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洪武帝驾崩(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927字
  • 2022-02-19 17:08:07

父子俩聊了一会儿之后,辇车便已停到了西宫门外。

“咱这双腿也忒不争气了。”

朱元璋双手握成拳,对着左右大腿拍了一下,无奈的道。

朱棣见状,连忙抓起朱元璋的手,躬身道:“爹,这段路,让俺背你走。”

“也好。”

朱元璋不是扭捏作态之人,爽快的答应道。

“你小时候咱背过你,可记得了?”

朱元璋趴在朱棣的背上,回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

“孩儿当然记得,有次俺爬树掏鸟窝,不小心摔下来崴到了脚,是爹背着我一路跑去太医院,当时你还把娘训了一顿,说她也不管俺。”

朱棣一边说话,一边抬起右臂擦了擦挡住视线的泪水。

“你漏了一件事没说。”

朱元璋补充道:“那时你的脚恢复之后,咱还把你给打了一顿,是你大哥给你求情,咱才饶恕了你。”

提及朱标,他叹了口气,道:“咱这精神的样子,怕是回光返照,想来咱马上就能和你大哥、二哥、三哥他们团聚了。”

朱棣背着朱元璋,正抬脚迈过殿门门槛,忽然听到这句话,他的心头一颤,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你可是背不动咱了?”朱元璋问道。

“儿子背得动。”

朱棣任由泪水顺着脸流经脖子,浸湿胸口的衣服,步履蹒跚的一步步将朱元璋背到了殿外。

两名内侍眼疾手快,急忙上前协助朱棣将朱元璋送上辇车。

“去奉先殿。”

朱棣登上辇车,挽住朱元璋的胳膊,对前方开道的内侍吩咐道。

父子俩同乘一辇,在一刻钟之后到达了奉先殿。

朱棣先是背着朱元璋下了辇车,又背着朱元璋进入了殿内。

多名值守的内侍,已提前在正堂摆好椅子,并在香案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贡品。

他们见燕王朱棣背着大明皇帝朱元璋进入了正堂,连忙上去协助朱棣将朱元璋搀扶到椅子上坐下。

“爹可有不适之感?”

待朱元璋坐好之后,朱棣关切的问道。

“都退下。”

朱元璋没有回答朱棣,而是以冷漠的眼神扫视着殿门附近的一众侍从,下令道。

众侍从退下之后。

朱元璋转过头,直勾勾盯着一旁的朱棣,忽然问道:“老四,你答应过咱继位之后,前十年休养生息,不对外大规模用兵,这事你在祖宗神位前发过誓,可记得了?”

“孩儿自然记得,不敢遗忘!”朱棣连忙回道。

朱元璋又问道:“可知咱为何要让你休养生息?”

朱棣不假思索地答道:“爹是怕俺走隋炀帝的老路,举倾国之力对外征伐。”

“你能明白就好。”

朱元璋说道:“隋朝结束了南北朝的乱局,本该坐享天下。若不是隋炀帝耗费国力,急着消灭高句丽,隋朝也不会那么快的灭亡。”

见朱棣听得认真,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办。治国之道,最忌急功近利。想想看,你着急有啥用?只要一天比一天好,日子怎会没有盼头?”

就在这时,朱高煦的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

“爷爷,爹。”

朱棣闻声,走到殿门口,看见了朱高煦与怀抱婴儿的徐王妃。

“高煦,你把孩子抱进来。”

朱棣对徐王妃点了点头,然后领着朱高煦走进了奉先殿。

“爷爷。”

朱高煦见到眼神明亮的朱元璋,欢喜的叫了一声。

“把孩子给咱抱抱。”朱元璋开口道。

朱高煦弯腰将怀里的孩子递给了坐在椅子上的朱元璋。

朱元璋接过孩子之后,顿时眉开眼笑,低头逗了逗孩子。

片刻后,他面向殿内正堂上的祖宗神位,恭恭敬敬的说了一番极为正式的话。

“列祖列宗在上,重八有幸得天眷顾,得了重孙,特来告禀。”

正式的话说完后,朱元璋目光落在他父母的神主牌位上,感慨万千道:“爹,娘,重八有重孙了!你们在天上看见了吗?”

这五年以来,他见识过朱高煦的种种过人之处后,已坚信老朱家得天庇佑,神异预言真实不虚,朱棣、朱高煦就是上天替他选中的继业者。

过了一会儿之后,朱元璋停止感慨,并将怀里的孩子还给了朱高煦,吩咐道:“让人把孩子带下去好生照料。”

朱高煦忍住了心中想让朱元璋给怀中孩子赐名的冲动,抱着孩子走出奉先殿,将其交给了还在外面等待着的徐王妃。

“好好陪你爷爷说说话。”

徐王妃红着眼睛说道。

朱高煦郑重点头道:“娘放心,我会与爹一起,陪爷爷走完最后一程。”

随后,他转身回到殿内,轻轻走至朱元璋的身边,静静守着。

“爹,爷爷怎么了?”

朱高煦见朱元璋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吓了一跳。

朱棣道:“你爷爷刚才说有些累,想眯一会,没想到转眼的功夫,就睡着了。”

半个时辰后,朱元璋没有醒来,朱棣与朱高煦有些焦急。

又半个时辰过去,朱元璋仍然没有苏醒,朱棣急忙派人去传太医院院判张逸仙。

张逸仙来了之后,为朱元璋把了脉,却禀告说他亦不知朱元璋何时会苏醒。

焦急万分的朱棣恨不得杀了张逸仙,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于是乎,朱棣与朱高煦爷俩不吃不喝,一直等到了次日寅时。

朱元璋终于睁开了双眼。

“爹(爷爷)!”

父子俩齐声喊道。

朱元璋醒来后,嘴角带笑道:“你爷俩可知咱开国之后,为何屡兴大案,动辄株连成千上万人?”

“孩儿(孙儿)不知。”朱棣、朱高煦一前一后答道。

朱元璋不会告诉朱棣、朱高煦,他刚才睡着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中,他梦见了徐达、常遇春、朱文正、李善长、刘基等人,还梦见了被他杀掉的蓝玉,他的一生,仿佛在一场梦中又过了一遍。

“咱当初建立大明以后,没有急着把曾经在前朝做官的那些老爷们喀嚓掉,就是因为建国之初,民生凋零,百废待兴,人心思安,老百姓希望朝廷保护他们免受刀兵之苦,恢复生产,安稳的过日子。”

“等过了一些年之后,咱兴起大案,清洗了一波又一波的官员,可谓是‘官不聊生’,这便导致很多做官的人在背地里骂咱残暴哩。”

“可咱对待百姓如何?咱在大诰里明文规定,百姓是可以告官的。此事在前朝可能么?正因为咱让那些贪官不好过,他们便联合起来诋毁咱,骂咱残暴,这便是那些贪官的可恨之处。”

说到这里,朱元璋看了一眼朱高煦,随后望向朱棣道:“此事,咱曾经和高煦聊过,你知高煦当时是如何说的?”

见朱棣沉默以对,朱元璋便直言道:“高煦说前朝有包税制度,许多地方上的大地主享有各种特权,如土皇帝一般。而本朝开国之后,那些大地主出身的官员,失去了过去的特权。”

“咱不给他们特权,他们就诋毁咱。若你继位以后,想让他们歌功颂德,大可给他们特权。”

朱元璋半开玩笑的说道。

朱棣闻言,忙说不敢。

“对此,咱记得高煦有句话说的很好——屁股决定脑袋。当你坐上皇位之后,你就会理解咱屡次举起屠刀的苦衷。”

朱元璋感慨道。

“皇帝是寡家孤人,没有朋友可言。所以,忠臣要用,奸臣也要用。身为帝王,手里必须握有屠刀,麾下必须蓄养鹰犬。高明的帝王从来不会被屠刀或鹰犬所伤,而是会用屠刀杀死作恶的鹰犬。你懂咱的意思么?”

“爹的意思是,忠臣、奸臣皆可以做鹰犬或屠刀,如何去用,要因事而定。”

朱棣答道。

他心中明白,杀人并不能解决官员贪腐的问题,毕竟贪腐是一个千古难题。

“你以后得用律法制度去约束百官,而不要妄想所有的官员会用道德约束他们自己。比如抬高做官者的俸禄,并将各个官职要履行的职能制以条例,加强御史言官的监管和监督。”

朱元璋回想起他过去种种所作所为,觉得有些事无须使用极端的手段,温和些或许更好。

“孩儿懂了。”朱棣道。

“懂了就好。”

朱元璋深吸了一口气道:“咱有些倦了。”

他刚才说了太多的话,仅剩不多的精气神被消耗一空,双眼之中的神采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

“爹,俺背你上辇,回去西宫休息。”

朱棣作势要搀扶朱元璋的手臂,却见朱元璋搭在椅子扶手上的两只手,瞬间无力的垂了下去。

“高煦,来,给俺搭把手,俺要背你爷爷上辇车。”

朱棣不愿相信朱元璋就这么去了,一把拉住朱高煦说道。

“爹,爷爷他宾天了!”

PS:恭送洪武大帝升天做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