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新币(中)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493字
  • 2022-01-19 01:31:46

“新币有铜钱、银圆、金钞三种,铜钱仍以文为计量,银圆、金钞皆以圆为计量。一银圆由一两银铸成,其价值等于一千文铜钱。”

或许因为朱高煦在现场的缘故,夏原吉回答的极有耐心。

“每人每日最多可兑新币一百圆,或是一张面额壹佰圆之金钞,或是一百块银圆,亦或是一千块佰文铜钱,或自行组合兑换,但上限是一百圆。”

说到这里,夏原吉弯腰从案下的布袋里掏出几枚钱币与数张金钞,将之放在案几上,指着给白金福作了一番详细的介绍。

“若你没听明白,可去旁边告示栏再仔细看一看告示。告示上介绍了新币之种类,及各类新币面额与兑换比例,若你不识字,可问解读告示的守栏小吏。”

夏原吉最后不忘提醒白金福说道。

“多谢官爷,在下换两块银圆。”

白金福憨笑着从袖子里掏出几块碎银,递给了夏原吉说道。

夏原吉接过碎银,转身交给了旁边的佐官,佐官经过一番称量与测算后,迅速伏案写了一张便贴,然后又立即起身将便贴递给了夏原吉。

夏原吉扫了一眼便贴,对白金福说道:“银足额,请到旁边登记你的名籍。”

待白金福领了新币之后,朱高煦上前兑换了几枚新式铜钱。

临走之前,朱高煦给了夏原吉一个鼓励的眼神,后者有些激动的目送朱高煦离开。

“回头你让武馆的伙计轮流来兑换些新式钱币与金钞,给帮里的各家掌柜都开开眼。”

朱高煦吩咐身后的赵俊臣道。

赵俊臣恭声称是。

“帮主仁义!”白金福听了,连忙拱手赞道。

朱高煦又道:“择日不如撞日,白掌柜不如跟我去商帮名下的四海武馆喝杯茶?”

“承蒙帮主抬举,请——”

白金福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恭敬道。

两刻钟之后。

四海武馆。

“帮主回来了。”

众多商帮成员代表已在武馆客厅等待多时,他们昨夜收到消息,得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帮主今天会现身,皆提前赶了过来。

众人见朱高煦领着白金福,身后还跟着一个又矮又廋的陌生人,便连忙上前迎接。

白金福这时发现,京城里分铺众多的许记包子铺的许掌柜,以及京城规模最大的客栈四通客栈的刘掌柜等不少商界代表,皆在武馆客厅。

朱高煦招呼着白金福在客厅就座之时,赵俊臣已安排伙计去应天府衙门口兑换新的钱币与金钞。

约半个时辰后,几个伙计带着兑换的钱钞回到了武馆,将之交给了赵俊臣。

赵俊臣在朱高煦的授意下,命人抬了一张案几放在客厅中央,当众打开了一个钱袋,将一堆新式铜钱倒在了此案几上。

一时间,在场的众掌柜纷纷上前,簇拥着朱高煦、赵俊臣二人,将案几围在了中间。

赵俊臣忽然推开距离朱高煦最近的两个人,用犀利的眼神示意他们与朱高煦保持距离。

那两人见赵俊臣眼神阴冷,都不由得吓了一跳。

朱高煦见状,为众人介绍道:“他是我的贴身护卫,也是四海武馆新聘的拳师,姓赵。”

众人纷纷倾身,向赵俊臣拱手见礼,口呼“赵师傅”。

赵俊臣却不弯腰,只是冷冷的站在原地拱手还礼。

朱高煦又道:“赵师傅多年前曾从军,累计杀过上百鞑子,后因伤退役,为生计而收钱授徒,武馆近期新增的众多伙计,皆是他的弟子。”

众人这才恍然,难怪他们今日来武馆后,发现武馆的伙计之中增加了许多陌生面孔,原来都是眼前这个赵拳师的徒弟。

得知赵拳师曾杀过上百鞑子,众人不由得对其心生敬畏。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所谓的“赵拳师”曾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而其所谓的“徒弟”,则是出身于原锦衣卫密谍司的密探。

四海武馆是朱高煦数年前以四海商帮帮主的身份所创立。

这几年,武馆一方面广收门徒与招募擅长拳脚功夫的师傅,另一方面也替人押送货物赚取报酬,算是大明历史上的第一家镖行。

朱高煦不在京城的时候,武馆的大小事务皆由驸马欧阳伦暗中操持。

众人听了朱高煦的介绍,方才理解了赵俊臣之前的无礼行为。

“诸位,这新币确实比旧币精致多了。”

朱高煦打破沉默,率先夸赞新式钱币道。

“帮主,新式铜钱虽然也是圆形方孔,可观其做工,当真是精美绝伦,光彩夺目,外表如同镀了一层黄金。”

许记包子铺的许掌柜附和道。

赵俊臣在朱高煦授意下,又打开了一个钱袋,从里面倒出来数十枚银圆。

“不止是铜钱,诸位请看,这银圆与铜钱类似,也是圆形方孔,但其制作明显更加精良,仿若一件瑰宝。”

白金福指着案几上的一块银圆说道。

“此壹文面值的新铜钱,比旧式一文的铜钱略小、略薄,重量应不足一钱,倒是显得十分小巧,温润如玉。”

许掌柜从他腰间的钱袋子里掏出几枚旧式铜钱,放在手中与新式铜钱作了一番对比。

“这伍文面值的铜钱,比旧式的三文铜钱略大略厚一些,但重量应不足五钱。”

许掌柜把玩了一会儿新式铜钱,然后总结道:“在下发现,不管是多大的面额,正面皆是洪武通宝四个隶书体字,背面则是竖排凸起的隶书体字面额,面额下是制造的年份。”

其实,铜钱、银圆的相似之处不止这些。

在正面,方孔左右两边都有半圆形贴边的凸起蚊头小字,左边皆为“大明宝源局奉旨制造”,右边则是密文(汉语拼音)。

在背面,钱币左右边缘与方孔之间印制有图案,不同面额,其图案不同。

壹文面额的铜钱,其上图案为左稻穗、右麦穗,伍文为左黄豆、右高粱,拾文为左镰刀、右锄头,佰文为左书籍、右尖刀,壹圆为左印章、右长剑。

新式铜钱、银圆会如此精细,不光是靠宝源局工匠们的高超技艺,还有朱高煦许多个日夜想出来的构思。

四通客栈的刘掌柜道:“这等无比精细的图案,制作模板所需的雕刻之功,世上恐怕没几个人能做到此等程度。”

“在下以为,此应是朝廷设计的防伪标志之一,提高了仿制钱币的门槛。在下平时喜欢把玩古物,见识过很多奇怪的符号或文字,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符号,应当是一种密文。”

白金福左手食指与大拇指捏起一枚直径约四厘米、厚度约三毫米的银圆,右手食指指着上面的汉语拼音与边缘花齿说道。

“尤其是此银圆,外环边缘皆刻有一条条精致的花齿,若此币为饰品,其价值当在一两银之上。”

就在这时,赵俊臣在朱高煦的授意下,再次打开一个钱袋子,从里面拿出了数张面额不等的金钞,接着将之搁在案上,与银圆放在了一起。

众人一见金钞,顿时双目放光。

这些新式金钞在光照之下,栩栩生辉,美轮美奂,好似水火不侵的宝物。

众人皆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拿,但四海商帮的帮主朱高煦没伸手,谁敢动?

“此金钞之内,竖着嵌有三条金丝,纸质特殊,上有水印与各种复杂密文,当真是一件宝物!”

朱高煦觉察到众人的神态,遂拿起一张面额百元的金钞,举在空中,一边看一边评价道。

PS:今天的第二更送到,拜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