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下西洋的序幕(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681字
  • 2022-02-01 10:24:25

“启禀陛下,臣有一言,要反驳桂御史,请陛下恕臣不敬之罪。”

监察御史解纶出列说道。

“朕恕你无罪,说!”朱棣应允道。

“禀陛下,禁海令虽有优点,但并非毫无劣处。”

解纶侃侃而言道。

“历来沿海渔民多以捕鱼为生,很少涉足传统耕种,即便种植农作物,也是以蔬菜瓜果为主,缺乏大规模种地的经验。”

“大明建国之初,尽管朝廷鼓励内迁的渔民们垦荒,可这些人大多缺乏熟练的垦殖技术以及趁手的垦殖农具,甚至有些内迁后的村落出现了食不果腹,饿殍遍野之惨剧。”

朱高煦认得解纶,此人是解缙的长兄,性情刚直,忠厚老实,也是朱元璋当年亲自选拔的监察御史。

“在此情况下,有些活不下去的渔民被迫成为流民,而有些胆大妄为者则去勾结海上残余的贼寇,摇身一变成为了新的海寇。”

解纶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

“此外,禁海令对本朝海上贸易打击巨大,宋元时期海上贸易被许多商人称为‘海上丝绸商道’,虽然那时朝廷是最大的贸易主导者,但最具活力的却是民间贸易。”

听到这里,朱棣眉宇间闪过一抹喜色。

他假装不懂,故意用请教的口气问道:“解御史所言的‘海上丝绸商道’,是怎么一回事?”

“回禀陛下,海上贸易古已有之,唐代时逐渐兴盛,至两宋时达到了过去不曾有的巅峰。两宋对外征战不行,但发展经济却颇有章法,海上贸易能给朝廷带来丰厚收益,又不用担心从民间百姓手中盘剥而激发叛乱,因而积极支持,长此以往,便形成了稳定的海上对外贸易丝绸瓷器的商路航线,因起源于汉代国内通往西域的丝绸商道,故而被民间商人俗称为‘海上丝绸商道’。”

朱高煦知道解纶说的确实有道理,不由得对此人高看了一眼。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两宋的富裕与海上贸易密切相关,尤其是南宋建立小朝廷之后,在面对金人和蒙元人的连番打击时,却得以苟延过百年的原因之一,便是依靠频繁的海上贸易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蒙元虽不像南宋小朝廷那样将海上贸易当成朝廷的财政支柱之一,却基本上延续了宋时海上自由贸易之策,故而海上贸易依然盛行。”

解纶接着说道:“臣以为,太祖皇帝实行海禁的出发点,乃是抗倭,并非是要切断沿海百姓的谋生之路。”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沿海百姓出海贸易的谋利之路被禁海令所毁,这也让朝廷损失了巨量的海贸税收。故而,臣赞同陛下开海之策,准许民间商人出海贸易!臣另求陛下设立市舶司,加征海贸关税。”

朱高煦知道朱元璋出生贫民,靠着一帮农民出身的淮西兄弟起家,虽说通过层层磨练最终建立大明,然其仍旧无法摆脱骨子里那种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小农思想。

所以开国之后,朱元璋要重农抑商,宁愿放弃海上贸易带来的税收,也要抗倭。

朱高煦甚至觉得,朱元璋当年或许曾经在内心嘲笑过宋朝只想着发展经济,却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最后变成了蒙古、女直人眼里待宰的羔羊。

然而,朱高煦受封世子之后,经常借机与朱元璋议论大明的国策利弊。

于是朱元璋在朱高煦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逐渐认同了“世异则事变,时移则俗易,论世立法,随时举事”的与时俱进革新国策的思路。

“解御史所奏,正是朕之所想。”朱棣赞道。

刚才提出“开海违反祖制”的桂湛立刻说道:“陛下,开海有违祖制,求陛下三思。”

朱棣笑道:“桂卿不要过于激动,朕并没有违反祖制,朕恰恰奉行了太祖之遗志。”

言罢,他扭过头,看向右边角门处恭候多时的礼官,说道:“将摘抄的太祖皇帝生前与朕探讨开海之事时的部分起居注,拿给六部尚书、侍郎、诸御史、宗王一看。”

片刻后,被朱棣点名的众人皆看完了摘抄的部分太祖皇帝起居注的内容,然后便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他们这才知道,朱元璋驾崩之前,还曾与朱棣探讨过开海之事,甚至同意了朱棣所请,答应以后解开海禁并设立市舶司。

不仅如此,朝廷之后还将成立带有巡洋船舰的海贸商团,既可以沿途打击海寇,还可以护着民间商团进行海上贸易。

“解除海禁一事,有太祖皇帝起居注可以佐证,朕并未违反祖制,尔等可还有异议?”

朱棣扫视群臣,高声问道。

“臣等无异议!”

户部尚书郁新、礼部尚书郑沂、兵部尚书茹瑺等大臣,以及一众宗王、勋贵等皆躬身高呼道。

朱棣接着道:“既如此,着内阁顾问方孝孺草拟朝廷解除海禁的诏令,择日公布天下。”

“臣谨遵圣谕!”方孝孺恭声道

“众卿可还有事要奏?”朱棣又问道。

他见众臣皆沉默,似乎并无人想再奏事,便准备给礼官使个宣布退朝的眼色。

然而,就在此时,朱高煦竟然出列道:“父皇陛下,儿臣有一事启奏。”

“准奏。”

朱棣想知道朱高煦欲奏何事,当即来了兴致,爽快的说道。

“儿臣有一幅寰宇舆图,想趁此朝廷解除海禁之际,献给父皇陛下。”朱高煦说道。

“拿来朕瞧瞧。”朱棣说道。

当值的内侍官从朱高煦手中接过画卷,然后躬身疾步行至朱棣面前,恭恭敬敬将图呈给了上去。

朱棣打开画卷,将图徐徐展开,便看见一幅名为《禹贡大九洲寰宇图》的舆图。

图上标注了每一个大洲的位置与名字,名称与《山海经》里的大洲地名一样,分别为海内中洲(东亚),海外西洲(西亚与中亚、南亚),海外北洲(北亚),海外东洲(东南亚与大洋洲),海外南洲(南极洲),大荒北洲(欧洲),大荒西洲(非洲),大荒东洲(北美洲),大荒南洲(南美洲)。

“好啊,有了此图,朕派人巡视诸洋,便可事半功倍了!”

朱棣眉开眼笑道:“来人,将此图拿下去给众臣传阅。”

片刻后,桂湛与对身边那些打量着手里的舆图的官员议论道:“这《禹贡大九洲寰宇图》看着像是近期刚绘制的,并非古图。”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朱高煦听到群臣里一些官员的质疑后,竟然没有否认,而是向朱棣直言道:“父皇,此图乃儿臣翻阅历代研究《山海经》之典籍后,结合书中所述的大九洲方位,从而绘制的寰宇图,至于图上大九洲位置的是否有误,儿臣也不得而知。”

他的意思很明确,此图并非他原创,也不是刚被发现的古图,更不是神仙入梦所授,而是他参考了历代研究《山海经》的典籍,按照这些典籍中描述的大九洲方位及山川位置,而画成的大九洲舆图。

“此图有关大九洲位置的真伪,实在令人难以辨别,臣求陛下慎重考虑。”解纶直言禀道。

对于皇太子朱高煦趁着朝廷开海之际献上的大九洲舆图,其他官员不想做过多的评价,都选择了闭嘴。

因为眼下谁也证明不了图的真假,而做图者朱高煦明确说了,他是按古书里描述的方位所绘,此时争论真伪并无意义。

朱高煦相信,随着未来航海技术的逐步提高,朝廷派出去的巡洋大使必然会在海外,发现一个又一个能够和寰宇图上一一对应的岛屿或大陆

到那时,便可证明他今日献出来的这份舆图,并非凭空想象的伪作。

“此图所描述的大九洲方位无论是否为实,皆可作为未来朝廷巡洋使者的一种参考,太子有心了,朕很欣慰!”

朱棣挥手道:“来人啊,去将舆图收好,退朝!”

PS:大年初一,恭祝各位老铁虎年行大运,好运滚滚来,吉星高照,心想事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