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立储风波(二)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076字
  • 2022-01-28 09:20:21

清晨。

天气晴朗,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在皇城西南方向十多里之外,有一座庄严巍峨,气势雄伟的寺庙。

这座寺庙是洪武初年朝廷修纂《元史》的地方,不过却在洪武二十一年遭火焚,好在朱元璋早年曾在凤阳皇觉寺出家为僧,登基之后,不免对僧寺颇为照顾,于是出内帑重建寺宇,并赐额“天界善士寺”,俗称“天界寺”。

天界寺占地面积甚大,地阔深邃,有三十六庵,还有西阁、钟楼等,既有自然山林之清幽,又有壁画的金碧辉煌。

此时,寺庙后院的一处放生池中,一群水龟为抢夺食物正进行着激烈的角逐。

而在池边观赏台的凉亭里,竟有个身高近七尺的黑袍老僧负手而立,正用观赏的目光望着湖中群龟。

老僧旁边,有一位坐在木质轮椅上戴着面具的神秘人。

他却扭头盯着老僧,质问道:“道衍秃驴,你究竟要把我囚禁到何时?”

黑袍老僧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大明永乐皇帝的第一谋士道衍和尚。

他听闻面具人之言,却不作回应,只是沉默以对。

洪武帝朱元璋建国之后,为了管理天下僧道,在礼部之下设僧录司,管理天下僧寺;又设道录司,管理天下道观。

道录司设在朝天宫,僧录司则设在天界寺。

僧录司是正六品的衙门,下设左右善世、左右阐教、左右讲经、左右觉义等员职。

多年前朱棣入主东宫后不久,道衍和尚就被提拔为了僧录司左善世,此后便一直住在天界寺后院。

由于道衍和尚经常与朱棣密谋,所以他住的地方一般人禁止入内,所以此院也被许多僧人称为禁院。

“当年若无我伪装身份,潜在晋王身边,暗中谋划。燕王又如何能趁着‘万民血书’一案,揪出图谋不轨的晋王,从而被洪武皇帝认可并入住东宫?若无我改名换姓,前往北平为燕世子效命,跋山涉水,绘制山河图舆,燕世子又如何能在辽东大展身手,开垦出无数良田?”

戴着面具坐在轮椅上的神秘人是庆玄道人,也是数年前投入朱高煦麾下充任幕僚顾问的玄通僧人。

“我做这些事,只是为了还当年你的救命之恩,我不求功名利,只想归隐山林,难道不行么?你为何要派人潜去北平,断我双腿,毁我容貌,像犯人一样,秘密押来京城?莫非是要维护燕王仁孝名誉想杀人灭口?”

道衍和尚闻言,只是摇了摇头,依旧不发一言。

“我虽然只是燕世子麾下几十名幕僚顾问的其中之一,并不显眼,但若我外出之后长期不归,必会引人怀疑。既然不杀我,劝你早些放我回去!否则事情败露,你知道得罪燕世子的后果!”

道衍和尚仍沉默以对,不作回应。

庆玄道人气急败坏,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因双腿被打断而无法直立。

他只好用力仰起脖子,死死地盯着道衍和尚,质问道:“若无通玄弘道先师视你如己出,传授你一身本领,你能有今天?而今你却欺师灭祖,将我这师弟双腿打断,囚禁于此寺后园之中,你究竟要做什么?”

庆玄道人口中的“通玄弘道先师”,是他与道衍和尚共同的师父,即曾获法号“通玄明素弘道法师”的灵应宫道士席应珍。

“师弟绘制辽东地区山川舆图,于国也是有功,于燕王殿下而言,亦有拥护之功,殿下岂会对师弟不利?断你双腿,毁你容貌,亦是迫不得已。”

道衍和尚扭过头,望着庆玄道人,颇为无奈的说道:“你有所不知,对外界而言,你已在一次外出绘制舆图的途中遇见猛兽,而被猛兽所食。”

庆玄道人心中一惊,面具之下,那遍布疤痕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他虽然为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但如今年近五旬,已非当年莽撞杀人为姐复仇的愣头青,自是明白道衍和尚话里的意思。

可越是如此,他越发感到奇怪,被囚禁在寺庙这段时间,道衍和尚从未向他提起此事,偏偏此时说出,莫不是外面发生了大事?

“洪武皇帝已于本月初八日驾崩,而后燕王殿下奉遗诏在灵前继位,并于两日前正式举行了登基大典,即皇帝位。”

道衍和尚并没有让庆玄道人忐忑太久,而是直言道。

听完此言,庆玄道人恍然大悟。

难怪道衍和尚要毁他容貌,断他双腿,并将他囚禁起,原来是担心他在燕王朱棣继位之前,泄露过去见不得人的作为,从而将道衍和尚的努力毁于一旦。

如今燕王朱棣已然登极,并发布登极诏书昭告天下,成为大明王朝第二位皇帝。

那么他这位曾经干脏活的人,并无第三条路可走,要么被杀死灭口,要么隐姓埋名而从此过完后半生。

“新皇继位,必会对过去那些拥护他的人论功行赏,但你身份特殊,之前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所以,陛下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封赏你。”

“燕王不杀我?”庆玄道人疑惑道。

道衍和尚道:“陛下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你想怎样?”庆玄道人再次问道。

道衍和尚道:“老衲不是薄情寡义之人,所以替你想好了出路。”

话一说完,他便用力拍了拍双手。

片刻后,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护卫牵着一匹赤红色的高头大马,来到了寂静偏僻的后院。

庆玄道人见到宝马,精神为之一振,当即愣住,他非常确定,眼前的赤色马正是过去一直陪伴他跋山涉水的那匹马。

赤马见到庆玄道人后,竟然嘶鸣起来,仿佛遇见了老友一样。

庆玄道人嗜马如命,尤其上了年纪之后,见到赤色马后,心情激动不已,面具下的脸色很快变得潮红起来,恨不得飞过去拥抱大马。

道衍和尚见庆玄道人动容,遂对牵马的护卫下令道:“禁院百步之内,不准任何人靠近,否则就地格杀。”

待护卫领命离开后,道衍和尚面露肃容,郑重其事道:“此间已无六耳,老衲问你一事,若你能如实相告,老衲定当竭尽全力保你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眼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