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新式扇车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26字
  • 2022-02-07 17:46:31

待三人退下之后。

朱高煦在书房里静坐了片刻,思考着明日的行程安排。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有些闷热,便抬头向书房右侧的甬道口望去,见到满头大汗的康平一边挥舞着蒲扇,一边指挥着几个内侍用力转动手柄,驱动扇车制造凉风。

“康平,你过来。”

朱高煦将康平唤到桌前,接着问道:“工部已经用精钢造出了简易弹簧链条装置,为何不更换新式组合扇车?”

目前,康平等内侍用的扇车,乃是历史上较为传统的立式风扇,形制接近纺车,但尺寸要比纺车大,故名扇车。

这个扇车的结构比较简单,相当于在一座支架上安装一个转轴,将五六片长形的木片嵌装在转轴上呈放射状张开,形成一圈扇叶,转轴两侧各连一支曲柄式摇把,只要用手抓住摇把不停转动,就会带动转轴,让木扇叶旋转不止,促使空气流动,形成凉风。

朱高煦说的“新式组合扇车”,是以带有弹性的金属链条将七个手摇风扇盘绕在一个长的转轴上,再由一人拉动弹性链条末端的运转装置,一紧一松便能利用金属链条的回弹性让七面风扇同时转动,使整个房间内凉风飕飕。

新式组合扇车大大节约了人力成本,提高了人造凉风的效率,更比传统扇车的噪音小了不知多少倍。

朱高煦见康平累的满头大汗,才会有此一问。

“殿下容禀,奴婢前两日确是去工部领回了新式扇车。”康平恭声道。

朱高煦冷冷的问道:“为何不用?”

康平跪下道:“殿下容禀,奴婢——”

“去领十下杖刑,然后来禀!”

朱高煦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康平的话,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康平做出惩罚。

“奴婢领命!”

康平磕了个头,老老实实退下去领了十下杖刑。

朱高煦听着外面康平的嚎叫,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等着。

不多时,领完十下杖刑的康平,晃悠悠的走了进来,在朱高煦的书桌前五步之外的地方重新跪下。

他以头触地,颤抖着嗓音道:“殿下容禀,奴婢去工部领新式扇车时,见文渊阁遣人送去了两台链条卡死的新式扇车,奴婢怕新式扇车使用时发生故障惹得殿下不开心,这才擅自做主将其收入仓房,而未启用。”

“可知你错在何处?”

朱高煦面露威严,俯视着康平,冷声问道。

康平闻言,知道朱高煦这是原谅他了,立刻恭声应道:“奴婢不该将新式扇车收入仓房而不启用。”

“再去领十下杖刑,若仍想不通错在何处,以后也不用想了!”

朱高煦皱眉道。

康平忽然想起,在朱高煦谦逊和蔼的外表之下,隐藏着统兵作战,冲锋陷阵,砍杀鞑虏的从军经历,

换言之,他伺候的这位太子爷与当今陛下一样,看起来宽仁温和,但骨子里却是狠辣果决、独断专行,最讨厌下人擅权妄为。

“奴婢领罚。”

康平想通之后,再次躬身退下去领杖刑。

在朱高煦看来,康平仗着是他的幼时伴读,这次擅自做主没有启用新式扇车,下次就有可能以“为了太子殿下着想”的理由擅自替他发号施令。

而这,是他绝对禁止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若康平领了新式扇车一直不用,便很可能会将朱高煦发现新式扇车缺点的时间延迟。

如此一来,自然就会耽误朱高煦意图通过工部改良扇车,进而提高弹性金属链条在器械上的实用性。

假如工部解决了新式扇车弹性金属链条卡死的问题,那么必然会对弹性金属链条的制动、止动、控力强弱、防磨损、保养等进行一系列的研究。

若工部对弹性链条有了成熟的研究,自然会利用其弹性动力来改良其他的器械,这会进一步完善弹性链条在器械中的应用经验。

假以时日,朱高煦便可以命令工部将弹性金属链条,与宋代水运仪象台里使用的擒纵器结合起来,从而经过实验后造出机械钟表!

机械钟表一旦问世,其对大明的军事、经济、教育等各个方面带来的积极影响,非三言两语可以概括。

也就是说,康平这次善意的擅权,很可能会令大明机械钟表的问世时间往后推迟,朱高煦怎能不生气?

一会儿之后。

康平再次躬身来到书房,重新跪下。

他先磕了个头,接着俯首恭声道:“殿下,奴婢错在不该擅自把扇车收入仓房,而是要严奉殿下之命领回扇车正常启用,只有殿下才有决定扇车启用与否的权力。给殿下做牛做马是奴婢的本分,奴婢不该擅权。”

朱高煦先“嗯”了一声,然后说道:“这次小惩为戒。”

他的言外之意是,对待此事康平要引以为戒,不要也不准有下次。

若是康平不长记性,以后再犯,朱高煦倒不至于杀了康平,但肯定会打发他滚蛋。

“奴婢叩谢殿下恩典!”

康平无比恭敬的说道。

他先后受了二十次杖刑,按理说早该疼的死去活来,不过宫里的人都知道他是太子殿下的幼时伴读,也是如今太子殿下的亲信,哪里敢下重手?

朱高煦又瞅了一眼右侧甬道处的传统扇车,不禁感到了一丝无奈。

所谓“九层之台,起于累土”,一个国家科技水平的提高,从来不是一蹴而就。

“你去传我口谕,告诉工部,务必着手改进新式组合扇车的链条装置,若在月底前造出改良后的扇车,重重有赏!”

朱高煦想到他的老娘徐皇后,还有王绮红以及两个孩子目前还在忍受传统扇车的噪音折磨,心里头就有些难受。

他与朱棣都是皮糙肉厚的汉子,对噪音这东西,忍一忍也就挺过去了,但女人和孩子可是不好忍的。

而且,据他前世所知,噪音会影响婴儿的发育。

当然,朱高煦知道用普通的蒲扇手动取风也是可以的,但他仍希望徐皇后等人可以早些用上先进的新式扇车。

“记住,越快越好!让工部的能工巧匠十二个时辰轮流研究,务必尽快改进新式扇车,争取早日让我母后用上杂音低、故障少的新式扇车!听清楚没有?”

朱高煦觉得对工部来说,有压力才有动力,所以他决定让工部的能工巧匠们彻夜奋斗,早日干出成绩。

“奴婢听清楚了,殿下放心,奴婢这就去工部传话。”

康平磕了个头,然后躬着身,忍着屁股上的疼痛,疾步退了下去。

朱高煦望着桌面纸张上涵盖明日计划的三句话,提笔在最后加上了第四句——格物发明,重在人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