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新皇继位(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391字
  • 2022-04-20 07:25:43

时光飞逝。

自朱棣于灵前继位后,又过去了六日。

临近午时,艳阳高照。

五月的金陵皇宫之中,异常闷热,好似一个大蒸笼。

朱棣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走到供桌前,背对着朱元璋的神主牌位,面朝灵堂里跪着的一众文武,先说了一番话。

“朕的皇考留有遗命,要求丧礼从简,天下臣民,哭临三日,皆释服,毋妨嫁娶。”

然后他话锋一转,发问道:“朕欲为皇考尽快下葬,众卿家以为如何?”

已经在灵前守了七天的朱棣,决定尽快将朱元璋葬入孝陵。

一般来说,历朝历代的皇帝死后要停殡于宫中将近一个月,这段时间被称为大行皇帝,且停殡期间要举行繁琐的丧礼仪式。

虽然朱元璋的遗诏要求葬礼从简,可他毕竟是大明开国之君,所以朱棣特别想按照《明会典》规定的礼制给朱元璋举办“大丧礼”。

据《明会典》规定,皇帝的丧礼称“大丧礼”,具体流程如下。

“首先是宣读皇帝的遗诏,然后安排布置一切事宜。所有在京五府六部等衙门官员,闻丧次日,各易素服,乌纱帽黑角带,赴内府听宣遗诏毕,于本衙门斋宿,服孝服二十七日而除。”

“命妇于第四日具孝服,由西华门入哭临,不许戴金银首饰。诸王、世子、郡王、王妃、郡王妃、郡主、内使、宫人等,俱服斩衰三年,自闻丧第四日成服为始,二十七月而除,凡临朝视事,俱素服乌纱帽黑角带,退朝服衰服。”

“在外文武官员,自闻丧日为始,素服乌纱帽黑角带,行四拜礼,跪听宣读,举哀,再行四拜礼毕,各置斩衰服于本衙门宿歇,不饮酒食肉。军民男女皆素服十三日。凡音乐祭祀,官员军民人等停百日,男女嫁娶,官员停百日,军民停一月,京城自闻丧日为始,寺观各声钟三万杵,禁屠宰四十九日。”

“所有冥器行移工部及内府司设监等衙门成造,照依大行皇帝生前所用卤簿(仪仗)器物名件。二十七日后,嗣皇帝素冠麻衣麻绖临朝,退朝仍衰服。”

以上流程走完之后,最终便是“发引”,即将大行皇帝的棺椁从灵堂抬出,送往墓地下葬。

不过,若按照《明会典》规定的程序走完丧礼,至少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倘若朱元璋驾崩于冬季,那么尸体停放一两个月完全没问题。

可眼下乃是五月,天气异常炎热,金陵城由于靠近长江与东海的缘故,城内的空气湿度极大,微生物繁殖速度特别快。

尽管工部的官员早就从地窖拿出了存储的冰块,给朱元璋的尸身进行降温,但起到的效果并不理想。

仅仅三天之后,朱元璋的尸身就发出了一些气味,到了第五天时,已开始出现败坏。

假如再继续这样放置下去,那么朱元璋的尸身必会出现更严重的损坏。

跪在灵堂之中许多官员,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们一时摸不清新君的意图,皆不敢多言。

“郑尚书,你如何看?”

朱棣目光落到礼部尚书郑沂身上,点名问道。

郑沂虽然跪着没有抬头,但却知道这是朱棣在问他,因为六部尚书之中唯有他一人姓郑。

可他也很无奈,毕竟朱元璋是大明开国之君,葬礼确实不能办得太匆忙。

但朱棣是现任皇帝,话里的意思应该是想尽快为朱元璋下葬。

郑沂左思右想,最后想出了一个妙招。

但见他俯身以头触地,恭敬的答道:“回陛下,《礼记·王制》曰:‘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大行皇帝建立大明,乃为万世开创之功,臣叩请陛下遵从古礼。”

朱棣听明白了,郑沂所谓的古礼,意思是“天子驾崩七天后封棺,再七个月之后下葬。”

“皇考生前曾说过,他宾天之后,葬礼要从简。郑公难道忘了么?”朱棣再次问道。

“臣不敢忘!”礼部尚书郑沂连忙大声回道。

朱棣不打算遵从古礼,也不想违抗朱元璋葬礼从简的遗命,而且他以藩王之身继任大统,正式在奉天殿登基称帝的时间拖得越久,不稳定因素及变化也就越多。

就比如,今天早上他手下的密探禀报,各地藩王不日便会入京,其中距离应天府较近的周王、楚王、鲁王,即将抵达金陵城外。

周王朱橚是朱元璋第五子,朱棣知道这个亲弟弟青年时对医药很有兴趣,认为医药可以救死扶伤,这些年过去了,他估计周王还是老样子,不至于对他构成威胁,毕竟这次周王入京,只带了百名护卫。

而鲁王朱肇辉乃是第二代鲁王,按辈分得叫朱棣一声伯父,年龄比朱高煦还小九岁,如今是个毛头孩子,不足为惧。

但楚王朱桢不同,据探子回报,这次楚王进京奔丧,带了五百多甲士随从。

楚王带这么多甲士,自然担心被误解,所以他从封地出发之后,便对外宣称荆楚之地不服王化的蛮夷太多,为了防身,他不得已才多带了一些护卫。

朱棣知道楚王并非平白无故的瞎扯,大明开国至今,荆楚之地一直都有蛮夷叛乱。

楚王在洪武十五年,平定了大庸蛮夷之乱,在洪武十八年率汤和平定了靖州、上黄诸蛮夷叛乱,并获得朱元璋称赞“汤和言尔有谋略,真吾子也”。

后来,他在洪武二十年奉旨征讨云南,活捉了阿鲁秃,又在洪武二十七年至二十九年期间,先后平定道州、全州、桂阳山寇、卢溪、黔阳诸洞蛮夷叛乱,更是率军自沅州代山逾阻,至天柱山,深入苗寨平之。

除此之外,楚王朱桢的正妃乃是原定远侯王弼的女儿,虽然王弼在数年前卷入蓝玉案而被贬为庶人,但其人在军中的影响力仍在。

若楚王暗中与王弼曾经的麾下将领联络,许以荣华富贵、封侯拜相的诺言,从而在入京奔丧时发动政变,这无疑会动摇朱棣的统治地位。

总之,这样一个战绩非凡的藩王,领着五百多甲士入京奔丧,朱棣岂能安心?

所以他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便下令各城门守备将领必须拦下诸王带来的护卫,若有人领兵闯宫,以谋反罪论处,杀无赦!

“既如此,那便等皇考梓宫停满七天之后,择吉时入葬孝陵。”

明天便是朱元璋驾崩后的第八天,未免夜长梦多,朱棣果断下达了送朱元璋下葬的命令。

跪在灵前的朱高煦,听到这个命令之后,不禁感慨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PS1:感谢江南大嘟嘟、书友20190831072853594、coco半青、荷鲁斯神的眼泪、有君子之风、敲响丧钟为你而鸣、吾最爱吃巧克力、冬夜的光、不眠之謁等书友投的月票!感谢书友20190831072853594、方块a、我是挣扎的蚂蚱的打赏!特别是书友20190831072853594的打赏,让本书有了第一位执事!

PS2:感谢冷星雨、色清尘不染、我一个滑铲qwer、星空遨游的小鱼儿、三秒吻恋、读者1234814747974901760、梓川哥哥、隔壁的班主任、有君子之风、nrphf5、就爱钟楚红、vfhir王者等等老铁投的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