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王氏(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40字
  • 2022-01-20 10:39:32

王绮红毕竟是经历过苦难磨砺的人,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

所以她非常珍惜与朱高煦的关系,以至于有些患得患失。

当她坐上朱高煦带来的马车,缓缓驶向大明皇宫方向的时候,觉得这一切好像是在做梦。

大明开国之君洪武皇帝要见她,说明认可了她的存在。

王绮红不敢相信她竟然会从一个低贱的奴隶走入这煌煌大明王朝的政治中心,成为洪武帝的孙媳妇。

众所周知,洪武帝一旦驾崩,燕王朱棣必登基为帝,而朱高煦乃是燕王世子,甚至是将来的太子,乃至于大明王朝的第三位皇帝!

王绮红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

她不敢想!

“世子,待会妾见到陛下之后,需要注意哪些礼仪?”

马车之中,王绮红小心翼翼地问道。

朱高煦握着王绮红的双手,轻声答道:“以参拜大礼拜见皇爷爷即可,无需太多的繁文辱节。”

王绮红曾在北平燕王王府里生活了三年,对于诸多礼仪可谓是了然于胸,而且她幼年时乃是高丽国的王族,从小耳语目染,之后学习大明的诸多繁琐的礼仪并不困难。

听到朱高煦这么说,她变得安心了不少,但仍有些顾虑,因为上车后,她脸上的面具已被朱高煦取下。

顿了顿,王绮红轻声问道:“世子,妾听说陛下进来身体不适,心情欠佳,会不会因为妾生得丑陋,而对妾心生厌恶,让你把妾赶出家门?”

“不至于此,爷爷应该在一年前就得知了你的存在,当知晓你身怀六甲,临近产期之后,他就很想看一看你。”

朱高煦仔细回想了朱元璋昨天与他对话时的神态,认真地答道。

见王绮红脸上仍流露着紧张之色,朱高煦又宽慰道:“你不要过于担心,免得动了胎气。”

“嗯。”王绮红只好握紧双手,按耐住忐忑不安的心情。

马车一路上畅通无阻,顺利抵达皇宫正门。

下了马车后,朱高煦领着王绮红换上了朱元璋御赐的辇车。

两人各乘一辇,在赵俊臣等人的护送下,入午门后,过金水桥,再入西角门,而后径直过中右门、后右门,便来到了西宫殿门前。

朱元璋今天在西宫闲居修养,不见外臣,一切政事皆交给了燕王朱棣处理。

朱高煦扶着王绮红下了辇车,随即站在殿门前,等待当值内侍的通禀。

他望着西宫殿门,想起了一件事,在历史上的明初,西宫正是皇帝燕居的地方,明太祖朱元璋便驾崩于此。

之前几日,朱元璋一直在乾清宫过夜休息,偏偏今天换到了西宫居住。

在朱高煦看来,或许朱元璋感到大限将至,故才挪到了相较于乾清宫稍显幽静的西宫。

西宫前殿面阔五间,设宝座龙床,后殿亦面阔五间,中为沉香木宝座,两旁内间有龙床,各含小床,可以周回。

“陛下准见。”内侍出殿回禀道。

于是,朱高煦领着王绮红迈入了西宫前殿。

“爷爷,孙儿把王氏带来了。”

朱高煦走到龙床前,半跪着说道。

“拜见吾皇陛下,愿吾皇陛下万寿无疆。”

王绮红双手托住肚子,缓缓的跪下,然后松开手,俯下身,行了一个参拜大礼。

朱元璋强打精神,硬撑着坐起来,说道:“都快平身。高煦,还不快扶王氏一把?”

待两人起身后,朱元璋望着王绮红说道:“孩子,来,到咱跟前来。”

朱高煦拉着王绮红的手,走到了龙床前。

朱元璋用慈祥的目光,对着王绮红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对朱高煦点头道:“你这孩子将人藏得太深,差点把咱也瞒过去了。”

王绮红见大明皇帝没有过于在意她额头的胎记,便暗暗松了一口气。

“陛下,燕王殿下与燕王妃求见?”

就在这时,宫门外响起了内侍的禀告。

朱元璋没有回应门外内侍,而是向朱高煦看去,虚弱的说道:“还不去迎你爹娘进来?”

朱高煦走到门前,便见燕王朱棣与徐王妃联袂而来。

“爹,娘,你们来了。”

朱棣夫妇俩得到朱元璋派人传去的消息后,都迫切的想要见一见这个过去不曾注意到的王氏。

徐王妃五年前因为燕王朱棣入住春和殿,后被朱元璋下旨接到了京城,夫妻俩这才于皇宫团聚。

自从四年前朱高煦奉皇命前往北平节制军务,徐王妃每年见到朱高煦的次数不超过两只手。

“高煦,你怎得向我隐瞒这种事?”

徐王妃一把抓住朱高煦的手,心情复杂的说道。

她的长子朱高炽已于数年前就藩,这些年只有在朱元璋的寿诞以及每年的正旦节等重大节日的时候,她才能见到奉旨进京的朱高炽。

此外,她的幼子朱高燧去年受封灵寿郡王后,已离开京城前往封地。

所以她对朱高煦这个还能经常出现在身边的二儿子,可谓是非常关注。

但是受限于身份及地域距离,她没有朱棣的手段,无法通过密探得知朱高煦的近况,故而她并不清楚朱高煦在外面究竟有多少女人。

“娘别生气,孩儿并非有意隐瞒,王氏毕竟出身异族,若过早被人所知,怕是会引来非议。”

朱高煦连忙解释道。

“高煦,俺听说王氏快生了,不知是真是假?”

朱棣忍不住问道。

他在朱高煦的身边安插有暗探,所以知道朱高煦在四年前一场对外征战取胜之后,带回了不少的战利品,其中就有被朱高煦收为婢女的王绮红。

暗探只探到王绮红后来暗中为朱高煦负责布匹生意,却没有探知到朱高煦是何时将此女收入帐下。

“爹,王氏的产期就在这个月。”朱高煦恭声答道。

听到确切的答案,朱棣心中既惊又喜。

惊得是,朱高煦竟然能将王绮红隐藏到不被他的暗探所知,非常出人意料。

喜得是,他极可能就要当爷爷了。

片刻后。

朱高煦与朱棣夫妇来到了殿内的龙床前。

“咱今天把王氏交给你了,你派人从东六宫收拾出一个院子,让王氏住进去。”

朱元璋刚一看见徐王妃,就立刻开口缓缓说道。

“谨遵圣谕。”徐王妃连忙行礼,恭声道。

就在这时,王绮红忽然脸色一变,双手立即托住肚子,扭头看向了身旁的朱高煦,痛声道:“世子,妾腹痛难忍。”

“陛下,王氏怕是要生了。”

徐王妃有生产的经验,赶紧上前和朱高煦一左一右扶住身体发软的王绮红,问了对方几句之后,向朱元璋禀告道。

“来人啊,快传太医!”

朱棣大声向殿外喊道。

PS:感谢老铁们的推荐票与追读支持,本书目前保持在新书榜前五,感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