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定年号永乐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548字
  • 2022-04-11 20:03:38

五月十六日,即朱元璋下葬后的次日。

奉天门早朝上,以魏国公徐辉祖为首的武官联名递上劝进表,开始第一次劝进。

宦官将奏表送到御桌上,朱棣缓缓打开,仔细看了一遍。

“大行皇帝宾天,遗命殿下早正大统,海宇臣民共所瞻望,夫天下不可一日无君,生民不可一日无主,惟望殿下即遵先志,少抑哀情,为国家之远猷(yóu),定宗社之大计,早登宝位,永固皇图。臣等俯伏阙廷,合词劝进。”

朱棣阅览奏表后,回应道:“顾予终天之痛,方殷五内,摧裂继统之事,岂忍所言,所请不允。”

朱高煦站在御陛下的首位,属于奉天门厅之中最靠近皇帝的位置。

他听着朱棣文绉绉的话,感受着庄严肃穆的氛围,发觉古礼有时展露出来的仪式感,确实可以涤荡人心。

实际上,朱棣在灵前奉遗诏继承帝位之后,已经算是大明王朝的第二位皇帝了。

群臣不需要再多此一举,联名写劝进表。

但朱棣并没有正式举行即皇帝位的登基大典,群臣现在劝进,等于是配合朱棣走一个三让之礼的过场,朝廷才好尽快举办新君的登基大典。

一般而言,正常情况下,新君登基前的三让之礼,其流程需要数日才能走完。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

于是,以礼部尚书郑沂为首的文臣联名又上了一份劝进表,开始进行第二次劝进。

朱棣从宦官手里接过第二份奏表,轻轻打开,扫视了一遍。

“臣等俯伏阙下合词劝进,惟天下不可一日无君,神器不可一日无主,殿下受大行皇帝之托,为神人之依,宜即钦承,岂容少缓,且帝王大孝以善继述为重,以广徐教为先,伏望殿下少抑哀情,矜从众志,即遵大行皇帝之命,遂居天位之尊,使三灵百神有所亲赖,四方万国有所依庇,此诚国家之大计,臣民之至愿也。”

朱棣阅览奏表后,回应道:“顾方抱痛,终天哀茕在疚,继统之事,岂忍遽闻,所请不允。”

随后,在场文臣与武官共同下拜,齐声高呼,进行第三次劝进。

“伏望殿下体大行皇帝付托之重,思开国创业之难,勉徇舆情,早登宸极以奉天地人祗之主,以慰海宇生灵之心,开太平于万年,臣等按沥丹衷,伏拜阙下。”

朱棣沉默片刻,回应道:“卿等忧在国家,忠存社稷,至诚之心溢于言表,然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继统之事,岂忍遽闻,所请不允。”

见一众文武皆伏地不起,以周王为首的诸亲王联名递上了第四份劝进表。

朱棣从宦官手里接过这第四份奏表,极为认真仔细的看了一遍。

“父皇大行皇帝宾天遗诏,命四兄殿下即皇帝位,盖以生民不可无主,神器不可暂虗,四兄殿下宜即钦承,遂登大宝,以主天地百神之祀,以慰宗庙万姓之心。臣等同气至亲,合词以请,伏望体祖宗之意思,付托之隆,即居九五之尊,下副亿兆之望,善继述于悠久,闻太平于万年。”

看完奏表后,朱棣轻轻合上,然后俯视着奉天门内文武百官及一众亲王,高声说了一番话。

“惟我国家,自我皇考统一华夷,奠安宗社。诚念皇考创业之艰,遗命之重,予其勉狥舆情,即皇帝位。尔礼部择日,具仪以闻。”

众臣闻言后,明白三让之礼到此结束,待礼部选出吉日后,便会举行新君登基大典。

当然,他们也都清楚,所谓的吉日,基本上能够确定就是明天。

散朝之后。

朱棣唤上朱高煦,领着一帮内阁侍从顾问,径直去了文渊阁。

由于他还未正式举行登基大典,故而没有迁入乾清宫,仍居住在春和殿,而且他不喜欢在住处办公,所以这才去文渊阁与众顾问商议政务。

“见过父皇(吾皇)陛下。”

入殿后,朱高煦与一众顾问躬身行至朱棣面前,作揖行礼道。

“不必多礼。”

朱棣扬起下巴,努努嘴,示意朱高煦就坐。

朱高煦却道:“儿臣不敢坐。”

“俺父子俩之间,需要这虚礼么?”

朱棣不悦道:“叫你坐,你就坐!”

朱高煦只好老老实实坐下。

今日劝进,所有内阁顾问皆在朝上,散朝后都被朱棣喊到了文渊阁。

以解缙为首的内阁顾问,看着深得圣眷的朱高煦缓缓就坐,心中感受各不相同。

“大绅,你把礼部官员拟的年号奏本找出来,呈给世子过目。”

待朱高煦就坐,朱棣然后望向侍立在文渊阁正厅内的众顾问之首解缙,开口吩咐道。

解缙字大绅,号春雨,乃是吉安府吉水县人,写的一手小楷好字。

他听到朱棣命令之后,便与其余顾问将各自怀里捧着的百官奏本,依次堆放到了桌案上,然后从中找出了朱棣所说的奏本。

“高煦,你觉得永乐这个年号如何?”

就在朱高煦阅览奏本之时,朱棣颇为直接的询问道。

解缙等顾问闻言后,虽然都有话想说,却不敢插嘴,因为朱棣问的不是他们。

“此事由父皇决断即可,儿臣并无异议。”

朱高煦斟酌了一下措辞,然后恭声答道。

他没有异议,意思也就是不反对。

“既如此,那就选永乐为明年的年号。”

朱棣紧握双手,做出决断道。

礼部尚书郑沂率领礼部众官员,拟了十几个年号供选择,可他一眼就看中了永乐。

尽管这个年号后面有备注,言及过去曾有地方割据势力用过此年号,他也毫不在意。

朱棣很早就知道朱高煦领悟出神异预示之事。

待他入住东宫后,朱元璋便将朱高煦从《皇极经世书》中领悟出来的神异预言与六大策告诉了他。

虽然朱棣曾极度怀疑这事真伪,但“秦晋继升燕南飞”的精准预言实在难以用常理解释,所以他更愿意相信预言是真的。

若他定永乐为年号,便可顺应预言,成为预言之中的永乐皇帝。

“卿等可有其他建议?”

朱棣环视在场的一众内阁顾问,开口征询道。

解缙等人明知道朱棣这话是礼节性的询问,有点敷衍的意思,但却不能不认真回答。

“回禀陛下,据臣所知,十六国时期,前凉桓王张重华用过‘永乐’年号。宋朝时,义军首领方腊也用过这个年号。故而,臣请求陛下考量一二,再做决断。”

解缙是众顾问之首,所以率先应答道。

黄淮紧随其后,躬身出列,恭声补充道:“五代南汉时,循州义军首领张遇贤同样用过此年号。”

朱棣闻言,似有不悦,望向杨士奇、胡广、金幼孜等人,问道:“你们是什么意见?”

“回陛下,臣认为永乐有‘天下永宁,万民长乐’之寓意,且我大明一统天下,非区区割据一隅之地方势力可比,用此年号并无不妥。”杨士奇持赞成态度说道。

胡广出列道:“臣附议。”

金幼孜与杨荣、胡俨齐声道:“臣附议。”

朱棣眉宇间露出一抹喜色,点头道:“解缙、黄淮,你俩还有何话要说?”

“臣不敢!”解缙、黄淮连忙恭声道。

朱棣再次看了一眼朱高煦,然后环视众顾问,朗声道:“年号‘永乐’,就这么定了!”

PS:感谢隔壁的班主任,老道喝浊酒,小李肥菜刀,Psite,我一个滑铲qwer,吟自歌,三秒吻恋,Cekestial,林海涛a,怨苍天已变心,裕白,小鸟伏特加ww,书友20170414080641910,就爱钟楚红,DEVL等老铁投的推荐票、月票!感谢從前以後ing的1500点币打赏与投的月票!感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