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永乐元年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64字
  • 2022-02-11 12:38:11

永乐元年,三月初七。

艳阳高照,眼下正是桃花盛开的日子。

众多从直隶境内各地,奔赴金陵书院进学的生员们,陆续抵达书院正门口。

于彦昭与王骥自从上次在朱高煦巡视书院时露了一次脸后,朱高煦便记下了他们俩的名字。

这次接待新学子,朱高煦便安排两人各领一组学生,在大门外摆了两个登记处,分别给新来的学子们办理入学手续。

此时,金陵书院正门口的街道上,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

除了前来报到入学的新一届学子之外,有些人是学子的长辈,有些人是学子的朋友,还有些人是趁着书院新一届学子入学,特地跑来贩卖生活用品如洗衣皂、牙刷的普通商贩。

胡濙(ying)背着行囊,来到了身穿学生服饰的于彦昭所在的登记处。

他从怀里掏出一份名籍和一封推举信,恭敬的放在了于彦昭身前的桌案上,朗声道:“同学你好,我是常州府武进人士胡濙,前来报到入学,此乃我的名籍。”

同学的叫法古已有之,指在同一个老师名下进学的人。

《汉书·萧望之传》:“复事同学博士白奇,又从夏侯胜问《论语》、《礼服》。”唐司空曙《题暕上人院》诗:“更说本师同学在,几时携手见衡阳?”

金陵书院的院长是当今太子朱高煦,可以说书院的所有学子皆是其学生,因此胡濙称呼于彦昭为同学并无不妥。

而且金陵常科书院的学子们穿有出自红梅布坊的统一制式的服饰,胡濙一眼就看出来年轻的于彦昭是学生而不是教授。

于彦昭听到胡濙所言,捏起桌上的名籍,打开仔细看了一眼。

“胡同学可知金陵书院的学制与进学科目?”

在看名籍的同时,于彦昭按照接待新生的常规流程,率先问道。

“依科举新政,常科书院即大学堂,属于朝廷府学,京城、府城皆设有,书院免收学费、书本费,但食宿费等个人生活费用自理,通过乡试者方可入学,学制五年。”

胡濙当然知道,他以为于彦昭有意考校,便忙答道。

“为了对接科举新政的武事、文史、律法、财经、教化、术数、建工、农业、医药等九个常设考试科目,常科书院则设有九科功课。”

“入学前两年九科全修,从第三年开始择一科专修,第四、第五年精修专业。会试前,众学生根据所修专科报考科目,会试时只需参加对应科目之试即可。”

于彦昭没想到二十岁出头的胡濙会对科举新政了解的这么详细,他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此时却不得不对胡濙高看一眼。

“胡同学打算精修哪一门功课?”于彦昭将胡濙的名籍放回桌面,再次问道。

胡濙道:“术数科。”

于彦昭道:“术数科下设算术类、格物类、炼丹类、堪舆类、天文类等多种门类,每门类下分为若干专业学问,如格物类下分光学、力学、声学等学问,堪舆类下分地质学、地形学、气候学、海洋学等。你想要专研哪一门类?”

胡濙道:“去年,太子殿下发明的黑板与粉笔因成本低廉,简单易做,如今天下的私塾,十之七八皆已用之。所以,学生打算专修术数科格物类之学业。”

于彦昭打开新生名录,开始寻找胡濙的名字,同时说道:“实不相瞒,目前书院之中,精通算术类、堪舆类、天文类的教授确有几位,但精通格物类、炼丹类、天文类的教授倒是并无一人。”

“这——”

对于于彦昭的坦诚,胡濙一时间无言以对。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的同时,于彦昭仔细看了一遍太子朱高煦派人送来的新生名录,却没有从中找到胡濙的名字。

为了避免错漏,他在胡濙沉默之时,认认真真,一行一行的又寻了一遍,依旧没有在名录上找到“胡濙”二字。

“胡同学,我想你可能搞错了,这份《永乐元年春金陵常科书院新生名录》上,并没有你的名字。”

于彦昭只好如实相告道。

胡濙急忙道:“麻烦同学看一下这封推举信。”

于彦昭注意到刚才胡濙从怀里掏出了两份东西,另一份确实署名为推举信,但他以为那只是寻常的介绍信,并没有过于重视。

此时听到胡濙着重提醒,于彦昭才连忙拆开那封黄色的信封,打开了推举信。

推举信是常州府学政官所写,大致内容是说因为常州府还未试行科举革新之新政,但应天府已经在试行,为了响应朝廷的新政,特地推举这位品学兼优且已通过乡试的胡濙入金陵常科书院进学。

于彦昭读完推举信,感到了一丝不妙。

在胡濙身后,还排着长长的队伍,他不能因为胡濙一个人而耽误给其他学子办理入学手续。

“胡同学,你的事情比较复杂,是否给你办理入学,我无法做主。”

于彦昭十分为难的说道。

他与绝大部分书院的新生一样,之前只是生员即秀才,有幸经地方学政推举,才得到了进入金陵常科书院学习的机会,若严格按照科举新政的规定,他是无法进入书院的。

胡濙与于彦昭不同。

胡濙已经通过了乡试,如果不来金陵常科书院进学,那么其人便可以按照旧式的科举之制,正式获得举人功名。

科举革新之后,通过乡试只是获得了入常科书院进学的资格,必须要在常科书院学满五年之后,才能获得举人功名。

换言之,对于胡濙想要入金陵书院再进学五年然后取得举人功名一事,于彦昭认为胡濙这么做有些白白的浪费了岁月。

“请问同学,入学一事,何人可以为我做主?”

胡濙不愿就这么放弃,急切的问道。

随着去年六月中旬朝廷发布公文,将约定成俗的标点符号颁行天下之后,金陵书院用了短短数月的时间,便在大明士林之中打响了名头,令整个士林人尽皆知。

此外,当全国各地的生员经过地方推举加入金陵书院后,发现书院的教学模式与传统方式区别极大,便对科举革新有了更加直观切实的了解。

随着一传十,十传百的口碑效应,大明士林之中掀起了一股加入金陵书院进学的热潮。

胡濙从常州武进辗转数日,历经辛苦才来到金陵,好不容易见到了金陵书院气势磅礴的大门,再让他打道回府,他是万万不会甘心的。

“能决定你去留的人,乃金陵书院的院长。”

于彦昭将胡濙的名籍与推举信还了回去,同时恭声说道:“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PS:今天上架,但承诺的必须兑现,这一章是补昨天的。所以上架感言后面,才是正式的VIP章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