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新皇继位(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124字
  • 2022-04-11 19:59:27

朱元璋驾崩之时,天还未亮,这时朱棣就已哭的不成样子了。

待文武百官收到消息,纷纷赶至奉先殿外院子里的时候,已过去足足一个时辰。

燕王朱棣还在大哭不止,朱高煦后知后觉,由低声抽泣开始变成嚎嚎大哭。

当得知文武百官已至殿外,朱棣、朱高煦仍不管不顾,父子俩抱着朱元璋的遗体,又接着哭了一个时辰。

最终,两人一前一后哭晕了过去,并被闻讯赶来的徐王妃派人送到了东暖阁偏室休息。

文武百官见状,皆感叹朱棣、朱高煦仁孝至极。

半个时辰之后,父子俩先后苏醒。

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驾崩,燕王朱棣身为朱元璋生前指定的接班人,必须要第一时间赶到大行皇帝的灵堂前守灵,而朱高煦作为燕王世子、大行皇帝嫡孙,自然也要前往。

而在出发之前,朱棣让朱高煦在室内等了一会,然后他竟然不知从何处取了两道诏书过来,径直塞进了朱高煦的怀里。

“高煦,你打开看看。”

朱高煦打开了其中一道诏书,但见其内容为:“朕之嫡子燕王朱棣天资聪颖,英武仁孝,令其即日入住春和殿,而后每日随朕习政理事。”

然后,他又打开了另一份诏书,内容为:“朕之嫡孙朱高煦,天资聪颖,人品贵重,文武皆备,宜承大业。吾儿朱棣,汝继朕之皇位后,当立高煦为皇太子,以安民心,定天下。”

洪武二十六年,朱元璋、朱棣、朱高煦三人坦诚相待,秉烛夜谈的时候,朱元璋交给了朱棣两道诏书,朱高煦此时手中拿着的正是那两道诏书。

“爹!”

朱高煦红着眼,有千言万语想说,但到了嘴巴,却汇成了这一个字。

“啥都别说了,等下跟俺去祭奠你爷爷。”

朱棣收回那两道诏书,将其揣进怀里,然后言道。

当父子俩赶到朱元璋生前居住的西宫前殿时,发现朱元璋的灵堂已由礼部相关官员着手搭建完毕。

“爹为何就这么弃孩儿于不顾啊?呜呜!呜呜呜!”

“爷爷不能撒手丢下孙儿啊!呜呜!呜呜呜!”

朱棣、朱高煦一先一后扑通跪在灵前,嚎嚎大哭。

朱高煦隐约记得历史上的朱元璋是在洪武三十一年五六月份的夏季驾崩,并不确定具体在几月份。

他穿越之后,以自悟“预言、良策”打动朱元璋的心,皇家商行的成功,证明了“六大良策”的可行性,朱元璋也由此越发器重他。

而后他又献上发明的洗衣皂,为皇家商行的进项出谋划策,令朱元璋的内承运库收入与日俱增,再次让朱元璋对他另眼相看。

后来他又提出改良火器的设想,使得如今的大明火器威力晋升到了历史上嘉靖年间的水平。

总而言之,他经过各种各样的努力,终于改变历史,辅佐燕王朱棣成为大明皇位的顺位继承人。

如果让朱高煦知道,正是因为他的努力,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导致朱元璋比历史上提前了一个月驾崩,他会不会难过?

近六年间,懿文太子朱标及其次子朱允炆、三子朱允熥皆已病逝,朱元璋遭受的丧子丧孙的打击远比历史上要巨大。

或许,这便是朱元璋比历史上提前一个月驾崩的缘由。

就在这时,礼部尚书郑沂捧着一份遗诏,缓缓走到灵堂众人前,在两名佐官的协助下,徐徐展开圣旨,开始宣读。

遗诏曰:“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忧危积心,日勤不怠,务有益于民。奈起自寒微,无古人之博知,好善恶恶,不及远矣。今得万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朕之嫡子燕王朱棣天资聪颖,英武仁孝,天下归心,宜登大位。内外文武臣僚同心辅政,以安吾民。丧祭仪物,毋用金玉。孝陵山川因其故,毋改作。天下臣民,哭临三日,皆释服,毋妨嫁娶。诸王入京师奔丧。诸不在令中者,推此令从事。”

在明朝历史上,遗诏通常并不是由皇帝本人所写,而是其驾崩后,一般由其生前近侍辅臣进行撰写,总结其所作所为,交代新皇即位等事宜。

但礼部尚书郑沂宣读的诏书,却是朱元璋在驾崩数日前口述,由他奉旨草拟润色,留给燕王朱棣的遗诏。

朱高煦跪在朱棣身后,听着遗诏的同时,想起了朱元璋生前秘密交给他的几道诏书。

他非常希望以后用不着那些诏书。

那些诏书,严格来说,属于先皇密诏。

所谓密诏,乃是皇帝没有公开的合法诏书。

朱高煦不知道朱元璋生前还有没有留下其他的密诏,但他十分清楚,任何正式合法的密诏,在宫中皆存有抄录的复稿,否则无法佐证密诏的真实性。

也就是说,一旦朱棣登基为帝,成为皇宫的新主人之后,将有权查阅宫中一切文稿档案。

在未来,朱棣极可能会发现朱元璋生前留下的密诏复稿。

如果他能在朱棣发现密诏复稿之前,向朱棣坦诚手中有朱元璋生前给的密诏,那么他们父子俩仍可以坦诚相待。

反之,朱棣则会认为朱高煦对他有防备心,这便会导致父子俩心生间隙。

而且,如果驸马都尉梅殷手中那道密诏复稿,被朱棣提前发现,其所产生的影响,他完全无法控制。

毕竟,梅殷手里的密诏上究竟写了什么,朱高煦只能靠猜。

他没有主动去找梅殷索要诏书,后者也没有主动寻他说明什么。

与朱高煦一样烦恼的,还有驸马都尉梅殷。

就在朱高煦身后不远处,跪着朱元璋的诸多驸马及女儿,其中领头者便是梅殷。

此刻,梅殷除了哀伤之外,心中有些隐隐不安,因为他手里有一份朱元璋生前亲自交给他的密诏。

这份密诏,与朱高煦未来的地位息息相关。

“殿下,请奉遗诏在灵前继位,接受群臣礼拜。”

礼部尚书郑沂读完遗诏,连忙搀扶起朱棣,并说道。

朱棣缓缓起身,上前走了两步,面朝文武百官站到灵前,激动万分的用哭得太久而沙哑的嗓子高声道:“今日,我奉皇考遗命继承皇位,愿诸位臣工以后与朕勠力同心,开创大明盛世!”

“臣等拜见陛下!”

文武百官齐声高呼道。

从现在开始,朱棣正式以藩王之身份继位成为大明新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