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太祖密诏立太子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664字
  • 2022-04-14 16:43:03

次日。

奉天门,早朝。

朱棣升座之后,俯视大殿内的群臣及一众宗王,朗声道:“朕深思熟虑了两日,认为立储一事不能再拖,必须奉行祖制,册立皇储,以定国本,安天下。”

“吾皇陛下圣明!”

数日前,那些高举祖制,要求朱棣册立朱高炽为太子的官员,包括户部尚书郁新、灵寿郡王朱高燧等人,皆忍不住跪拜于地,大声高呼。

“求陛下三思!”

而那些支持朱高煦为皇储的官员,包括魏国公徐辉祖、曹国公李景隆、武定侯郭英、长兴侯耿炳文等一众勋贵,此时也纷纷下拜,却是高声劝道。

其余尚书、侍郎级高官,包括夏原吉、齐泰,以及周王、楚王、蜀王等一众亲王却眼观鼻,鼻观心,既没有下拜高呼“陛下圣明”,也没有劝说“陛下三思”,他们知道朱棣下面还有话,所以并没有急着表态。

朱高煦站在一众亲王队伍的最前面,他听着身后一众文武大臣的高呼,脑海中似乎浮现了那些高举祖制的官员兴高采烈的样子。

而在他身旁跪拜于地的朱高燧,却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嘴角下意识微微上翘,露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那些高举祖制拥护朱高炽的人,都以为朱棣屈服在了祖制之下,一个个激动的几乎快到了弹冠相庆的程度。

甚至有人跪地膝行到了朱高炽的面前,叩首高呼“恭贺殿下”。

朱棣将朝堂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然后表情严肃的转过头,用犀利的目光,望向在右边角门处躬身站着的礼官,大声道:“还不宣读太祖密诏?”

礼官见到朱棣的眼神,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他急忙高呼道:“请太祖密诏,众臣跪听圣旨!”

在众臣下跪的同时,礼官躬身疾步行至丹陛正前方的空地处,开始宣读太祖密诏的内容。

“朕之嫡孙朱高煦,天资聪颖,人品贵重,文武皆备,宜承大业。吾儿朱棣,汝继朕之皇位后,当立高煦为皇太子,以安民心,定天下。”

礼官读完这份太祖密诏后,众臣全都惊呆了。

甚至有些官员不敢相信耳朵,怀疑是不是刚才听错了。

而有些反应较快的官员,此时正在心中感叹朱元璋老谋深算。

朱高煦心下大定,当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用力平息了激动的情绪。

至于旁边的朱高燧,脸上露出了一副“这下要死啦”的惊骇表情,朱高炽要稍微好些,胸口剧烈起伏着,呼吸声很重,显然是惴惴不安。

御座之上,朱棣俯视着众臣各不相同的反应,心中却觉得好笑。

就在此时,礼官又接着高呼道:“再请太祖密诏,众臣跪听圣旨!”

“朕之嫡孙朱高煦,天资聪颖……以安民心,定天下。”

就在礼官刚把第二份太祖密诏宣读完毕,开始退下的时候,朱棣恰到好处的进行了补充。

“刚才,礼官第一次宣读的圣旨,是太祖皇帝生前留给朕的密诏。而第二次宣读的圣旨,则是太祖皇帝生前秘密交给驸马都尉梅殷的密诏。”

朝堂之上,众臣还没有反应过来礼官为何又读了一遍太祖密诏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朱棣所作的解释,皆惊讶不已。

那些拥护朱高炽的官员,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傻了眼。

朱高煦则庆幸梅殷没有把太祖密诏给他,而是把密诏献给了朱棣,否则不知又会闹出什么事端。

他昨天已经把朱元璋生前给他的三份密诏,全部交给了朱棣。

那三份密诏,分别是朱元璋要求武定侯郭英、长兴侯耿炳文、魏国公徐辉祖致仕养老的诏书。

朱高煦成为太子之后,这三份密诏也就没有了太大的价值,交给朱棣只会增加父子间的信任感情。

而且,这些诏书放在朱棣手里,可以起到更大的作用。

“太祖或许是担心有密诏遗失,故意留了两份一模一样的密诏,尔等可还有异议?”

那些拥护朱高炽的官员,此时一个个被震的不敢再说话。

唯有一人胆子最大,出列拜道:“启禀陛下,臣有异议。”

“你敢质疑太祖密诏?”朱棣不悦道。

那人道:“禀告陛下,历来密诏,皆在宫内存有抄录的复稿,臣请求查阅密诏复稿,以鉴别密诏真伪。”

“呵呵,你怀疑朕伪造先皇密诏?”朱棣气急反笑道。

那人道:“臣等奉行祖制,求陛下册封嫡长子为皇储,而陛下宠爱次子,或许陛下为了让废长立幼符合祖制,便暗中命人伪造太祖遗命,以混淆视听,达到立次子之目的耶?”

旁边众臣皆侧目,都想看一看这个不怕死的人是谁。

朱棣不想再跟眼前这个胆大妄为的官员废话,而是直接下令道:“来人啊,将此违抗先皇遗命,污蔑朕伪造太祖密诏的狂悖之獠,拉下去砍了,以儆效尤!”

他直接给说话之人定了违抗先皇遗命、污蔑当今天子的砍头大罪。

那人趁着殿门外的守卫还未入殿,抬手指着御座上的朱棣,大声嚷嚷道:“若懿文太子没有病逝,你一个藩王怎可得天之幸入继大统?你不反思天恩,却任性妄为——”

“啪!”

那人的话说还没说完,两个守门卫士已疾步入殿,其中一个逮住他,另一个甩手对准其嘴巴打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那人的嘴瞬间流血,只好一边挣扎一边呜呜的大喊道:“废长立幼,乃取祸之道,你朱棣必将不得善终!”

“拖下去杀了!”朱棣豁然起身,怒火中烧道。

守门卫士将那人拉至门外后,便有其他卫士用金瓜打断了其双腿,而后将其拖至右边墙角之下,接着连忙用金瓜击碎了其人脑壳。

“尔等可有人还要抗旨不遵?”朱棣重新坐下,扫视朝堂上的群臣问道。

所谓祖制乃是由太祖制定,如今朱棣请出了太祖密诏,若有人再反对的话,就等于抗旨不遵,而抗旨不遵乃是杀头的大罪。

刚才那位质疑密诏真伪的人,已经被朱棣用“违抗太祖遗命”之罪砍头了,现在谁还敢多言?

朱棣望着群臣中那几个一开始叫的最响的官员,目露凶光,并在心中自语道:“且让尔等再多活几日。”

“臣等谨遵太祖遗命!”

以魏国公徐辉祖为首的勋贵群体,率先高呼拜道。

其余宗王、一众大臣闻言,也跟着纷纷拜道:“臣等谨遵太祖遗命!”

接着,朱棣扭头望向在左边角门处躬身站着的方孝孺,高声说道:“宣读朕册立太子的圣旨!”

方孝孺闻言,躬身疾步走到刚才那位礼官所站立的位置,开始宣读朱棣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嫡子高煦天资聪颖,人品贵重,文武皆备,宜承大业。兹仰遵太祖高皇帝遗命,俯顺舆情,授高煦以册宝,立为皇太子,即日起入住春和殿,正位东宫,以继万年之统,以安四海之心。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儿臣接旨,叩谢父皇陛下隆恩!”

朱高煦率先一步踏出,双膝跪地,行叩首大礼道。

随后,其余文武官员也跟着行跪拜大礼,高呼道:“臣等接旨,吾皇陛下圣明!恭贺吾皇陛下设立储副上慰宗庙,下承社稷!恭贺皇太子殿下正位东宫!”

朱棣道:“着礼部选吉日,举行皇太子册封大典。”

“臣谨遵圣谕!”礼部尚书郑沂恭声领旨道。

PS:今天除夕,祝大家新春快乐,虎年大吉!祝各位,上学的学业顺利,经商的财源广进,工作的事业顺心,养老的寿比南山!祝各位幸福美满,团团圆圆,心想事成!

PS:为了感谢老铁们对本书的支持,我在支付宝发了口令红包,请在支付宝内搜索“红包”,然后输入口令“我大明天下无敌啊”领取红包,数量有限,先到先得。没抢到的也别生气,明天晚上我还会再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