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立储风波的真相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087字
  • 2022-01-29 17:03:17

就在朱高煦与庆玄道人会晤之时。

文华殿。

“蒋瓛,朕让你密切关注灵寿、高阳两位郡王,这两天你都查到了什么?”

朱棣继位之后,蒋瓛仍是锦衣卫指挥使之一。

“禀告陛下,臣查到灵寿郡王打算散播谣言,污蔑世子殿下。”蒋瓛恭声道。

“他要散播什么谣言?”朱棣问道。

“臣不敢说。”

蒋瓛急忙道。

他说完之后,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接着恭恭敬敬的将小册子呈给了朱棣。

朱棣知道,这小册子是锦衣卫密探用来监视文武大臣随身携带的文书。

通常情况下,锦衣卫会详实记录被监视者的一言一行,甚至会绘制图画于上。

朱高燧打算散布的谣言内容就记录在上面。

朱棣阅览之后,气得将小册子摔到了地上。

“这个孽子简直丧心病狂!”

原来朱高燧是想要从朱高煦的妾室王氏身上下手,进而抹黑朱高煦。

谣言的大致内容是说朱高煦的妾室王氏不祥,她不仅出身异族,而且脸上有疤,是恶鬼转世,就是她入宫之后,给皇家带来厄运,导致朱元璋驾崩,只有杀了她,才能避免厄运的再次发生。

谣言说的有鼻子有眼,言王氏本月初七诞子,太祖在次日初八驾崩,时间正好能对上。

不明真相的人听了谣言之后,估计大部分人都会对王氏心生厌恶。

如今这个时代,民间百姓还是很迷信的。

到时候迫于舆论的压力,如果朱棣处置了王氏,等于承认朱高煦的妾室王氏不祥。

按照这个逻辑,朱高煦则有失察之责,如此一来,朱元璋之死,他朱高煦也有连带责任。

朱棣知道这纯粹是朱高燧丧心病狂的污蔑,王氏是朱元璋让朱高煦带入宫的,朱元璋的死与王氏一丁点的关系也没有。

“可还有其他?”

朱棣压住怒火,再次问道。

“灵寿郡王前些天收买了一名御史,他指使御史在陛下举行登基大典那天,举报驸马欧阳伦贪污皇家商行的货款。没想到那御史害怕陛下的威势,没有跳出来举报驸马欧阳伦。”

朱棣知道欧阳伦与朱高煦关系非比寻常,若朱高燧搞倒了欧阳伦,便可借此弄臭朱高煦的名声。

“欧阳伦贪腐是否属实?”朱棣问道。

蒋瓛答道:“臣还在调查。”

“朕让你监视百官,可发现哪些人对朕属意高煦为太子而心生不满?”朱棣又问道。

他原计划再过几年,让朱高煦把新币与科举革新推行成功,再趁机册立其为太子。

毕竟朱高煦是嫡次子,朱高炽虽然有脚疾,但却是活着的嫡长子。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有大臣高举祖制要求他册立嫡长子朱高炽为皇储。

世人皆知,当年朱元璋以朱高炽天生有脚疾为由,而册立朱棣嫡次子朱高煦为燕世子。

如今有些大臣却拥护有脚疾的高阳郡王朱高炽为皇储。

在朱棣看来,这些人是想用祖制逼迫他低头。

朱元璋只是在生前册立了朱高煦为燕世子,并没有封朱高煦为太孙。

而祖制规定立嫡长子为皇储,因此那些官员要求朱棣册立嫡长子朱高炽为皇储与祖制并不冲突。

毕竟朱元璋的密诏给了朱棣,那些支持朱高炽的官员并不知情。

对于那些以祖制为由,在朝堂上掀起立储风波的大臣,朱棣本来是极为生气的。

但他是个腹黑,且心狠手辣的人。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朱棣决定将计就计,他想趁此机会打压异己,扶持潜邸的人上位。

朱棣深得朱元璋钓鱼执法的精髓,所以没有在朝堂上将太祖密诏公布出来直接册封朱高煦为太子。

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想利用祖制来逼他就范。

至于拥护朱高炽的解缙,乃是朱棣放出去混淆视听,迷惑那些奉行祖制者的诱饵。

“臣已拟出一份名单。”

蒋瓛说话的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份奏本。

朱棣接过奏本,展开后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估计有近百人的名字,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

这份名单上,除了户部尚书郁新之外,并无其他侍郎与尚书级的官员。

朱棣对郁新有印象,知道此人并不是老顽固,或许前日之所以拥护朱高炽,就是为了惹他不开心。

郁新年事已高,早晚要致仕,而户部侍郎夏原吉深得圣眷。

倘若郁新因立储风波而退下,便可由此博一个敢言的直名。

而且,他退下之后,朱棣才好顺理成章的把夏原吉提拔为户部尚书。

“除了户部尚书之外,朕要其他所有人的犯罪证据。”

朱棣低声下令道。

“臣知道该怎么做。”蒋瓛恭声道。

“你退下罢。”

朱棣打发了蒋瓛。

片刻后,当值的内侍官禀报道:“启禀陛下,侍从顾问解缙领着汉中教授方孝孺在殿外求见。”

“准见。”朱棣朗声道。

随后,解缙领着方孝孺走入文华殿,两人同时行礼。

“臣侍从顾问解缙,特来向陛下复命。”解缙躬身拜道。

“臣汉中教授方孝孺叩拜吾皇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方孝孺以头触地,行了一个跪拜新皇的大礼。

他巧遇灵寿郡王朱高燧,乃是被朱高燧设计了,而所谓的“灵寿郡王座上宾”,也只是朱高燧对外的说法。

实际上方孝孺只在朱高燧的住处待了不到半多时辰。

他拜别朱高燧之后,就被奉朱棣之命的解缙,带进宫里来到了文华殿。

“都平身罢。”

朱棣打量着举手投足间自带儒雅风度的方孝孺说道:“方先生千里迢迢而来,辛苦了,赐座。”

值守的内侍官眼疾手快,连忙搬了一个椅子放到了方孝孺的身边。

“臣何德何能,敢在陛下面前就坐?臣万万不敢!”

方孝孺无比恭敬的说道。

“既如此,那便罢了。”

朱棣挥手示意内侍官撤了椅子。

“太祖在世时,曾对朕说过正学先生之名,并要求朕即位之后,将先生提拔为内阁顾问。这次朕让解顾问以他的名义邀你入京,没想到让你卷进了立储风波之中,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望先生见谅。”

顿了顿,朱棣用诚恳的语气说道。

“臣不敢,陛下仁慈。”方孝孺连忙鞠躬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