆的走过去了,这一走过去我就知道完了,那是一只臭鼬。

“干!这地方怎么什么都有!”我无奈的说到,因为这时那只臭鼬看到我接近已经冲我来了个见面礼,我有些气,于是捡起一块碗口大的石头朝那畜生的头砸了过去。

我卖掉了那畜生,因为我曾看过一些讲动物的书上写过,臭鼬是狂犬病的携带者,所以尽量不要吃。

我朝着吴雪走去,而她则捂住了鼻子,还叫我离她远点,也是,那畜生的屁也太臭了,这简直是在折磨敌人。但是没办法,总不能再走回去换身衣服再回来吧。

“你忍忍吧,不就是有点臭嘛。”我嘿嘿一笑。

“你确定这叫有点臭,要不是这几天吃不饱,我早就吐出来了,你也真是的,没事你惹那东西干啥。”她满脸的鄙夷加嫌弃,看见我就像看见一坨大便。

“这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不也是为了看咱么能抓到什么好吃的么,哪成想好吃的没有这下吃东西都吃不下去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决定和吴雪保持一小段距离,以便她能不那么恶心我,于是我们继续前进去往那棵树。

一路上再没发生什么意外,我和吴雪很顺利的跟着她留着的记号找到了那棵奇怪的树。

这棵树的确是长得稀奇古怪,下面好像是根部分成了两边,而中间则是留着一个空洞部分,的确,这个地方地势高,周围还能做些加固,是一个做庇护所的好地方。

“你进去看过没?”我问道。

“没,我怕里面有危险,所以只是在一边看了下。”

“嗯,你在这待一会,我去一探究竟。”说罢,我握紧手中的刀慢慢靠近那棵树,这个地方给我的教训就是,越是稀奇古怪的地方就越危险。这棵树周围十米范围内没再长其他的树,结合这棵树的长势,不得不让我紧张起来。

由于是在中午,光线较好,我可以看到这树屋的大体轮廓,这绝对是自然生长的,周围没有任何人为的痕迹,树洞里面很干燥,有很多枯叶,我打算先讲里面打扫干净,因为这里枯叶太厚,里面藏着任何类似于蝎子,毒蛇,蜈蚣,这些毒虫都喜欢藏在阴干的一面。

于是,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吴雪,她也认可这一点,于是二人开始了收拾新家的工作,这个地方唯一令我害怕的就是这个地理位置,周围十米没有别的树拌其生长,我开始猜想这里是不是什么怪物的巢穴,于是我提醒吴雪无论干什么事都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跑太远。

可以说,这棵树能为我们遮蔽风雨,再也不用住以前的“危楼”。只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是否是我们呢?这不得而知,但我知道,除了此地你别无选择。

于是,我和吴雪便从帐篷搬到了树洞下,由于树洞是两面通透的,我必须想办法堵住一边,这样才可以防止野兽两面包夹。

于是我再次用起了老套路,我找来许多带有刺植物和一些小的树枝,并把它搭在靠近一边的洞口处,并把我们所有的东西放在了那里,我把火点燃,一瞬间凄冷的树洞就变热闹的家。

我把一切重要的物品放在一边,包括那几把枪,然后又在另一边铺了些干草,然后铺上我们的熊皮和羊皮,这是目前我们最保暖的东西。

渐渐的,浑浊的黑夜占据了纯净的白天,四周野兽的叫声高低起伏,十分渗人,我拿出香蕉干和吴雪分着吃了,并开始商量周围安全的事,我打算在树旁边多做几个陷阱,这样可以提高营地的安全性,也说不定能抓到食物。

那些马铃薯就被我们留在了那片田里,不过再过几天应该就熟了。

夜已深了,我让吴雪先睡,而自己则是守起了夜,我必须让自己神经紧绷,保持神志清醒,这样才能及时发现各种不安全因素。

可是当我越是想要清醒的时候,我就越是困,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由于是在是困窘,我起身去上厕所,顺便出去吹吹风精神一下。

周围的一切令我十分惊讶,这棵树周围的地方长出一些发着光的奇特物质,看样子应该是蘑菇,像一只只静止的萤火虫,虽然十分漂亮,但我也猜到这附近不长其他植物的原因了,难道是因为这些像蘑菇一样的菌类。

越是鲜艳的东西必定越狠毒,有很多蘑菇都是含有剧毒的,但是由于这些菌类的伞盖太过明亮,根本无法分别哪个有毒那个无毒。

周围的一切都太过诡异,诡异中其实还有些梦幻,只是由于我是一个信科学的人,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捏了下自己的脸,感觉到脸部传来的痛,我慢慢意识到,这世间有太多未知的事物了,我们人类是无论如何都探索不完的。

就这样挨到子夜,吴雪醒了,要去方便,看到这一幕她也惊呆了,或许这世间任何一个人来都会为之赞叹,恨不得周围时间静止,她问我这还是在地球上么,我也无法回答她了,我自己都如梦如幻的。

我叫她不要走远,这一切太过诡异,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而她真的就停了我的话,在我旁边方便,还叫我不要偷看。

在这种环境下,我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非分龌龊之想的,缓缓闭上双眼,我能感受到周围的静谧,吴雪则是倚在我旁边,我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聊着,好久没和她这样聊过天了,那一晚我们畅谈自己曾经的人生理想,也嘲笑自己现在的悲惨经历,更多的则是思念家人,吴雪说她想她外公了,快一个月没去看望他了,也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处境会怎样。

或许吧,生活在这片天空下的人,有哪一个是独善其身的呢,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牵挂,都有能让自己为之担忧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