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船翻了(中)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436字
  • 2022-05-28 16:49:23

半个时辰之后,雨势转小。

众人回到驿站略作休整,朱允炆便召集欧阳伦、朱高煦、朱允熥以及护卫长曹虎商议回京的行程。

朱允炆端坐主位,欧阳伦在一旁陪坐。

欧阳伦道:“按理说,雨势太大,江水又涨,最好等水退之后再出发。江上风浪不小,万一船翻了,大家有可能会葬身鱼腹。可恰逢紧急之事,应当早些回去,观眼下情形,我也不知如何抉择。”

由于来去匆匆,再加上汛期的缘故,并没有货船随行返程,那些货船有专人负责押送。

此次众人长沙一行,朱元璋早有吩咐,凡是商业上的事由欧阳伦负责。

而今在回归途中,是走是停,欧阳伦只可提意见,没有权力做决断。

更何况,还有两条专供同行护卫乘坐的中型客船,一前一后保护着朱允炆等人所在的大型客船。

“既然姑父拿不定主意,高煦可有好的建议?”朱允炆目光望向坐在朱允熥旁边的朱高煦,不冷不热的问道。

朱高煦态度恭敬道:“无论是冒雨航行,还是待天晴,江水回落后再出发,只要是大兄的决定,我都支持。”

他很清楚,刚才这番话,若无意外,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传到朱元璋的耳朵里。

所以,他在朱允炆面前,安心做一个听话又识大体的“弟弟”,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朱允炆“嗯”了一声,然后看着朱允熥,后者会意,立马回应道:“我也不知该如何抉择,还请大兄决断。”

“曹千户如何看?”朱允炆又望向坐在末位的彪形大汉。

曹虎不卑不亢的说道:“确保诸位贵人平安返京,乃是卑职的职责所在。眼下时值初夏,雨水汛期,江水大涨,贸然航行太危险,故而,卑职认为必须等江水平稳再出发。”

或许,不知内情的锦衣卫千户曹虎最初只是想顺从朱允炆,给朱允炆争取停留在庐江的时间,可目前大雨再临,确实不适合航行,万一出了意外,死了皇孙或驸马,他的脑袋必将不保。

朱允炆得知朱标因病卧床,只想尽快带着众民间医者回到京城。

他倒不怕回去迟了被朱元璋斥责,以朱元璋疼孙子的个性,最多也就说他几句。

他怕的是有些不知内情的人说他贪图游乐,给他扣一顶不孝的帽子,有损他一直以来的仁孝形象。

而且,朱允炆知道有朱元璋派出的人在暗中保护。

在他看来,哪怕遇到风浪船翻了,也没多大问题,因为有水性极佳的曹虎在身旁护卫着,绝对不可能让他出事,除非曹虎死了。

于是,朱允炆最后拍板道:“我意已决,雨停便出发。”

曹虎欲开口再劝,但见朱允炆瞪了他一眼,便识趣的选择了闭嘴。

最终,朱允炆坚持出发,结果刚发船不到两柱香,再次天降暴雨。

随即,江面刮起了大风,三条船的船体皆摇摆不定,眼看中间那条朱允炆等人所在的客船就要翻船。

此时,大型客船的舱内大厅之中,江水灌注,横流无忌。

随行的众多仆人哪里见过这等场面,一个个吓得手脚发软,面无人色。

那些被朱允炆带上船的医者们还算稳重,毕竟这些老医师年岁已高,经历过风浪,胆子也大些。

朱允炆心惊胆颤,已吓得脸色惨白,在护卫长曹虎的搀扶下,勉强挺着腰杆,大声说着一些安抚人心的话。

当然,由于船身摇摆不定,众人也是跟着左右摇晃。

此时,朱允炆无心关注朱高煦,他得确保众医者们的安全,所以不得不强撑着站出来,给众医者们指派护卫,贴身保护。

另一边。

朱高煦已与欧阳伦汇合于一处舱室,肩并肩背靠舱室内板墙而立。

室外左右两边的甬道上,各站着三名精通水性,脖子上挂着数个大葫芦的护卫。

为了防止在江上遇见翻船之事时出现意外,朱高煦早就提前做了准备,给予了这些护卫足够的承诺与好处,尽管他会游泳,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都怪允炆那小子,若不是他非要发船,何至于此?”

舱室之中,欧阳伦用只能朱高煦听见的声音抱怨道。

朱高煦有些吃惊,他却是没有想到谨小慎微的欧阳伦,会悄悄地对他说朱允炆的坏话。

毕竟,安庆公主与朱标一母同胞,欧阳伦可是朱允炆的亲姑父。

“姑父,慎言。”朱高煦略显冷漠的说道。

“惭愧,是我失言了。”

欧阳伦的脸上瞬间露出后悔的表情,讨好似的言道:“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还请侄儿替我保密,日后必有重谢。”

朱高煦搞不清欧阳伦意欲何为,只好应道:“姑父言重了。”

此刻,他心中正在琢磨,要不要趁着这次客船欲翻的天赐良机,趁乱使点手段,令护卫长曹虎无法贴身保护朱允炆,好让朱允炆葬身鱼腹?

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眼下乃是绝佳的机会。

欧阳伦见朱高煦脸色阴晴不定,以为对方被客船欲翻的情形吓到了,便不再言语。

虽然他心里也害怕,但他毕竟是朱高煦的姑父,辈分放在那,起码要保持面子上的镇定,否则就太不像话了。

就在这时,船体爆发一阵剧烈摇晃,舱室内的朱高煦与欧阳伦皆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保护皇孙殿下!”

“都不要乱!”

“……”

几乎是一息之后,舱外便响起了各种喊叫声。

听着外面乱七八糟的声音,朱高煦只感觉口干舌燥,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这让他说出的话带着一丝颤音。

“姑父,此船怕是要翻,我等还是早做打算,绝不能坐以待毙!”

朱高煦可不想稀里糊涂的死在一次翻船意外之中。

“侄儿意欲何为?”

欧阳伦感觉额头有些凉意,抬手一摸,竟发现是冷汗,下意识低头时,见到了他那不受控制而颤抖的双腿——这是吓得。

“跳船!”朱高煦咬了咬牙,决然道。

片刻后,舱内大厅之中。

“殿下,随行众护卫皆精通水性,故而卑职认为跳船逃生可行。”

听了朱高煦的提议后,曹虎立即向朱允炆建言道。

“曹千户!”

朱允炆紧紧抱住曹虎的前臂,冷声道:“若我有闪失,皇爷爷必杀你!”

他虽被吓得心惊肉跳,但他又不是傻子,稍微思考便知道趁着船还未翻,提前跳船是目前最佳的逃生办法。

“卑职就算拼了性命,也一定会护殿下周全。”曹虎紧张万分的应道。

朱允炆似乎觉察到失态,连忙补充道:“请务必派人保护好我的两个弟弟。”

曹虎抱拳道:“请殿下放心,卑职即刻安排人手。”

朱允炆以为他刚说的话会让朱高煦等人大受感动,但他刚才在紧急关头下先想的乃是他自己。

尽管他说漂亮话欲做补救,也无济于事,因为在场众人已看见他刚才威胁曹虎来着,只是没人敢言而已。

欧阳伦说的不错,若不是朱允炆刚愎自用,非要发船,众人也不会遭此大难。

“走到如今跳船的地步,正是你自作自受,可怨不得旁人呐!”

望着瑟瑟发抖的朱允炆,朱高煦心中感叹道。

PS:本书签约状态已改,兄弟们可以放心大胆的投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