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隐士

  • 漂泊荒岛
  • 大沐沐同学
  • 1757字
  • 2019-03-12 23:45:13

我从未想过会在完全大自然的环境中生活,我也从没想过自己第一次坐飞机就失事,就像我从来都没意识到过别人会有多在乎我。

或许吧,我的童年生活并没有别人那般光鲜亮丽,生长在普通家庭的我小时候就被家里人拉去地里干活,体验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也正因如此,我的体力耐力都比同龄人要强,也更加懂得生活的不易,后来,家里稍富裕些,了解到了荒野求生的许多知识,也向往那种生活,但怎知真若是过上了这样的生活,我却一心想着回到文明世界。

我们把一些重物藏在一边,便轻装上阵寻找庇护所,我在很多求生节目里都看到过求生庇护所的要素,首先要保持干燥,其次最好是里淡水水源近一些的地方。

慢慢的向林中走去,一路上我们做了很多标记,以防迷路,无法找回我们的物资。

吴雪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我还以为是为了刚才的事情生气,于是便回头看她,她也抬头看我,不过此时她却冲我微笑。这着是令我有些猜不透,女人心海底针,还是不要去猜的好。

转过身去,我好像看到不远处有香蕉树,这绝对是好东西,可以说,这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馈赠,摘下碧绿的香蕉,我把它放在包里,继续前进,越是往深处走就越能问到硫磺的味道,当然这也不奇怪,在火山山脚总是会有硫磺泉的存在,那对于我们也有好处,当然,绝不是进去泡。

大概又走了一千米,我看到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泉眼,正在冒着沸腾的热水,刺鼻的硫磺味让我很难受,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打开背包,把还未熟的香蕉拿了出来,并把它放进硫磺泉里煮,这样可以使香蕉熟的更快,也能锁住更多的成分。我用刀在硫磺泉边敲下一块硫磺晶体,这东西大有用处。

做完这些,我和吴雪打算换个侧面的方向继续前进,希望还能找到合适的庇护所以及可以喝的淡水。

就这样,我和吴雪谁都不说话,只是闷着头走,一路上我用开山刀开路,并警惕一切可能发生的危险,索性一路上除了猴子和一只豪猪外什么都没有碰见。

在离出森林不远的地方我找到了一处泉眼,这并不是硫磺泉,并没有硫磺味,这里的泉水温凉,我尝试着喝了一下,得确实淡水,像这种泉眼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最后我们出了森林,一路上并未看到任何合适的庇护所,于是我和吴雪做下决定,就把庇护所建在泉水的旁边,当然这也是个危险之举,动物们很有可能也依靠这片泉眼生活,所以今后与动物之间的接触不会少了。

我挑了一棵生长的歪斜的大树,这是一棵猴面包树,只有它歪斜的长势才能表明它曾经所经历的痛苦。我挑它也是有原因的,这样如果有野兽袭来,我们可以第一时间爬到树上,这样无论是什么,它的攻击方向就只有一边,更容易防守。

说定后,我和吴雪把藏起来的东西全部都搬过来,吴雪真的是只言片语都不愿讲,只是埋头干活,她不愿说话,我也没办法,也只得这样尴尬着。好在活比较多,可以缓解尴尬的气氛,我砍下了几根比较粗壮的木头作为大梁,并用剩下的所有伞兵绳做固定做出了帐篷的架子,伞兵绳结实耐用,所以我也并不用太担心。最后我和吴雪收集了大量的香蕉叶,一片片像瓦片一样的覆盖在架子上,只留出了一个门,我们的帐篷以一块大石头为后,正对着猴面包树,更方便我们逃跑爬树。最后,我们先在帐篷里的地面上铺一层干草,再铺上我们的羊皮和熊皮。我把枪械和一些主要的物品放在了里面,其余的则靠近帐篷摆齐,最可惜的是这次我们并没办法把那个“帆”带来,看来以后有机会还是得再回去一趟。

做完这些天色渐晚,天上也已点缀了几颗星星,我立马升起火,然后又在附近捡了许多干木柴,我把香蕉拿出来分给吴雪吃,她也没客气,接过去便大口大口吃起来。都干了一天活,我们两个都累了,再加上中午都没吃饭,摘下来的香蕉没多久就被我俩吃光了,皓月高璇,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先去睡吧,我来守前半夜,你也累的一天了。”

我实在是无法忍耐这种尴尬了,而吴雪似乎也感受到些什么,她缓缓朝我走来,抱住了我,并把嘴巴靠在我耳边,我一下子脸红到耳朵根。

她吹了一口气,带着淡淡的清香说到:“谢谢,晚安。”说罢便去睡了。

这是自从我们吵过架后她第一次跟我说话,之前我询问她意见她只是点头摇头,心中有什么像是被冲破似的,我也没想那么多,守在营地边,靠在树旁仰头看望星空,想到与我同存于这片星空下的人,想来我和吴雪是最惨的吧,看着天空繁星点点,多么美的风景啊,如果我能再回去,跟他们述出这段经历肯定会有很多人羡慕并崇拜我吧。

一夜无话,在劈啪作响的火堆边度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