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洪武帝驾崩(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526字
  • 2022-01-21 10:45:51

“咳咳。”

就在这时,朱元璋突然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咳嗽。

朱棣赶紧上前,给朱元璋拍了拍背说道:“爹别着急,俺已派人传唤太医,又有高煦亲自护送,定然可保王氏无恙。”

朱元璋脸色十分苍白,喘着气道:“咱无事,你也去,务必令太医保住王氏与她腹中胎儿。”

朱棣见朱元璋态度强硬,不得不退了下去。

他出了西宫后,直奔东六宫方向,很快赶上了朱高煦一众人。

这时王绮红与徐王妃同乘一辇,速度平稳的前行着,而朱高煦则跟在旁边,时不时说两句安慰王绮红的话。

“高煦,你爷爷情况不太好,俺不放心,你去伺候着。这边有俺跟你娘照看,若有事,俺派人去叫你。”

朱棣快步赶上来说道。

徐王妃点头附和道:“我会将王氏带去长宁宫偏殿,派人好生照顾。”

“那就有劳爹和娘了。”

朱高煦应了一声,然后决然转身,毫不拖泥带水,直奔西宫而去。

徐王妃发了话,他没有必要再扭捏作态,表露担忧之情。

因为长宁宫目前是徐王妃的住处,王绮红入住长宁宫偏殿,等于放到了徐王妃的眼皮底下。

这足以体现徐王妃对王绮红的重视,也由不得她不重视。

尽管王绮红只是朱高煦的妾室,按明制,亲王或郡王之妾,若无子嗣,则不入宗谱。

但是,若无意外的话,将来朱棣百年以后,皇位是要传给朱高煦坐的。

如此一来,当朱高煦登基为皇之后,依照目前的后宫妃嫔等级制度,王绮红最次也能得到一个美人或才人的位分,若其这次能诞下子嗣,怕是将来可以进位婕妤或贵人,甚至妃嫔之位。

历史上,朱棣就有朝鲜出身的妃嫔,这起于朱元璋与高丽国王王昌和其后朝鲜王朝太祖大王李成桂的“结亲”设想。

史料记载,洪武二十二年四月,明太祖传谕国王,挑选出身好的女子与皇室子弟婚配,说:“我这里有几个孩儿,恁高丽有根脚好人家女孩儿,与将来教做亲。”

而且,朱元璋召见了王绮红之后,不仅没有表露厌恶感,还直接下令要求徐王妃派人收拾一个院子给王绮红居住。

言而总之,朱高煦眼下不需要太过担忧王绮红的安危。

他急忙一路小跑,在赵俊臣的陪同下,很快赶到了西宫前殿。

不等当值内侍通禀,朱高煦径直步入殿内。

“你不去陪着王氏,来咱这作甚?”

朱元璋见朱高煦竟然折返了回来,很是疑惑的问道。

“爹刚才说爷爷咳得厉害,孙儿不放心,特来伺候爷爷。”

朱高煦坐到榻侧,握住朱元璋那双皱巴巴的老手,心情十分沉重的说道。

“咱的身体,咱心里有数。”

朱元璋缓声道:“那王氏忠厚老实,是个可靠之人,她如今临盆在即,你应该去陪着。”

“爷爷不必过虑,有爹和娘看护着,王氏定会平安。孙儿就在这守着爷爷。”朱高煦说道。

朱元璋不满道:“让你去,你就去。咱说的话,你不愿听了是么?”

朱高煦拗不过朱元璋,只好躬身退下,向外走去。

可他刚走两步,身后便响起了朱元璋的呕吐声。

朱高煦当即转过身,便见到朱元璋正用淡黄色锦帕捂住嘴,有紫黑色的血从他的指缝流出,顺着手臂往下流淌。

“爷爷!”

朱高煦大叫了一声,健步如飞,冲到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朱元璋。

他用力拖着朱元璋使其平躺下,抬头一看,发现对方竟然闭上了双眼。

这一瞬间,朱高煦感觉到他的心脏仿佛跳到了嗓子眼。

他伸出颤抖的右手,轻轻放在朱元璋的鼻孔前,觉察到微弱的呼吸后,才松了一口气。

将朱元璋安顿好,朱高煦疾步奔至宫殿外,对门口左边当值的内侍说道:“快去告知我父王,就说陛下身体不适。”

接着,他扭过头,对右边内侍吩咐道:“去传太医院院判张逸仙过来。”

待两名内侍奉命离开后,朱高煦赶紧疾步退回到殿内,静静守在龙床前。

他特别希望朱元璋能继续活下去,活个三年五载最好,一年半载也好,哪怕十天半个月也行。

科举革新刚刚试行,还没有正式铺开。

新币推行不过一天。

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这位大明开国皇帝定下制度。

若朱元璋撒手而去,诸藩改封之事极有可能就此落空。

以燕王朱棣的性格与手段,未来登基之后,必将会掀起一场削藩运动,腥风血雨在所难免。

而这不是朱高煦想看到的!

现在的大明正在推行新币,又开始了科举革新,未来数年乃至十年内,必须以休养生息为主。

若失去了百姓人心的支持,朱高煦担心大明王朝在将来会被马上皇帝朱棣玩崩。

皇家商行虽然挣了很多的钱,可是以目前的存储量,根本经不起财大气粗的朱棣三年挥霍。

就在朱高煦思绪万千之时,燕王朱棣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的人还未到龙床前,声音先传进了朱高煦的耳朵里。

“高煦,你皇爷爷如何了?”

朱高煦抬头看着朱棣,红着眼道:“爹,爷爷刚才吐出一口血,随后就昏倒了。”

“太医何在?”朱棣急道。

朱高煦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声道:“应该在来的路上。”

他的话音刚落,耳边便响起了殿门外张逸仙急促的喊声。

“臣太医院院判张逸仙,前来待命。”

“少废话,快进来给陛下诊治!”

朱棣焦急万分的大声道。

得到准许后,张逸仙疾步入内。

“见过殿下——”张逸仙行礼道。

“都免了,快给陛下诊治。”朱棣大手一挥道。

见张逸仙过来,朱高煦退到一旁。

随后,张逸仙来到龙床前,抓起朱元璋的右手开始把脉。

片刻后,他放下朱元璋的右手,接着抓起朱元璋的左手继续把脉。

“如何?”

不多时,见张逸仙放下了朱元璋的左手,朱棣焦急的问道。

张逸仙后退数步,弓着腰,低声道:“回禀殿下,陛下他……”

朱高煦回头望了一眼殿外,见没有人靠近偷听,遂对张逸仙道:“说。”

“殿下,世子。”

张逸仙双膝一软,扑通跪下,带着哭腔道:“臣不敢隐瞒,陛下他大限已至,宾天在即。”

朱棣闻言,忽然感觉到双耳中响起一阵嗡鸣声,瞬间觉得天旋地转。

他受到刺激,情绪过激之下,血气逆行,直冲脑门,令其出现了短暂的失聪。

数息之后,朱棣恢复正常,他知道朱元璋大限来临,却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

张逸仙绝不敢在此事上撒谎,所以朱元璋是真的快驾崩了。

想到即将失去父亲,朱棣的心头瞬间被悲伤笼罩,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你退下。”

朱棣以手抚额,挡住流泪的双眼,对张逸仙说道。

朱高煦失魂落魄的走到龙床前,坐在榻侧,接着握住朱元璋的手,默默流泪。

虽然他明白生老病死,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的道理,但他仍然希望老天爷能让朱元璋多活一些时日。

这几年朱元璋死了好几个儿子与孙子,遭受的打击远比历史上要大的多,能挺到现在极为不容易。

待张逸仙离开后,朱棣看向呆坐在榻侧流泪的朱高煦,哽咽道:“高煦,你出去,俺想一个人陪陪你爷爷。”

PS:明天的第一更,不一定能在凌晨一点之前码出来,大家不用熬夜等更新。如果一点前不更,那么明天的两更会一起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